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121章 艳母心思
    楚家大宅之中,此时宁楚涵看着窗户对面的人工湖在发呆着。

    窗外的天灰茫茫的,一切都感觉十分的寂静,院落里的小树站在有点儿昏暗的月光之下,偶尔向自己招招手,而天上的云朵却在在轻轻地跳着优美的舞姿,似乎想要释放了它按耐不住的心情!

    “哎,好矛盾。”

    宁楚涵对月长叹。自己一方面想要他走入征途,可是另一方面却有渴望着那一种邪恶的接触。

    一颗波澜不惊的放心之中,现在却因为那一个男人而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宁楚涵举起了自己的小手,慢慢地攀上了自己胸前微微起伏着的双峰,最后覆盖在自己的心口之上,似乎想要听听自己的心跳。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心跳声不断地发出,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正一颗心脏也在颤抖的声音。很奇怪,很压抑,很难受的感觉。

    她很想要将这一切束缚着自己的道德礼教打破,只是心中却竟然没有一点儿的勇气。

    不过,矛盾的是,她芳心之中却又渴望着打破禁忌的那一刻。

    真的很矛盾了。

    人类都是十分矛盾的生物。人类是矛盾的多面体、矛盾的统一体。因为,人性有善有恶,每一个人都一样。

    “不!我不要想!”

    宁楚涵一想到楚惊云现在就在张静茹的房间之中,甚至楚惊云性格的她却不由得幻想出那一幕幕火辣的画面。但是她却猛然的摇头,似乎想要将自己的脑海中的那一幕幕抛弃!

    只是,身体却在这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之中慢慢地变得灼热起来。

    很难受,很压抑。

    宁楚涵仰天呼了一口气,最后披上了单薄的衣裳,走出了花园之中,感受着夜晚里那阵阵的凉风。自然地风儿轻轻撩起她的发丝,但是宁楚涵却依然感到了灼热不安。

    “好……讨厌的感觉。”

    她心中一揪一揪的,就好像在因为什么而痉挛。

    “如果死了的话,是不是不用承受这一切的痛苦呢?”

    宁楚涵看着因为月亮的照耀而显得波光粼粼的湖面,心中却怎么也不能够平静下来。

    整一个花园之中,此时静悄悄的,只有间中传来一两声虫叫。

    宁楚涵沿着小路走到了人工湖的岸边上,选了一块比较干净的草地坐了下来,将自己穿着的绣花鞋脱下,那白皙的脚丫子顿时露了出来,十只脚趾头秀气可爱,玲珑玉足,三寸金莲!

    此时宁楚涵就像是一个贪玩的小姑娘,挽起了起自己的裙摆,将双腿浸没在水中,清凉的感觉顿时让她心中的邪念平息了不少。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宁楚涵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了这么一首诗,似乎,这一首诗的意境,正是自己向往的。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越念心中月事感觉到压抑。

    宁楚涵的脑海之中,不断地闪过那个男人的笑容,邪恶的,天真的,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播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闪过。

    “咯咯……”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宁楚涵心中一愣,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似的,心中忽然剧烈地跳动。她扭头望向了来人,却见是自己的女儿楚汐晴此时正慢慢地走来。

    继承了宁楚涵的一身优点,楚汐晴可谓是又一个的宁楚涵。这两母女的身高基本上差不多。但是比起女儿来说,宁楚涵是偏向于成熟风韵,而女儿而是青春靓丽。

    如果不认识她们母女的人一定会以为是两姐妹的。

    宁楚涵的双腿比起母亲要纤柔一些,但是酥胸要小上一点,不过依然是娇挺傲然的挺立在胸前。

    “娘,你在想什么呢?”

    楚汐晴似乎也有心事,她看着坐在湖边的母亲,走到了她的身边学着她一样将双腿伸进了冰凉的湖水之中。

    “没什么啊!”

