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126章 深夜旖旎
    在一处高高的山头之上,此时有一个白衣身影迎风而立,只是,十分怪异的是,她的裙摆却竟然没有意思飘动的痕迹。

    这样及其矛盾,但是看起来却又丝毫不突兀!就好像是,这个女人已经跟天地合二为一般!她便是整一个天地,而整一个天地也是她。

    这让人产生了这么一种错觉,就是这个女人本应如此。即使风再大, 她的衣裳依然不会飘动。

    将自身融入了大自然之中!

    这便是武学上达到了一种极致的表现!

    此时神无情举目远眺,看着黑漆漆的茫茫夜色,不知道在想什么。她那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冷若冰霜,但是却又不惹人讨厌。

    “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一只未曾说话的她忽然这样说道,就好像他在跟眼前的空气说话一般。而早已经出现了的沈玉门则是轻轻笑着,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沈玉门道:“你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你有意见?”

    神无情柳眉一挑,那冷冰冰的神情让人望而生畏。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你不阻止他们那些人去杀掉楚惊云呢?”

    甚于冷疑惑的问道:“说起来,楚惊云跟你们清心阁可是有着不小的关系呢!”

    “那你认为呢?”

    神无情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呃,呵呵,我这不是好奇嘛!”

    沈玉门轻轻地摇了摇头,又道:“还是说,你认为楚惊云的实力在那些老怪物之上?”

    闻言,神无情忽然笑了。那绝世无双的月容之上,甜甜的笑容就好像是冷酷寒冬里的一缕阳光,充满着温暖。

    果然不愧是有着“夺魄神女”之称的美人儿,此时她的一颦一笑无一不在散泛着成熟的特殊韵味!“我说,楚惊云即使再天才也好,现在的他,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你以为如何?”

    “这个我自然知道!”

    沈玉门好奇的是:“楚惊云这小子,仅仅只是十八、九岁便已经达到了无数人穷其一生也达不到的先天境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实力还在飞速成长!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有一只脚踏进了我们的这个圈子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更别说他们,是我也好,你也好,恐怕也会被他踩在脚下!呵呵,到时候,这一个大陆便注定是楚惊云的了!”

    “那又如何呢?”

    神无情依然冷冰冰地问道。而习惯了她的这一种语气的沈玉门丝毫不生气,“那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不去阻止他们?”

    “不,你错了。”

    神无情轻轻的摇着头,道:“我之所以不阻止,只是我知道,如果楚惊云会那么容易便被杀死了的话,那么他也没有必要继续生存下去呢!”

    “你是说?”

    沈玉门脸上忽然浮现了一丝惊讶:“还是说,你始终认为,那些老怪物并没有杀死楚惊云的能力?”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孰是孰非,这是一个难解的迷!”

    神无情淡淡的话语一落,她的身姿却早已经从地上跃了起来,那姣美的身姿仿佛融入了周围的黑暗之中一般,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而呆呆地站在原地的沈玉门则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消失得方向:“这不会是真的吧?难道楚惊云真的达到了那一个境界呢?”

    面对着逐渐靠近的危机,楚惊云依然是浑然不觉。此时他正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远处的那一个十分奢华的车厢之中!

    一步,两步,三步……

    一点点地靠近,心中也跟着一次次地开始了剧烈的跳动!强烈的征服欲望正在不断地滋生,灼热的气息让他感到了脸蛋红扑扑的。

    近了!

    更加近了!

    当走到了马车边上的时候,楚惊云的心已经再也支持不下去了,强烈的欲邪念,禁忌的刺激,深深的震撼着他的理智。

    轻轻地打开了车厢的门,楚惊云一下子跨了进去。

    在车厢之中,此时宁楚涵却是双眼迷惘地从旁边另一个车厢望出去,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看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胸前被撑得鼓鼓涨涨的雪乳更是此起彼伏,高高晃荡着。

    “你进来,干什么呢!”

    不知怎的,宁楚涵的语气忽然变得平淡起来了。似乎,她想要用这样的语气,让楚惊云不要乱来。

    “今晚……一起睡?”

    楚惊云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样赤裸裸的一句话停在宁楚涵的耳中却是最为刺耳。她的一双美眸不由得等着楚惊云,想要开声责备他,只是却发现自己忽然想不出应该说些什么了。

    “呃,我的意思是说,今晚一起在这里睡?”

    楚惊云连连摆手。

    “难道这有分别吗?”

    宁楚涵此时真的起气炸了,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楚惊云又急着说道:“不是,我是说,呃……那个,我说的‘一起睡’只是在时间上的概念,你喜欢睡这里就这里吧!那我可以到外面睡的。虽然晚上的时候这荒山野岭有点冷。”

    笑话!以处境云现在的实力,这样的寒冷天气如果他还感到冷的话,那就着的要找一块豆腐去一头撞死了事!

