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114章 娇媚邪情
    “可是,要是让你儿子知道了,你猜他会怎么样呢?”

    宁紫韵忽然用一种十分戏谑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女儿,语气之中却丝毫没有谈及自己外孙的那一种长辈之情。

    或者说,对于宁紫韵来说,外物什么都不重要了!她不需要将什么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即使身为自己女儿的宁楚涵,她也只是处于一种淡淡的关心而已。

    有一伙说,那种感情被她刻意隐藏在心底了!

    不管怎么样,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追求天道才是她唯一最想要的!

    只是,现在,她却遇到了一道不得不跨越的心劫!

    而那个心劫,便在楚惊云的身上!

    “娘,你说,如果让云儿知道了的话——”

    宁楚涵小嘴微张,欲言又止。

    宁紫韵则是替她回答道:“你是白虎石想要知道,他的反应?还是说,你想要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不!我、我只是……只是……”

    宁楚涵有点惘然的摇了摇头。

    微风之中,她那一丝不挂的成熟胴体闪过这一层淡淡的光泽,看上去就好像是汉白玉雕刻而成一般!修长的双腿跨越着,小莲巧步,看得让人心动!

    “哎,这些感情,难道就不会让你们觉得厌烦么?”

    宁紫韵一心想要追求的天道可是清心寡欲,自然对于这些感情毫无关心之情,但是,她不懂!

    为什么人类需要感情呢?

    “娘,你……”

    宁楚涵忽然转身,在此将自己的成熟胴体浸没在水中,忽然问道:“你说,这个世间上,为什么是我们人来主宰,而不是动物?”

    “是因为,我们人的感情还有智慧!如果连感情也没有了的话,那还算是人么?”

    宁楚涵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我不明白。你所追求的天道,到底是什么呢?无欲无求?真的无欲无求吗?那你想要追求天道,这不是欲?这不是求?”

    “是……这样子么?”

    宁紫韵浑身一抖!这么一个基本的问题,自己居然没有正视过!上一次楚惊云便跟她说过了类似的话,但是她却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她却居然有点迷惘了。

    是啊,自己一心想要追求的天道,这难道就不是欲望?换一个角度来说,自己的欲望比起其他人还要大!

    天道!

    何为天?何为道?连所谓的天道都没有弄清楚,自己淡淡凭借一些书籍以及先辈的话就将那个目标定了下来,这究竟是对还是错?自己真的无欲无求?

    迷惘了。

    宁紫韵忽然发觉,自己的行为,一直都是那么可笑!

    女儿说得没错的,人类之所以住在这个世界,不就是因为他们的感情与智慧?而自己如果真的没有了感情,那跟行尸走肉有什么不一样呢?没有感情的人,还能够算是人吗?

    要是真让自己做到了那一点,那么自己以后的目标又是什么?

    可以说,人生之中的悲哀不是达不到自己的愿望,而是连自己的愿望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才叫悲哀!

    “娘?”

    宁楚涵见母亲抬头看着天空,低声摇头叹了叹气,又一次从水中走出。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样的一句诗正好用来兄容此时宁楚涵那一种出尘脱俗的美!

    成熟,纤柔,媚惑,性感……

    “就算是这样,我……又能够怎么做?”

    宁楚涵走到旁边的一个房间之中,纤纤玉手拿起了一件丝布将自己身上的水迹擦干净。

    成熟风韵的娇躯在温软之中浸没过之后散发着一种惊人的魅力。淡淡的红晕点缀在她的冰肌雪肤之上,更岑拖出她那绝美的容颜,举手投足之间更是自然焕发出一种花信少妇的成熟吸引力。

    柔顺的丝布在她身上划过,刺激着她胸前的那两点娇嫩的红晕。

    “嗯……”

    当自己的手指触碰到酥胸的时候,宁楚涵浑身一抖,那一种隐隐若若的刺激让她不禁想起了那一个时候,那一个房间之中的一幕幕!