    宁楚涵好像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当她的母亲,神色有点不自然的别过头去,看着天上的那一轮月亮,幽幽地说道:“晴儿你现在也已经不小了,我看是不是应该帮你找一个婆家呢?”

    “不要!”

    一听母亲的话,楚汐晴顿时摇头拒绝道:“女儿不嫁。”

    “怎么可以!女儿家最终还是要嫁人的!”

    宁楚涵道:“难不成你要一辈子呆在娘亲的身边?”

    “我就要!”

    楚汐晴忽然嬉皮笑脸地说道:“娘亲,你就别说了,女儿就是不嫁。”

    看着这一个跟自己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美少女,宁楚涵无奈的摇头苦笑道:“你啊,怎么这么顽固呢!你看你弟弟,现在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你的弟妹以后可能还要多呢!”

    “他就是一头大色狼!”

    说到自己的弟弟,楚汐晴忽然露出了咬牙切齿的表情:“娘亲你也不管管他,这样下去那还得了。现在都已经那么多了,那以后咱们家还不被他们霸占了。”

    宁楚涵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傻瓜忽然一红,道:“那是你弟弟的妻子啊,那也算是你的妹妹了。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呢!”

    “我就不喜欢这样!”

    楚汐晴似乎有点心虚,她顾左右耳言他:“娘,这么晚了怎么你还不睡?”

    宁楚涵伸手挽了挽自己的耳鬓,反问道:“你为什么又不睡?”

    “我睡不着。”

    “我也睡不着。”

    “扑哧!”

    这母女二人忽然对视一笑,同样是娇艳梨涡浅显,一张成熟的俏脸,一张清纯的娇颜,在这一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下一刻楚汐晴的神色却又黯淡了下去:“娘,爹走了,以后就只有我们几个了。”

    她将双腿从水中抽了起来,双臂抱住自己的大腿,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一般:“娘亲,你说,我真的应该嫁人吗?”

    “傻孩子!”

    宁楚涵充满着母性地将自己的女儿拥进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说道:“如果娘亲想要你嫁人的话,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做了。为什么还要让你自己选择呢?我们女儿家是不能够掌握自己的婚姻,但是娘亲也不想要你成为牺牲品,知道吗?”

    “嗯,我知道的。”

    楚汐晴抱住了母亲的腰肢,她忽然发觉,自己的母亲身材比起自己来说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自己也不差,曼妙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玲珑婀娜。但是比起母亲,却总少了一些成熟少妇所特有的韵味。

    宁楚涵就这样抱住女儿,道:“等你以后找到喜欢的人了,娘亲一定帮你说媒去。”

    “娘,人家都说了,不要嫁人呢!那些臭男人,最讨厌了!”

    楚汐晴嘟着小嘴,也只有在自己的母亲怀中,她才那么想当回一个小姑娘。

    “是!是!臭男人!男人都臭,这样总行了吧!”

    听着女儿的话,宁楚涵娇嗔道:“那你的弟弟还是男人呢?他身上臭不臭?”

    “弟弟他是一头很臭的色狼!”

    楚汐晴忽然掩嘴笑道。

    可是宁春却却有心为儿子反驳:“那你说,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女人人喜欢他?”

    “咯咯,这不就是叫做臭味相投嘛!”

    楚汐晴顿时笑开花了。

    这母女二人就好像是无拘无束一般,在这个寂静的夜里谈笑风生,一会儿说这,一会儿说那。但是她们母女的话题,却始终离不开楚惊云。

    而这一刻,蕙质兰心的宁楚涵却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惊恐的感觉!自己的女儿……

    难道……

    而就在宁楚涵心中矛盾之极的时候,心思细密的楚汐晴也是心中泛起惊涛骇浪。即使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的经验,但是她却敏感地捕抓到了一点东西,那是自己母亲想要极力掩饰的慌乱。自己的母亲……

    难道……

    恒古不变的自然风儿轻轻地吹拂着。

    在这一个夜晚,注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今晚,那些矮寇看来是没有什么动作的呢!”