    “好吧,那今晚你就——”

    宁楚涵的话还没有说完,但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忽然让整一个车厢也为之而颤抖。

    “啊!”

    原本站着的宁楚涵忽然吃去了平衡,那风韵成熟的少妇胴体一下子落在了自己的胸怀之中!

    好柔软!

    当自己的胸膛感受到了而让人那充满着欲念的一双乳峰的挤压,韩正差一点就要舒服的呻吟了!他的双臂更是下意识地抱住了怀中这个美少妇的蜂腰。

    只是,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巨响。楚惊云不得不暂时放开了这样的一具成熟胴体。“你先站在这里,不要出来,我去看一下究竟怎么一回事!”

    他说完,转身便想要离开。可是这个时候宁楚涵却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

    “怎么了?”

    楚惊云马上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她的俏脸之上。

    宁楚涵先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关心的叮嘱道:“要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了,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楚惊云出其不意地双手捧住了宁楚涵的脸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轻地吻在了她的额头之上。

    “云儿……”

    看着楚惊云离开车厢,宁楚涵忽然呆呆地看着小门,心中却是忽然担忧了起来。

    “哈哈!老家伙,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杀人了!”

    一个鹤发童颜的男人一手捏住了一个下人的脖子,但听“咔嚓”一声,那个下人便已经永远失去了意识了。当他的尸体被抛在地上的时候,却依然在抽搐着。

    “楚惊云,你总算是出来了!”

    杭山一见到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一张画像之中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忽然警惕了起来。

    “你认识我?”

    楚惊云此时已经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那一柄软件,强劲的内力马上向着软件之中灌注!原本软软的长剑,此时却一阵坚硬,锋利的剑芒甚至还可以透体而出!

    “原本不认识,但是现在已经认识了!”

    跟杭山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好几十年没有闻到血腥的滋味了,现在真的是血气沸腾了!好想要找一个军队来让我好好发泄一下。”

    “恐怕,你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吧!”

    楚惊云手中的长剑剑尖在地上的怒突上划下了一道深深地痕迹!楚惊云将这个男人定做是自己对的对手,手中长剑一挽,凌厉的剑气一下子直射那样的一个中年人!

    “嗖!”

    这充满着潜龙真劲的一剑,几乎灌注了楚惊云大部分的内力了!甚至连空气也被摩擦出一阵阵异响!

    “叮!”

    一声金属撞击声响了起来,却见是这个中年人竟然用自己的手臂一下子挡住了楚惊云的这一剑!

    好惊人的防御力!

    楚惊云竟然一下子被震得连连后退,虎口一阵发麻!

    难道这个人是刀枪不入?

    而在另一边,杭山却丝毫没有要加入战斗的意思。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他们根本就不屑跟一些实力十分弱小的人战斗,更何况是两个欺负一下,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人而已呢!

    “阁下究竟是谁?”

    楚惊云稳住了自己的身影,但是心中却早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了!自己这近七成实力的一剑,居然被对方这样轻描淡写地挡下了!

    “好小子,实力果然有点不简单啊!”

    那个中年人揉了揉自己跌手臂,就好像是刚刚当下的一剑真的是微不足道。甚至连他的衣袖,也没有意思破损!

    楚惊云第一次未战先怯。

    对于自己的武功,他一向是非常自信的!就算是面对着宁紫韵,他也不会生出这样的无力感。但是现在,这个人的实力简直是深不可测!

    自己,在他眼中简直就什么都不是!

    原本楚惊云虽然有点儿自大, 但是他也没有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毕竟这个世界之大, 简直超乎想象。而起,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些隐藏起来的老怪物不知道有多少呢!

    难道,这个中年人便是那些人之一?

    似乎是看出了楚惊云心中的疑惑,那人忽然笑道:“你一定很想要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吧?也很想要知道我们为什么想要杀你了吧?”

    “的确。”

    楚惊云尽量让自己地语气变得平淡,心中却在思量着对策。光是这样的一个人就已经让他感到自己的渺小了,要是不远处在看戏的那一个也加入道战斗中来,那么楚惊云肯定不可能撑得过五招!

    “嘿嘿,好小子,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够保持镇静!”

    那个中年人的脸上忽然露出了赞赏的神色,不过他的话却让楚惊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但是,不要以为自己一个先天之境便可以在这一片大路上横行霸道!我告诉你,比你厉害的人多了海里去了!你是否知道,我们这些人,为什么平时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而现在,又为什么忽然找上你?”

    “屁!”

    楚惊云忽然从口中挤出了这么一个脏话,即使对方没有说明白,他心中一惊清楚了!看来,是自己破坏了这一个大陆的平衡,而且威胁到他们这些老怪物的存在了!

    “多说无益,不管你为了什么目的而来,我楚惊云今天就将话搁在这里,我的人头在这里,想要的话,就自己过来取吧!”