    想到了那个男人轻薄自己的情景,宁楚涵心中却忽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般,芳心开始了剧烈地抽搐起来。

    而依然在温泉里的宁紫韵忽然一动,眼神之中原本存在着的那一丝疑惑还有无助一闪而过,最后忽然想通了一般,低声呢喃:“或者,涵儿说得真不错!没有感情的人,根本就不能够算是人!我现在,终于有点理解了!”

    “呵呵,只是,这个样子真的可以吗?”

    宁紫韵双手不断地轻轻抚摸着自己在水中的肌肤,跟宁楚涵比起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样是修长的双腿,但是宁紫韵却看起来跟家健美。或许是因为习武的原因吧,她的身材要更为的纤柔丰挺!

    “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宁紫韵不由得地呻吟唱,但是心中却忽然升起了一种清明!

    或许,心境上的突破,让她明白了以前很多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其实也有着最根本的道理的。而且,她更是隐约猜到了,自己想要战胜心劫,需要怎么做!

    即使心结在楚惊云的身上,她也要去闯一闯!

    她想要闯过心劫。

    “楚惊云!”

    宁紫韵的嘴角忽然绽放出了一道绚丽的笑容。

    对于宁紫韵跟宁楚涵这一对母女花的心思,楚惊云不会知道。至少在现在他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在他眼前的,正是一对娇媚美貌的姐妹花!

    看着李凤这个极品御姐,楚惊云心中充斥着十分强大的欲火,似乎想要将这个美人儿燃烧殆尽一般!嘴上亲吻着她那柔软的嘴唇,背上却被傲来国的女皇陛下双手不断地捶打,这样的刺激让他心中的邪念一下子爆发了起来!

    他低声吼了一句,将怀中紧抱着的李凤放开了,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将身边的这一个美少妇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啊!”

    李诗没有想到楚惊云竟然真的敢那么放肆,心中既即使要保持着镇定也不能够完全受自己的控制!

    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接触了,李诗只觉得,楚惊云的怀抱时那样的舒服,那样的宽广,让她很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靠上去,好好地享受一下被男人呵护的感觉!

    只是,在这一刻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放手!”

    平时高高在上的女皇,此时却忽然变得惊慌了起来!

    那强类的雄性气息熏得她一阵阵头晕目眩,甚是还有点喜欢这样的一种被拥抱的感觉。

    女人,尤其是坚强的女人,在她感到了无助的时候,最想要的便是一个宽厚结实的肩膀了!

    “成王败寇,这不是你最清楚的吗?”

    楚惊云双手一下子固定了她的腰肢,脸上却忽然流露出一阵嘲笑:“难道说,你不知道这个道理?”

    “……”

    对于楚惊云的话,李诗却根本就想不到什么来反驳了!那一双水汪汪的凤眼此时还真的是泪珠滚滚,仿佛两颗晶莹的珍珠一般,让人心怜!

    “伤心?”

    楚惊云眉头一皱,一手捏住了李诗的下巴,冷笑道:“当你发动战争的时候,又何曾想过,自己的一个念头,便会使得千千万万人丧命?或者,你以为我是一个刽子手,血屠夫,但是你可别忘记,给予我这个称呼的,正是你这个傲来国的女皇陛下呢!”

    “啐!”

    李诗的脸上一阵惨白无力,但却依然咬牙切齿地说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成王败寇,要杀要刮,适随尊便!”

    说着,她却闭上了一双已经泪流满面的眼眸!

    “真的任我为所欲为吗?”

    楚惊云一手将怀中的美妇拉了起来,挽住了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是放肆地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皇大腿之上抚摸着!

    住手!此时,动弹不得,又不能够说话的李凤现在心中更是已经将楚惊云咒骂了千百遍了!只是,这也没有办法影响楚惊云的动作。她恨啊!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力呢?为什么自己要看着自己的姐姐在眼前受辱而无能为力呢?