    夜深时分,原本陪着自己母亲的杨玉兰忽然说道:“娘亲,你还是去睡觉吧,就算你不要休息,你肚子里面的妹妹也要睡觉呢!”

    “臭丫头,再胡说我就撕了你的嘴巴!”

    听着一个高高突起的大肚子,沈雪柔却依然是那么风情万种,那一种成熟少妇的气质,现在更是混杂了孕妇的迷人风韵。

    胸前的那双饱满玉乳,比起以前更是大了一圈,鼓鼓涨涨的让人看着心中便会忍不住产生邪念,似乎想要将那两团荡漾着的肉团抓在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只是,嬉笑过之后,沈雪柔却忽然露出了十分担忧地神色。

    “娘?”

    杨玉兰,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此时的沈雪柔十分的严肃,在杨玉兰的记忆之中,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这样的神色!

    “玉兰你可知道,为什么在百年前,我们天圣门能够屹立于整一个武林之中?”

    沈雪柔脸上的但有神色让女儿心中一突,却没有接话,而是静静地等待着母亲的答案。

    沈雪柔忽然说道:“那时候,武林之中的不世奇才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人眼花缭乱!而我们天圣门当时的掌门,也就是我的太爷爷,他当时可是武林之中最耀眼的一颗星!”

    “啊?娘亲的太爷爷?那不就是我的曾曾……”

    杨玉兰一脸惊讶地数着手指:“我的曾曾外祖父?”

    “扑哧。”

    看着女儿那惊讶的张开小嘴的表情,沈雪柔却忽然掩嘴笑道:“应该算是吧。那时候,在太爷爷的领导之下,天圣门几百了其他各大门派,成为了武林之首!可是,之后他却忽然失踪了,音信全无!当时,我听娘亲说,武学达到一定的境界之时,可以超脱生死,长生不老!”

    “娘亲你是说……曾曾外祖父他……还活着?”

    “不知道,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沈雪柔道:“从我们家残留下的一些手札之中,我好像差到了些许蛛丝马迹,似乎,太爷爷好像依然活着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当时,跟太爷爷齐名的,还有另外的一个女人!”

    “是谁?”

    “清心阁的掌门!”

    “清心阁?”

    杨玉兰一脸茫然:“我怎么没有听过呢?”

    “别说是你,你们的这一辈知道清心阁的也不会有很多人!”

    沈雪柔接着说道:“那是一个十分神秘的门派,他们从来不跟其他人争锋。清一色的女弟子,而且,她们的门派之中门人及其稀少。可是,却没一个都武功高强!在太爷爷留下的手札就有记载,当时他遇上了清心阁的掌门,两人的战斗可谓惊天动地!只是,到最后,却没有人知道谁胜谁败。而在这一次决斗之后的三年后,太爷爷也神秘地消失了!”

    “那、那不就是说,他很有可能……还活着?”

    “的确是这这样。”

    沈雪柔双眼之中的异光一闪:“不单单是太爷爷。他们那一辈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他们都没有死的话,现在随便一个走出来就会是绝世高手!你想一想,武林中人那么多,为什么他们还得受朝廷的管制呢?为什么这百年来,其他国家也好,天朝也好,为什么每一次武林中人的造反都会失败呢?”

    “是那些人从中干涉?”

    杨玉兰不笨,一下子便猜透了自己母亲的想法了。

    “嗯。”

    沈雪柔点了点头,“或许,如果我们这些武林人士掌管着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只会永远都让黎民百姓处于争斗之中而已。但是如果普通人就不一样了!”

    “啊!”

