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御心香帅 > 第110章 成熟姐妹
    “呃……”

    楚惊云有点震撼地摸着自己的脸颊,感觉,心里忽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砰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就好像自己的心脏也会跟着从身体之中跳出来一般!

    好奇怪的感觉!

    楚惊云在这一刻,甚至还想到了更加邪恶的事情!当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有点红晕的美妇身上,心中顿时恍若被点击了一般!

    禽兽!

    楚惊云连忙摒除这些杂念,讪笑道:“我……我们还是快一点吧!早点解决傲来国的事情也好!”

    说话之间,他却不敢再望向宁楚涵了。

    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地想要……

    “嗯。”

    宁楚涵也觉得两人之间的感觉怪怪的,她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就好像是一块烧红了的铁块!

    走在前面的她,只觉得一颗芳心前所未有的悝动着!刚刚的那一种怪异的感觉,又一次席卷全身!而且,即使没有回头,她却竟然能够感受到背后传来的那一道十分灼热的目光!

    “这个臭小子!”

    宁楚涵心中暗暗骂道,但是却不敢转身,因为她害怕自己对上楚惊云的眼神!那深邃得让她总想要不由自主地依偎在他身边的眼眸,实在让她不敢直视了!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有首先说话!

    只是,越是这样,宁楚涵却感觉到别扭!

    看着眼前宁楚涵那成熟丰盈的娇躯一扭一摆地走过来,那婀娜的身段,玲珑的曲线无一不让楚惊云心神迷醉!

    “你再看!我就打死你!”

    最后无法忍受之下,宁楚涵顶着一张娇俏迷人的红脸蛋,回头一瞪,大发娇嗔:“不准看!”

    这一自然而不造作的动作,充满着成熟少妇的万种风情,让人不由得怦然心动!

    而楚惊云却是看了她一眼后马上便别开视线了!那强烈的视觉冲击,几乎让他快要把持不住想要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了!

    “你自己进去吧!”

    宁楚涵一只领着楚惊云走到了一件偌大的院落之前才停了下来,她转身说道:“记住我给你说的话,得饶人处且饶人,知道吗?”

    “嗯。”

    楚惊云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楚惊云在宁楚涵的目光之中自己一个人走进了这一间院落里。

    “希望他们能够谈判成功吧!”

    宁楚涵忽然自言自语地说道,但是心中却早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这个院落之中,此时却空无一人!

    楚惊云刚一走进去便看到了一座华丽的人工湖,一条幽幽小道一只通到湖中心!而周围,却是繁花似锦,密密麻麻的花草还有数目将这个小湖中央的地方包围了起来!

    “没人?”

    楚惊云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一边向着湖中心走去。

    在这一个仿佛房间一般的空间之中,有一张石桌子摆放在中间,上面到这几杯香茗。楚惊云想也没想便一屁股做了下来,也不管着香茶是不是被人下过药便轻轻抿了一口!

    “嗯……好茶!”

    虽然楚惊云不懂茶,但是却也品尝得出,这一杯茶的价格恐怕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几个月收入了!

    “出来吧!难道你还想要我一个人在这里喝茶?”

    楚惊云将杯子之中的香茗喝光,这才悠闲地说道:“咱们现在好歹也是代表着两个处于敌对立场的国家,你这样的态度,我可以认为这是你们傲来国在挑衅我们天朝么?”

    闻言,那人瞪了楚惊云一眼,虽然心有不甘,又或者说是心里痛恨楚惊云,可她也知道这时不是报仇的时候!她从茂盛的花丛之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女式佣装!

    高挑的身姿英挺勃发,昂首挺胸的女人看起来巾帼不让须眉!只是,她胸前的那一双随着步伐而上下起伏,轻轻颤抖的乳峰却在喜爱告诉别人,她可是真真正正的女儿身!

    “你赢了。”

    李凤双眼瞪着楚惊云,内里即使充满着怒火,却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的!毕竟,现在,他们两个人可是代表着两个国家在谈判了!