    说完他忽然仰天吹了一个口哨!

    “尽然还有帮手!”

    杭山忽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看着远处的天空之上渐渐飞近的一个小黑点,他的双眼却已经眯了起来了!

    “吱吱!”

    骑在滑翔鼠的背上,这一只猴子忽然有点兴奋的握住楚惊云为它专门制造的淬毒匕首。

    “是两只极其难得灵兽!”

    即使有一只脚踏进了仙界的他们这些老怪物,再见到楚惊云呼唤而来的这猴子跟滑翔鼠之后也不由得露出了贪婪地神色!

    这可是灵兽啊!

    传说,当汲取了天地精华而诞生的灵兽长到了成熟期的时候,便可以白日飞升!

    不用修炼,自然而然地得到破碎空虚的能力!这是何等的让人眼红!而据说,吃了这样的灵兽,便可以吸收它们神的里的精华!

    现在,让他们依稀子见到两只!想不贪婪都难了!

    “哈哈!哈哈!楚惊云,看来今天你一定要死了!”

    一只没有任何行动的杭山忽然动了!见到了让他垂涎欲滴的灵兽,就算是他自誉为高人一等的存在也产生了邪恶的贪念,此时竟然想不顾身份相认合攻楚惊云!

    没有办法了!楚惊云心中一沉,那一招自己一直都没有使用过,但是现在却已经不能够保留了!

    “猴子老鼠,给我拖住他们!”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两个老怪物,楚惊云不进反退,他身体之中的潜龙真劲正在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方式逆向流窜!

    这是一招可以在短短一瞬间之内将人身体之中蕴含着的潜能激发出来的损招!潜力越大,激发出来的实力越大,同时受到的伤害也更大!

    “吱吱!”

    握住了匕首的猴子并没有从滑翔鼠的身上跳下来,跟了楚惊云那么久了,它们似乎也学狡猾了。知道这两个人不好对付,仗着滑翔鼠那高速移动的速度,游走于这两个老怪物之间!

    可是,即使拥有者超大的潜力,可它们两只小东西现在依然只是幼年期而已!面对着两个实力深不可测的敌人,它们也是被攻击得节节败退!

    “啊!”

    楚惊云忽然仰天长啸!

    逆向流传的潜龙真劲,两个小小的漩涡在反方向加速转动!而中间所产生的力量却变得蕴含着爆炸性的威力!

    经脉之中,似乎也接受不了这一下子变得壮大起来的内力而发出一阵阵撕裂般的剧痛!

    “那是……”

    杭山看着变得十分诡异的楚惊云,忽然大惊失色地吼道:“快!阻止他!”

    虽然不知道楚惊云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然可以在一瞬间获得了跟自己两人相抗衡的力量,但是杭山又怎么可能让他成功呢!

    “裂山掌!”

    他将内力关注在自己的手掌之中,喝住老远便已经向着楚惊云用力推出了威力惊人的一掌了!

    “轰!”

    凌厉的掌风划过了空气,一下子击在了楚惊云的身上而发出了剧烈地爆炸声!

    “呼……”

    黑夜之中的冷风忽然变得大了一点,将地上被溅起的灰尘一下子吹散了!

    用自己的身体硬抗了那么一招,楚惊云的嘴角也不禁留下了一丝丝血丝!

    “嗖!”

    一声轻响。楚惊云竟然一下子幻化成了无数的分身!

    在前所未有的力量之下,螺旋九影更是变成了极九无影!

    “小子受死!”

    杭山变得疯狂起来了!这个小子,绝对不能够让他继续生存下去了!不然,死的将会是他们自己!

    “砰!砰……”

    当务实的身影撞击在那两个中年人的身上之时,一阵阵爆炸声马上应声而起!

    “喝!”

    杭山跟这个中年人竟然联合了起来,两人双掌贴在了一起,合二为一的拳头蕴含着无比霸道的力量对着近在咫尺的楚惊云胸口击出!

    楚惊云在这一刻绝对有能力可以闪过这一招。但是这样一来拿自己刚开始所取得又是便会马上消失了但事后,自己人只有等死的份了!

    “给我破!”

    楚惊云双腿前冲,一只脚用力地支撑在身后,另一只脚则是跟后腿形成了一个马步。但是当楚惊云的拳头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身体却忽然飘动了起来!

    “吱吱吱吱……”

    站在滑翔鼠背上的猴子,在这一刻发出了开心的尖叫。但是它们却是越飞越高,之后只看得见一个小黑点了!

    而下面。

    楚惊云的身体凌空而飞,重重地对上了敌人合力的一掌!

    “轰隆!”

    一声巨响,将那些发自它们体内的强劲内力一下子相似处溢散,引起了一阵阵的爆炸!