    为什么……自己竟然生起了一种十分怪异的兴奋感?

    想到自己曾经跟楚惊云就是这么亲热的接触,李凤心中的异样感又增大了一分!

    一点,一点。楚惊云的魔爪正随着女皇陛下的腰肢一点一点地向上攀移!而他的目光,则是紧紧地盯住了她那凤袍之中,高高耸立着的一双美乳!

    “砰砰……”

    即使自己闭上了双眼,但是李凤却依然感觉到男人的灼热目光!

    但是,身为女皇的她,又怎么可以让男人侮辱呢!此时,她一只手用力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襟,另一只手却已经探到了自己的衣服之中,摸住了一柄十分锋利的匕首!

    只要楚惊云再胆敢向上移一点,她马上变将这匕首拔出来!无论是刺楚惊云也好,刺自己也好,只要不被侵犯,她绝对愿意那么做!当了十多年女皇的她,心高气傲的美艳少妇,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头上站着别人呢!

    只是,她真的以为自己的动作能够瞒得过楚惊云?

    下一刻,她知道答案了!

    因为,她手中原本紧紧握住了的匕首,竟然一下子消失了!那是因为,楚惊云早已经夺去了!

    “现在,你没有办法了吧!”

    楚惊云脸上的笑容,在李诗看来是那样的淫荡,那十分灼热的延森看得她心中一阵发毛!

    一点,又一点!

    楚惊云的魔爪已经离她胸前上下起伏着的酥胸很近很近了!只要他稍稍向前探一下,便会马上感受到那一双饱满傲挺的诱惑!

    “你会后悔的!哦——”

    李诗愤恨地说,大还是滑到了嘴边却忽然浑身一抖!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她感到了芳心暗跳!

    却原来,楚惊云的一只魔爪,已经重重的握住了她的那一双乳峰!

    充满着弹性,充满着一手不可握的鼓胀。

    楚惊云甚至还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内里的肚兜是那样的滑腻!

    “好大!”

    楚惊云下意识的用力一抓!

    “噢——”

    顿时惹得李诗又一次发出了十分淫荡的娇哼音!

    那一种仿佛芳心被握住的感觉,让她感到了一阵阵的刺激!

    只是,她现在算什么?自己可是傲来国堂堂一国之主!而现在居然被这个敌国的男人这样亲密的拥抱!

    “楚惊云!”

    “住手!”

    就在楚惊云感到了阵阵美妙的手感之后,远处却传来了两声娇喝!

    “嗯?竟然是她们!”

    楚惊云的目光落在了远处走过来的四个身影,心中顿时便觉无奈。

    但见迎面走来的,却竟然是一大三小的美人儿组合!

    大美人风韵十足,脸上洋溢着一种小女人的满足!娇媚的表情不自觉的发出深深吸引力!即使审此案不是十分高挑,但是却也显的纤柔,婀娜!

    “你们……”

    楚惊云的目光在忽然出现的李芸跟李玲身上停留着:“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呢?”

    只是,李芸没有答话,却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了楚惊云!

    而更加尴尬的是,楚惊云此时还依然搂抱着她姐姐的腰肢呢!

    但是他的内心却变得非常邪恶起来!即使,曾静到去过自己的那一对双胞胎姐妹也在其中!

    看着这个大大小小的六个美人而,韩正心中更是赞叹!

    李诗,傲来国的女皇陛下子,跟李玉婷、李玉敏这两个姐妹是母女关系。但是这一对却显得非常的不一样!

    母亲是一国之主,女儿是一国的公主!

    但是,现在母亲在男人的怀中无声的哭泣着,远处,两个女儿却不得不向这边靠近!李诗长期处于高位,一身高贵的气质很是自然的焕发出来!此时,这意味女皇陛下,为更悲哀的是,她的一座雪峰竟然被男人紧紧地握住!