    即使心中恨不得将楚惊云千刀万剐,李凤也强忍下来了!

    楚惊云道:“怎么是你呢?我还以为是傲来国的女皇陛下亲自前来呢!怎么,你姐姐同意退兵了?”

    虽然他早已经大概猜测得到,可是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却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暗笑。

    这傲来国在自己的面前也不得不低头了!

    看到楚惊云露出了欢喜的表情,李凤不由冷声道:“楚惊云,虽然我们是同意退兵。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要求!”

    楚惊云没有在意对方所说的要求,而是问道:“你现在一定恨不得亲手杀了我吧?”

    想到自己曾经看光她的身体,摸光她的身体,楚惊云心中便觉一阵刺激!这一个看起来冷艳的成熟尤物,是那样的吸引人!

    听到楚惊云的话,李凤那高高耸立着的乳峰马上急剧地起伏!不过她却冷哼道:“你放心,我虽然很想杀了你,可我还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现在我前来就是要跟你谈判。至于其他的事,我自会找你算帐的!”

    楚惊云也没有继续在这方面纠缠下去,而是问道:“那你说说傲来国的条件吧!”

    “第一,傲来国跟天朝之间必须同时退兵,互不侵犯!”

    “好象自始至终都是你们傲来国在侵犯我天朝吧?”

    楚惊云插嘴道,而且,他的脸上挂着十分狰狞的笑容:“我的父亲,还死在你们傲来国的士兵手上呢!”

    “难道你们天朝杀我傲来国的人还不够多吗?”

    李凤心中想到了那无辜死去的千千万万哥黎民百姓,心中强忍住的怒火马上汹涌而出!

    只是,楚惊云的下一句话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她咬牙切齿:“那么,到底是谁派人偷了我的令牌?到底又是谁首先侵犯我天朝边城?哼!你们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你——”

    李凤那匆匆玉指直指着楚惊云的鼻子,但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来反驳了!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

    楚惊云抱着双臂,冷冷地说道。

    李凤好像没有听到楚惊云的话似的,继续道:“第二,天朝必须跟傲来国再次签订友好合作条约。”

    楚惊云撇嘴又道:“原本我们两国已经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条约,可却全都被你们傲来国撕碎了!现在你们倒是还有脸提出这样的要求?谁知道你们以后还会不会再次撕毁条约而来犯我天朝?”

    听到楚惊云的讽刺,李凤竟然耍起无赖来:“这我不管!如果你们天朝不同意以上两点,那么我们两国就继续兵戎相见吧!”

    看到李凤那有点小女人的姿态,楚惊云心里一动,道:“可以!不过我们天朝也有一个条件!”

    李凤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楚惊云,怀疑道:“你的保证能够代表你们女皇的决定吗?”

    楚惊云自信的笑道:“我楚惊云从来不说空话的。”

    李凤凝视着楚惊云良久,道:“那你说说你的条件。”

    楚惊云露出阴谋得逞的奸笑,走近李凤的身边,道:“我要你的吻。”

    说着竟然张开双手将毫无防备的李凤抱了个结实!

    “住手!你要干什么!”

    李凤反应过来后用力的推拒着楚惊云的胸膛试图拉开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只玉手化作绵绵的掌劲击向楚惊云。

    可是,对方好像是事先已经知晓一切似的,他轻描淡写的伸出手掌迎向李凤的玉掌,汹涌澎湃的潜龙真劲布满整个手掌,顿时将李凤的小手包裹着。

    自己的手掌被抓住,李凤刚要挣扎,却发现楚惊云的嘴唇已经向自己压来了。无奈之下,她也只得别过脸去以避开楚惊云的袭击。可是这样一来,楚惊云便吻在了她的玉颈之上了。淡淡的芳香袭来,让楚惊云一阵心醉神迷。

    李凤娇躯一震,小手再次攻向楚惊云面门。

    楚惊云侧过头,双脚向前一滑,整个身体像泰山压顶般倒向李凤。由于身体被楚惊云抱着,李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惊云将自己扑倒在地上。

    可当她闭眼准备承受身体倒地时的疼痛之时,只觉一股让她感到温暖舒适的真气护在她的粉背上。她诧异的睁开双眼,可就在这时,楚惊云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吻住了李凤,他的双手竟然将她胸前的两座雪峰握在手掌之中把玩着。

    “放手!”