    杨玉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惊呼道:“那按照娘亲你这样说,楚惊云他要是继续让战争升级下去,到最后是不是会引出那些老怪物来?”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他原本就是武林中人,现在却插手与国家政治之中,如果在这样下去,恐怕……”

    沈雪柔担忧地叹了叹气,“但愿这些都是我自己杞人忧天吧?不然的话,那这个大陆就从此不平静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 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或许,当人类的力量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的心惊也会随之而改变。到那个时候,世间上可能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的情绪变化了。

    在这一片大陆之中,存在着这样的一种人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

    不过,这一切都好像跟楚惊云无关。

    因为,此刻在他怀里的,正是一个让他感到疯狂的美艳少妇!那一种金基德刺激,还有一那一种仿佛偷情的心悝感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楚惊云甚至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但是他却十分喜欢现在的这一种感觉,喜欢什么就干什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正如那一句:如果什么都怕,男人长不大!

    张静茹穿着一袭粉白的便身罗裳,松垮垮的,秀发盘起了一个秀丽端庄的妇人髻,玉颈之上的肌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性感。

    “好香啊!”

    楚惊云一手环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将她头山的那一只发簪拔了下来,顿时一头如云的秀发恍若瀑布一般倾下而下。

    长发披肩,摇曳的发丝飘来阵阵发香,显得飘逸而性感。

    即使已经是一个十多岁小女孩的母亲了,可张静茹的肌肤还是恍若青春少女一般的滑腻细嫩,美得让人晕眩曜眼!

    不过,在这一刻,她却呆住了。

    好奇怪的感觉,被楚惊云这样轻薄的感觉真的是太过奇怪了。心中除了愤怒之外,张静茹甚至还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放纵。

    她身段曲线窈窕婀娜,玲珑有致!玉臀高挺丰满,粉腿修长圆润更是让楚惊云迷恋!如此丰润滑腻、令人销魂蚀骨的成熟胴体天下之间又有哪一个男人不想要据为己有的呢!

    站在这个美妇的身后,他的视线却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静茹胸前频频起伏着的一双酥胸,他的目光灼热无比,充满着欲火。

    但见一对圆润丰满的乳峰鼓鼓胀胀的,傲然耸立于胸前,随着她身体的挣扎而左右摇摆,仿佛要挣脱那肚兜的束缚一般。

    “你看够了没有!”

    楚惊云的目光实在让她有点受不了,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抚摸在自己的身上一般。

    她努力地转过身来,但是身上的衣服却在不经意之间露出了一个口子,原本就松垮的罗裳,此时领口敞开了一道缝隙,她胸口的肤色的雪白晶莹,丰满的玉兔上下轻颤,那鼓鼓的帐篷几乎让楚惊云忍不住想要伸手去碰触一双让他着迷不已的酥乳,将它们握在手掌之中,任意揉捏着让它们变换着自己想要的形状!

    “不够。”

    楚惊云下意识地回答道,但是在这一个时候才想起这个妹夫是自己的什么人。

    但是,楚惊云的心中却忽然勇气了一股挡不住的邪念。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什么事情不能够做得?

    只要拥有绝对的力量,那你就是神了!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楚惊云向后稍稍一退,但是目光却变得更加灼热了!他的视线一路而下。她的玉峰润圆丰满,弧度十足!曲线优美的小腿更是性感撩人!

    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应该,但是楚惊云心中对于那一种束缚却越来越不放在眼内了!自己为什么要抽出被压抑着?

    人生匆匆数十载,不是应该及时行了么?难道要等到老大徒伤悲?

    看着眼前忽然露出一脸邪笑的楚惊云,张静茹忽然觉着有些心慌,只是现在她的双腿却好像落地生根了一般,根本就一动不了。

    而楚惊云却又再次向前靠近。

    “我、我有点不舒服,想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虽然心中惊慌,但是张静茹依然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模样,似乎想要以此来让楚惊云悬崖勒马。

    只是,对于现在的楚惊云来说却是火上浇油!

    “站住,不要再过来了!不然我就要生气——啊!”

    张静茹向后面退去,但是脚下却忽然绊了一下,打了一个踉跄,原本向后面退去的身体却竟然恍若乳燕投怀般冲向了楚惊云的怀中!

    “你没事吧?”