    饱满的酥胸,充满着一种今人的弹性。此时在楚惊云的手下,却变得失去了原本浑圆的形状,被挤压成扁扁的!

    更为让她感到难堪的是,自己的两个妹妹,自一个侄女,两个女儿却是将自己被擒发的这一个场面看在眼里!

    而李芸跟李玲,这一对母女花早已经成为了楚惊云的女人了!但是现在,李云却抱住旅客楚惊云的手臂,哀求道:“楚郎你、你放过她们吧!”

    “你、你在干什么啊!”

    挨着楚惊云的李芸忽然一颤,原来是楚惊云的手一下子挽住了她的腰肢!

    而远处,三个小女孩却傻了眼!

    只不过,比起李玲来说,李玉婷还有李玉敏却是已经对楚惊云恨的咬牙切齿了!

    “楚惊云!你放了我母亲!盗走你令牌的人使我们!你要报仇就冲我们来好了”这双胞胎果然是心有灵犀,连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楚惊云却忽然冷笑道:“你们?”

    他的目光冰冷而让人心寒。但是,此时这一双胞胎姐妹却不得不正视着他!

    “楚郎!”

    而被楚惊云忽然搂住腰肢的李芸却也地声哀求道:“住手了,好么?”

    “住手?”

    楚惊云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目光在身边的女皇李诗身上扫过,落在了将军夫人李芸的脸上,看着她早已经泪水沾襟的玉颊,心中忽然一阵邪念横生!

    皆因为,远处,她的女儿李玲!

    这一对母女花,可是属于自己的呢!

    而剩下的呢?楚惊云最后的目光落在了这一对双胞胎的身上,道:“给你们一个机会!”

    说话之间,他最后却凝视着被自己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的李凤!

    楚惊云脚下一踢,马上将李诗原本藏着的匕首踢到了她的身前!手指更是忽然弹出了了一丝气劲,直点住了李凤的穴道!

    “楚惊云!我杀了你!”

    恢复了行动自由的李凤马上郊区一抖便要冲上前来了!

    “只是……”

    楚惊云却忽然放开了李芸跟李诗着美妇姐妹,转而望向了正在玩着腰身,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咱们玩一个游戏吧?捡起那柄匕首!对!对!”

    他脸上尽管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拿起了匕首了吗?那么……你向着我的胸口刺下来吧!”

    楚惊云拉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那解释的胸肌,目光十分冰冷的看着李凤:“杀了我!那么我你们便可以自由了!动手吧!”

    “你——”

    李玲这个小罗莉还真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头痛!

    至于李玉婷跟李玉敏可是心中忐忑不安!

    但是刚刚看到自己母亲居然被男人拥抱着,酥胸更是被男人握住的那一幕,姐妹两个芳心之中竟然同时泛起了阵阵涟漪!

    “你以为我不敢?”

    李凤握住匕首,一步一步地向着楚惊云走来!

    “不!三妹,你、你不能够这样做!”

    不知为什么的,李云忽然挺身而出,护在了楚惊云的身前。

    “二姐!”

    李凤的目光充满着责怪,但是,心中却是因为自己这个已为人妻人母的姐姐的行为而感到诧异!

    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让开吧!让你过来!”

    楚惊云轻轻地摇了摇头,道:“给你一次杀我的机会!只要你杀了我,那么一切的烦恼便会迎刃而解!”

    “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楚惊云,我告诉你,等一会儿你一定会为自己的这一个决定而后悔的!”

    李凤心中思绪急转,想到了自己跟楚惊云见面之时的那一幕幕,还有自己跟他亲密接触的那一情景!

    芳心就像原本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小石子一般。李凤忽然觉得,手中的匕首变得沉重了!当她再次抬头对上了楚惊云的那一双眼眸的时候,却忽然好像从内里看到了什么似的。

    “怎么?不敢?”

    “有何不敢!”

    李凤举起了自己的手臂,手中握住的拿匕首向着楚惊云猛然的刺去!