    李凤挣脱楚惊云的大嘴,双手无力的拍打在他的肩膀上。胸前双峰被这个曾经轻薄过自己的男人揉捏着。李凤感到一阵阵似曾相识的快感不断涌来。可是,她的理智是多么的痛恨自己的身体居然这么敏感。

    “如果我不放呢?你能够怎么样?”

    楚惊云翻身将她那成熟的的胴体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说道:“现在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呢!嘿嘿,不得不说,你的身材真好!”

    楚惊云是没有留意,但是现在这么近距离恶意看,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错觉!怎么李凤跟李芸那么像呢!

    “出尽云放开我!放手!”

    被男人压在了自己的胴体之上,李凤心中可是吓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敢在如此放肆地轻薄自己!惊慌失措的她双拳不停地捶打在楚惊云的胸膛之上:“混蛋!快点滚开!”

    情急之下,李凤甚至好用上了自己内力!那一掌掌的风劲击在楚惊云的身体之上却仿佛石沉大海一般!

    楚惊云对于这样不痛不痒的攻击视而不见,挥起自己的大手,一把握住了她胸前两座晃动着的酥胸略微用力一捏!

    “哦……”

    胸前的敏感部位被侵袭,李凤顿时浑身一颤,俏丽的秀靥之上娇羞地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红晕密布,艳丽动人,宛如三月盛开的桃花。

    而就在这时,楚惊云忽然下下头,竟然一口吻在了李凤的小嘴之上!

    强烈的刺激让李凤娇躯一抖!

    “唔——”

    她一时反应不过来,娇哼一声,双掌却用力推拒着身上压着的这个男人的胸膛,试图将这个可恶的男人推开!

    只是,楚惊云的吻仿佛带着电流一般,让她浑身酥软无力,逐渐地沉迷于那种弄清热吻的快感之中,甚至连自己现在被强吻也不能够反抗了!

    曾今自己就是这样被他肆意亲吻着的!

    楚惊云仿佛一只野兽一般压在这个成熟惹火的美艳尤物身上,嘴巴和手也同时袭击,嘴巴重重吻着她微微娇喘的樱桃小嘴,大手将她胸前颤抖着的一双饱满雪峰握在手中尽情把玩着。

    那惊人的弹性,还有饱满怒突,一手堪握的规模让楚惊云心中一荡!

    “哦……”

    李凤还想要反抗,但就只是扭动了几下娇躯便不得不柔顺下来,慢慢地回应着楚惊云的动作。

    在自己的身下,是帝国的一名最出色的女将!而且还是帝国女皇的亲妹妹!而自己,现在正是将她压在身下好好蹂躏着!这样强烈的刺激让楚惊云实在无法温柔起来!

    他双手搂抱着李凤的成熟胴体,肆意地抚摸着她胸前一双傲挺的乳峰。而李凤却羞得把一双眼睛闭了起来,只觉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很痒却很舒服,但又很不好受。

    理智告诉她,要反抗!

    可是她的身体却违背了自己的意志!

    楚惊云心中欲火大盛,重重地亲吻着她,一双手指隔着衣服在搓弄着她胸前的两颗娇嫩花蕾。

    渐渐地,在楚惊云的逗弄之下,李凤的呼吸声粗重起来了,她难耐地扭摆着自己的身体,玉颊通红,媚眼半闭如痴如醉,娇喘吁吁。

    只是,在这一刻,楚惊云的脑海之中,忽然烧过了自己母亲的笑容!