    楚惊云顺神扶住了她的腰肢。

    “没、没什么。你先放开我吧!”

    张静茹的一双洋葱白玉般的娇柔小手慌忙抓住了楚惊云的肩膀。此时她脸蛋娇红,凤目半闭,丰润的樱唇微微张开,呼出阵阵醉人香气。

    直使得楚惊云禁不住心神一荡,心中恨不得低下头在她那红润樱唇上狠狠地吻上一口。

    跟楚惊云这样暧昧的接触,张静茹的肌肤泛着淡淡的殷红,如同涂上一层凝脂般。她双手撑开了楚惊云的身体,向后又退了一步。

    而楚惊云却是如影随形地跟上,后面已经是那张偌大的床榻了。被楚惊云这么一扑,张静茹的身体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之上!

    而楚惊云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他的脸竟然埋在眼前的这个美妇胸前那高高耸立着的一双乳峰之间!

    “哦。”

    胸前受到了袭击,张静茹的身体顿时如潮电击一般颤抖了。他双手推着楚惊云的肩膀,似乎想要将他从自己的身上处下去。但是,胸部却传来了他那阵阵火热的气息!

    闻着身下这个美少妇那迷人的乳香,楚惊云竟然忍不住伸出一双魔爪想好好好在这个少妇的身上尽情抚摸!只是单单触碰了一下,美妇那光滑的肌肤便如同一池吹皱的春水一样,荡起阵阵的涟漪!

    “楚惊云!你看清楚我是谁!你不能够这样!”

    张静茹的成熟娇躯在楚惊云的身下不要断摇动,螓首左右摆动,披肩的长发变得有点儿凌乱起来。

    但是,就算听到了这个美妇的求饶,楚惊云却依然紧紧地覆盖在她的胴体之上,感受着那凹凸分明的玲珑娇躯!而他的魔爪更是开始放肆地在她身上抚摸起来!

    那一双灼热无比的魔爪顺着她曼妙的双腿攀上了她的胸前,覆盖着丰满坚挺的玉乳!

    只是,原本在挣扎着的美妇却忽然不动了!

    但见她双手抓住床单,一双媚眼却空洞洞的看着天花板,就好像是认命了似的,都打得泪珠滚了来,就好像是一柄利剑击穿了楚惊云的身体一般!

    差点就铸成大错了!

    楚惊云额头上忽然冒出了一阵阵虚汗。

    即使他完全没有为刚才的事情而后悔,但是他却不想要伤害她!

    时间就这样凝固住了。

    两人依然保持着这一个十分香艳暧昧的动作。

    张静茹双腿站在地上,上身倒在床山,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而在她身上却压着一具高大的身体。男人覆盖在她那曼妙的少妇胴体之上,一只手停留在她的玉腿,另一只手则是十分放肆地抓住她胸前频频起伏着的一只雪乳!

    “下来吧。”

    张静茹扭过头去不去看压在自己身上的楚惊云,但是那汹涌不断地泪水却是沾湿了身下的床单。

    “对不起。”

    楚惊云的声音有点儿沙哑,他轻轻地从张静茹的身上翻身而下,却是坐在了床沿之上,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温柔地为她抹去了脸颊边上的泪珠,柔声道:“刚刚,是我不好,你打我吧,你骂我吧!”

    说着,他抓起了张静茹的手腕,让她的手掌打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张静如确抽回自己的手,扭过头来,梨花带雨的交融顿时出现在楚惊云的眼前。

    “就一句对不起你就想要我忘记刚才的耻辱吗?你还知道我是你的谁吗?”

    张静茹真的很想要用力一巴扇在楚惊云的脸上!

    只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的芳心却又不争气地乱跳起来。就像是受惊小鹿一般,脸上有点儿苍白,点点泪痕让这个成熟迷人的少妇看起来更加惹人怜惜。

    楚惊云的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种想要不顾她的反对,粗鲁地脱下她所有的衣服,强行打开她的双腿,暴力地蹂躏她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