    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在现场之中,一个深深地大坑让人嗔目结舌!只见那一个大坑之中,站着一身狼狈的中年人——杭山!

    而在杭山的身边,却是一个倒地挣扎着的中年人!此时他捂住了自己那留学的眼睛在痛苦的扭动着:“我的眼!我的眼!啊!楚惊云,我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

    但是,周围哪里还有楚惊云的下落!

    柔和的月亮,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战斗而惊恐,依然是温馨的月光。而此时在这一座深山之中,楚惊云衣衫褴褛的横抱住了满脸惊恐的宁楚涵而急速奔驰着!

    “你……你没事吧?”

    看着楚惊云的嘴角边上竟然露出了一丝丝的鲜血,宁楚涵一下子吓傻了!“呜呜,你不要吓我!”

    宁楚涵一只手轻轻的为他抹去了嘴角的血丝,一脸柔情的轻轻抚摸着他的脸蛋。

    “噗!”

    楚惊云的口中,忽然突出了一口鲜血,然在了身前的这个美少妇的胸前!那十分刺眼的血迹让宁楚涵的一颗芳心也剧烈跳动了!

    “支持住!”

    楚惊云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一招结束之后,取而代之的便会是强大的伤害!

    但是此时他依然坚持着,至少,他要将怀中的这个美少妇送到安全的地方!

    “呜呜,你不要吓我!”

    宁楚涵见他不说话,而且还口吐鲜血,心中早已经十分担忧了!

    横抱着宁楚涵的楚惊云的速度逐渐地慢下来,但见他们的身影一下子从一座山头翻过!

    “那里有一个小村庄!”

    宁楚涵忽然惊喜的看着眼前一袭隐约可见的那几盏灯火!

    而此时,楚惊云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了!

    “你要坚持住啊!”

    宁楚涵泪眼婆娑的佛摸着楚惊云的脸,她恨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没什么忙都帮不上!

    朝着前面一件瓦背屋走去,楚惊云的速度由原来的飞驰,到现在的举步艰难!

    “你放我下来吧!”

    宁楚涵从楚惊云的怀中挣扎而下,连忙抱住了他的一只手臂,让他的身体靠在了子自己的胴体之上。

    “咚、咚、咚……”

    宁楚涵十分迫切地敲响了这个小屋的木门,“请问有人在吗?请回答一下!有没有人在啊!”

    好半晌,里面才传来了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有!是谁啊?”

    “吱呀”一声,木门被打开,却见是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奶奶。

    当她见到眼前敲门的这个美艳贵妇还有她身边已经差不多要倒下来的男人之时也禁不住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老头子,快出来一下!有人受伤了!”

    老奶奶对屋子里面大声呼喊!

    “来咯!”

    而一个老男人的声音随着脚步声由远而近。

    “老先生,请你一定要救救他!你帮我请一个大夫来吧,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的!”

    宁楚涵的芳心此时此时真的方寸大失!

    “不用了, 我就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夫!你赶紧将他扶进来!”

    这个老爷爷果断的说道,谁也帮忙托着楚惊云另一边的手臂,将他扶进了自己的屋子之中!

    “老太婆,你先跟这位夫人将病人扶到房间里去,我这就去拿医具来!”

    老爷爷匆匆忙忙地夺门而去。

    而剩下的宁楚涵则是十分吃力地挽扶着即将要倒下的楚惊云。

    “噗!”

    他口中,竟然再次突出了一口鲜血。看得楚惊云眼泪不住的留下!只是赤身她却依然努力扶住楚惊云那高大的身体走向了这个唯一的房间之中的病床之上。

    “啊!”

    而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楚惊云,却好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浑身都在颤抖着!他这么一挺身便将身边扶住他的两个女人一下子震开!

    “云儿,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啊!你……呜呜,你不能有事的!”

    宁楚涵一脸惊慌的哭诉着,衣服之上被楚惊云喷了一身的鲜血,此时看起来更是怪异!

    只见这个房间之中,一个穿着昂贵衣裳的美艳俏妇此时身上的白色衣服被染得红彤彤的一片。胸前的位置就像是绽放了两朵娇嫩的红梅花一般,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高高耸立着的一双雪乳之上,粘着被血迹展示了的肚兜。

    而原本挽好了的高贵端庄的妇人髻,此时却散乱了满头,飘逸的长发几乎到了腰际,那一霎那曼妙婀娜的成熟胴体勾勒出近乎完美的弧度!

    修长的美腿上衔接着一手用我的蜂腰,那随时都有可能被折断的小蛮腰支撑着胸前的那剧烈起伏着的一双美乳!

    绝美倾城的月容之上,更是充满着一种担忧!

    而楚惊云在此时,身体却好像完全失去了力气,竟然一下子倒了下来,直压在了宁楚涵的身上,他的头部,深深地埋在了她胸前娇挺饱满的乳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