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网游动漫 > 流氓高手II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剑指ESWC
    “你敢再来么?”

    张朋的对手看到这句话就觉得有点不可置信了。一个菜鸟居然都这么嚣张?“这句话好像是该我问你不是你问我的吧?你的脑袋有问题么?”

    “我的脑袋没有问题。”张朋说,“你建主机吧,别我建了主机你以为我作弊啊什么的。”

    “你可别和我说的牛叉,闹了半天我建了主机你却不敢进,告诉你,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闪电兵用得还行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告诉你,星际不是这么打滴。”

    “我等你建主机。”就在这个家伙絮絮叨叨的说着的时候,他看到张朋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直接退出了游戏。

    “靠,还挺有个姓。”这个家伙叫了一声之后建了主机,很快他看到张朋进来了。

    “其实我真是无所谓,别说你和我打这一场,打十场也行,虐待嘛,虐待谁还不都是一样。”

    “NND,这场不弄死你我就不叫Ohyes!了。”张朋看到对手极其牛叉的那么说,顿时在心里忍不住叫了这么一声。

    张朋之所以会叫这个家伙敢不敢和自己再来一场并不是空穴来风,被这个选手激怒了,而是因为他上场比赛虽然输了,但是他却有了全新的体会,不为自己的艹作达不到自己的理想状态,不为自己的失误而导致的部队损失而郁闷的时候,张朋就真的有了那种很是空灵,山水了然于胸的感觉。虽然心手还不是能够完全合一,但是张朋却明显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进步,虽然发展和艹作的节奏还达不到理想的状态,可能发挥出来的水平只有平时的几分之一,弄得部队打出去的时候数量和自己想像中的相差甚远,时机也并不准确,但是张朋在上场比赛最后几次出击却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部队要是时机和数量不对的话,又何必一定要硬着头皮强打?明知道不行,那游斗一下,或者不打,等待下一个机会不可以么?

    张朋觉得以前是心手完全不能契合,就像一个天平,这边强了,那边就弱了,但是现在这感觉和艹作、节奏等各个方面却似乎已经开始融合,虽然还只是刚刚开始融合,但是这种感觉却让张朋坚信自己可以弄死眼前这种级别的这个牛B哄哄的神族对手。

    “哈哈,艹作不错啊,就是龙骑的数量少了点啊。”比赛一开始,对手就早早的开了分基地。张朋一拨龙骑打过来,却被这个神族选手用叉叉和龙骑给挡住了。这个对手比张朋想象中的实力还要强点,因为他在开分基地的时候,居然还偷偷的隐藏了几个叉叉在外面的,等到张朋发动进攻了,他的叉叉就从一边突然窜出来,让张朋的龙骑艹作很难展开。而且张朋发现自己的龙骑数量还是不够,不过在对手那样的嘲笑面前,张朋没有急,只是很冷静的把龙骑往后撤了回去。

    因为张朋前两场的表现太差,给对手的感觉就是艹作还蛮强的,但是发展啊什么的完全没有神族的神髓,而且嘴巴还这么牛叉,属于菜鸟中的极品。等到他的大部队一下子压出去,打得张朋的大部队望风而逃,被迫取消一个分基地的时候,他就更是觉得这个极品菜鸟实在是太可笑了。可是再打了几分钟他就觉得不对了。他的一个分基地开起来了,可拉了一波农民过去之后不久就遭到了对手的金甲空投,农民死伤无数,而他的大部队一下子拉过去的时候,对手就又对他的主基地发动了一次冲击,虽然他的大部队杀回来的时候,对手很快又狼狈逃窜了,可是他至少也有大半队的龙骑和两个闪电兵在他坡下分基地前被拼死。

    虽然自己开出了三基地,对手只有双基地,但是刚刚自己三基地的农民被几乎全部杀光,自己三个基地的农民数量不足,经济也不比对方的双基地好。要是被这个菜鸟打死,那就太丢份了。张朋的对手判断了一下形势,他觉得自己被打掉了那大半队的龙骑之后,要是再分出兵力或是将经济花在三个矿的防守上,正面的部队就不占优势了,于是他果断的就发动了大部队的进攻,准备给张朋施加压力和打消耗战,使得张朋没有办法去分出兵力搔扰他的分基地,这样只要等到他的三矿农民补多一点,消耗下去他也是必胜无疑的。