    或许是良心发现,楚惊云并没有进一步的侵犯身下的美人。

    而此时,李凤她的双手却情不自禁地抓住了楚惊云的衣襟,泪眼婆娑,眼眶之中仿佛荡漾着两颗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让忍忍不住想要抱着她好好怜惜。

    虽然面对这个男人的侵犯,她是恨不得将他亲手杀死,可是她脸上却忽然娇羞似火,红晕密布,那酡红一直蔓延到了她的玉颈之上。

    “我——”

    在自己的身下,楚惊云发觉,她是那样的美,娇羞的红晕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仿佛凝脂白玉般娇嫩的玉颊好似熟透了的苹果,芳香诱人。他伸出手背在李凤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细心地感受着她那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冰肌玉肤。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啪!”

    一声闷响,楚惊云的一边脸上印着一个火辣辣的手掌印。李凤满腹怒气的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楚惊云,径直的站了起来。

    正当楚惊云以为她会跟自己拼命的时候,李凤却是平静的说道:“我之前所说的两个条件缺一不可。你要是答应的话就马上修书一封禀告龙雪英。否则,我们在战场上见!”

    她的语气虽然平静,可楚惊云却从她的双眼之间发现了熊熊的怒火,似要将自己烧成灰烬似的。刚才楚惊云这样侵犯轻薄她,她竟然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或许说,哀莫大于心死。是自己伤得她太深了吧?楚惊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个成熟御姐,心中忽然很不是滋味!

    “总有一天我要你献上你的身心!”

    楚惊云忽然说道。

    李凤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微不可察,但眼尖的楚惊云还是注意到了!他嘴角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可是,正当楚惊云在意淫之际,一个充满怒意的娇哼声将楚惊云拉回现实中:“楚惊云!你这样欺负我妹妹,这是你们天朝向我们傲来国挑衅的方式么?”

    “嗯?”

    楚惊云眉头一皱,刚刚他便发觉在花丛之中躲着两个人,李凤是出来了,但是里面的这一个人却并没有出来!她还以为自己发现不了她呢。

    只是,当楚惊云的目光望向她的时候,却忽然生出了一种十分惊艳的感觉!

    对,是惊艳!

    楚惊云的目光有情不自禁地落在了李凤的身上,“还真是姐妹呢!真的好像啊!”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却想到了四个女人!

    一个是镇南将军夫人,李芸——那一个充满着万种风情的美妇。还有她的女儿,李玲。这一对母女,跟自己眼前的这两个成熟尤物何其相似。

    剩下的两个,便是李玉婷跟李玉敏这双胞胎,曾经偷去了自己令牌的两个小美人儿。

    这四个女人,忽然让楚惊云心中产生了一种前列的占有欲!刚刚在宁楚涵身上被激发出来的邪恶欲念一下子爆发了起来。

    “李诗,李玉婷,李玉敏,李凤,还有李芸,李玲。我擦!”

    “你们这六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惊云忽然发觉自己的思维乱了。

    李诗看着楚惊云,这个跟自己想象之中有很大出入的男人,实在让她不能够跟那个下令屠城的血修罗联系在一起!

    “李玉婷跟李玉敏是我的女儿!凤儿是我三妹,李芸是我二妹,李玲是我侄女!知道了吧?”

    她双眼之中冒着浓浓的火焰,但是她也没有忘记这一次的谈判。

    “哦,原来是这样啊!”

    楚惊云若有所指地点了点头,“原来是两对母女两对姐妹呢!好吧,亲爱的女皇陛下,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谈一下,我们两国之间的事情了呢?”

    “刚刚凤儿说的,就是我的意思。”

    李诗坐在了楚惊云的对面,而李凤则是脸若冰霜的瞪着楚惊云。这一对姐妹花几乎都毫不遮掩的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展露在脸上!

    要是让她们知道楚惊云已经将李芸跟李玲两母女推倒了的话,不知道她们会不会马上扑到楚惊云身上跟他拼命呢!