    “不要!”

    李玲马上发出一声呼喊。

    但是,李凤却抢在她说话之前便已经开始动了!

    “叮、叮、叮……”

    金属落在了地上发出的清脆声音!

    但见李凤手中的匕首早已经掉在了地上!

    自始至终,楚惊云都没有一点儿的动作。

    “你……真的赢了!”

    李凤的眼角湿湿的,那同样成熟却未经采摘的娇躯却在瑟瑟发抖起来。

    “嗯,我赢了,但是我也硬了!”

    楚惊云十分邪恶地说道:“你然你懂不了手,那么是否说明,在你的心中——”

    “闭嘴!”

    李凤忽然怒斥一声。

    只不过,她却忽然愣住了!

    因为……

    楚惊云的目光环视了一圈,忽然变得无比的灼热!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女皇李诗的身上,接着又是她的女儿,她的妹妹!这六个美人之中存在着的那血缘关系,让楚惊云感到了更加的刺激!

    一种充满着禁忌的舒坦快意由心底发出!

    在心底,他忽然升起了这么一个邪念——那就是,他要将这六个女人,通通推倒在自己的身下!自己要狠狠的占有她们,蹂躏她们!

    “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可以这样?”

    在清心阁之中,宁楚涵抚了抚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难道自己真的就那么不堪引诱?她不禁想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候,当时他才四岁,个子小小的,显得十分可爱。而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了,看上去是那样的俊俏,那样的英挺不凡!

    可是,这并不是让自己心乱的根源啊!宁楚涵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她对楚惊云的这种异样的感觉到底从什么时候产生的。

    听着微风之中传来的阵阵清幽香味,宁楚涵那颗剧烈跳动的芳心才慢慢的回复到原来的节奏。

    即使如此,她还是感到强烈的压迫感与罪恶感。她竟然对楚惊云有着这样难以名状的感觉!

    乱了,心乱了。

    迷惘,无助。

    宁楚涵此时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没办了!

    穿上肚兜,将一件白色飘逸的罗裳整理好,宁楚涵忽然有一种想要打破一切禁忌的感觉!总是被压抑,心中怎么也舒坦不起来!

    她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很喜欢。因为,小时候,楚惊云就曾经拉着她的裙摆,说自己穿上白色衣服就好像是一个人间仙子一般,白衣飘飘,十分灵动飘逸!

    对与错,是与非,在这一刻,显得并没有太重要了!

    是的,既然活着那么累,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压力呢?

    或许,在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想要打破一切的破坏快意!

    而此时的宁楚涵便是这个心情了!

    可是,原本已经放纵过了的她,却不愿意再去体会了!那种惊心动魄的刺激,一次便足够了!

    只是,人的思想很奇怪。你越不去想,但是那一件事情却月事在脑海之中闪过!

    “或许,我应该离开他?”

    宁楚涵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但是自己却又狠不下心来!如果让她现在离开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力量支持自己活下去了!

    可是,这样越陷越深,她真的感到了无法承受!

    如果自己不是这个身份,那该多好啊!

    可是,“如果”的这一个假设永远都不会成立!

    “你这个混蛋,究竟想要我怎么办!”

    宁楚涵娇斥一声,但是脸上却是桃花盛开般绚丽夺目,阵阵艳霞飞上,就好像是天边的火烧云一般!

    而且,她的呼吸也有点急促,胸前的双乳波涛起伏的,煞是诱人!

    痛苦,原来便是这般感觉!

    宁楚涵心中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永远不能够做的事情,是多么的难受!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若干年后,当她剩下了孩子的时候,想起这个时候的自己,心中便一阵唏嘘。

    “一切……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宁楚涵探头看着天上那一望无际的星空,心中却是百感交集!“或者,我会活得好好的,或者我会痛苦一辈子。”

    凉风习习,撩起了她那柔顺的秀发。更是轻轻地抚摸着她那成熟动人的少妇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