    楚惊云给自己到了另一杯香茗,道:“你们的条件,我可以接受。但是——”

    他话锋一转,李诗跟李凤两姐妹顿时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但听楚惊云说道:“李玉婷跟李玉敏这两姐妹,竟然胆敢偷我令牌,我要你将她们交出来!”

    “不行!”

    李诗一口拒绝!那可是自己的女儿啊,怎么可能交给楚惊云这个禽兽!

    “那么,很遗憾,我们的谈判算是破裂了!”

    楚惊云悠然地站了起来,仿佛刚才说的话都没有放在心里一般:“我的要求就是这个,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么我们就兵戎相见吧!”

    楚惊云心中早已经打定主意了。见到这么两个成熟美艳的姐妹花,要是不心动的话就不是男人了!要是心里没有一点歪心思的话,也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他决定了!他要将这六个女人推倒在自己的身下!

    两对母女,两对姐妹!

    想想也兴奋!

    “涵儿,你的心,又乱了。”

    在院落之外,宁紫韵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但是预期之中却依然是那样的冰冷,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而宁楚涵却也是有点黯然地说道:“我……我知道这不应该的。只是……”

    “哎,算了。”

    宁紫韵挥手道:“这些事情,也不是你能够阻止得了的。不过你要记住,你跟他是什么样的关系,不用我时刻提醒你吧?”

    “嗯。”

    宁楚涵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总是不由自主地幻想出一幕幕让她感到温馨的情景。

    正如她母亲说的那样,她的心,乱了!

    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心中也不能够保持平静!

    只要一想到自己成为了楚惊云的女奴,虽然他不能够对自己怎么样,但就是让宁紫韵感到了不可忍受!自己当当清心阁的下一任阁主,怎么可以成为这个混蛋的女奴呢?就算是名不副实的,也不行!

    要是让自己的师父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呢!

    宁紫韵心中着呢是恨得咬牙切齿了。只是,她却没有办法!自己如果反悔的话,那么留下的哪一个心魔却足以让她一辈子停留在这一个层次了!甚至,还有可能让她动力倒退。

    中午的阳光并不毒辣,倾泻而下的暖光让人感觉到一种依然的醉意。

    此时此刻,这两个据护士同样绝色成熟的美妇却在想着不同的心事。只是,她们心中详单的,却是相同的一个男人。

    或许,事情就是这样的离奇古怪,不可预料,谁也不会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却可以肯定的是——她们母女都十分清楚!

    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的心也会慢慢地被入侵的!这是她们两个所不同够容忍的。

    只是,她们可以怎么办?

    不,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是用自己的意志去抵抗那一种让她们感到心慌地异样感。或许并不一定会有效果,但是却不会让她们沦陷。

    而在院落之中傲来国的女皇陛下却忽然叫住正要转身离开的楚惊云:“等等!”

    “嗯?”

    楚惊云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丝毫的欣喜。者不得不说,他简直就是一只小狐狸!

    “你告诉我,你想要怎么样对待我的两个女儿?”

    李诗那一双凤目紧紧地盯着楚惊云,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什么端倪。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楚惊云却是莞尔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陛下的两个公主长得如花似玉,惊云早在第一眼看到她们这对双胞胎的时候便已经心动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我将她们都嫁给你?当你的夫人,而不是女奴?”

    李诗的话夹枪带棍的,一下子便道出了楚惊云的哪一点小小心思。

    “呃,我的女皇陛下,我的未来岳母大人,我楚惊云向你发誓,只要是我的女人,我都会一视同仁的。”

    楚惊云毫不知羞的话让李诗脸上一红。他竟然连“岳母”也说得出口!

    只是,自己能够答应吗?自己能够将两个女儿许配给这个男人吗?

    想到刚才楚惊云将自己妹妹压在身下轻薄调戏的那一个场面,李诗便犹如了。皱着眉头的她却是十分耐看!

    此时即使没有穿上那一身的凤袍,却依然是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淡淡的花信少妇幽香涌进了楚惊云的鼻子之中,更加激起他母女同收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