    “我艹!你敢不敢和我正面打一下的啊。你刚刚还不是挺牛叉的么?”可是让他郁闷的叫了起来的是,张朋的大部队和他一接触,就只是迎头丢下几个心灵风暴转头就跑,一点都不敢和他硬拼。

    张朋没有说话,事实上这种不敢和对手硬打的打法完全不是他的特长,要是在以前用这样的打法,张朋肯定会很不习惯,比赛节奏也把握不好了。因为这就跟用霸王枪的人去用一对短短的峨嵋刺一样,但是现在张朋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不习惯。

    他有点惊喜的发现,在那种慢慢融合的感觉下,自己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就好像仙侠小说里的那种剑仙,而自己的部队就好像自己指挥着的一柄飞剑,自己就好像指挥着飞剑围绕着对手飞来飞去,只是在寻找着击杀对手的机会。这种仿佛站在山巅看自己剑光飞舞的感觉和自己亲身拿着刀剑去砍杀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现在的张朋即使是没办法硬拼,也感觉很是轻松,而越是放松,张朋就越发的可以清晰感觉得到对手的势的强弱,就好像一条奔腾的大河,你可以感觉到它什么时候河水汹涌,什么时候水流没有那么湍急了一样。

    “这下你打不打?”张朋打了就跑,对手却忍不住了,直接大部队就往张朋的分基地前冲去。“大不了打不下就把你完全封死。”这个神族对手是这么想的,他觉得要是张朋的闪电兵很多,他强攻不下的话,就龙骑在外面布阵,这样张朋肯定是很难再打得出来了。可是等他冲到张朋的分基地前的时候,他却看到张朋打出来一句,“这下你难道打得过么?”

    他看到张朋的这句话的同时,就看到五六个白球,也就是光明执政官和好多个叉叉一起冲了出来,随后跟着的是张朋的龙骑大部队。

    这个神族选手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想着张朋是会出好多闪电兵的,但是没有想到张朋的闪电兵却全部合了光明执政官,而他的部队几乎有一半是叉叉,张朋的部队一打出来,他突然就发现自己的大部队顶不住了。

    “怎么可能!”主力部队一下子拼光了一半,看到张朋的大部队还有那么多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不是错觉,惊慌失措的指挥着自己的大部队飞快的后撤。

    “你能不能不要跑啊。”张朋用他的口吻对他打字说,“不是你要和我拼的么?”

    “靠,牛什么啊,就算赢了这把又怎么样,还是二比一啊,下场比赛看我怎么弄死你。”这个神族对手本来想要这么说的,但是他看到张朋的部队追着自己的大部队没有停止,一直就朝着自己的主基地A了过来。菜鸟就是菜鸟,不专业!一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就兴奋了,飞快的在自己的基地里补了一拨龙骑,还把自己的闪电兵都准备好了,神族对神族的时候,只要不是防守的一方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主攻的一方必定是要损失惨重的,他就等着张朋的部队硬打过来的时候,电他个落花流水,然后再一拨反打出去,就可以占据绝对的优势了,可是事实却让他惆怅死了,张朋的部队到了他的分基地前却突然一转,直接朝他的分基地冲去了。

    “我靠,再来。”看到自己的分基地被铲掉,这个神族选手就受不了了,对张朋说,“我会让你知道激怒一个高手是什么代价的。”

    “是么?”张朋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个网吧的人都很奇怪的抬起头来看他。因为张朋穿着羽绒服外套,所以没有人认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Ohyes!,很多人都报以厌恶的眼光,传递着这不是你家,公众场合不要笑得这么大声行不行。可是张朋却并不以为意,因为对于他来说,虽然只是一场VS平台上普通的路人战,但是这场胜利却对他来说却是意义非凡。

    “你的金甲能不能不要出得这么慢!”接下来一场比赛张朋和神族对手都采用了龙骑配速金甲的打法,但是张朋的金甲却比对手的要出很多,以至于这个神族对手没有打搔扰就直接龙骑配金甲强打一拨,使得张朋多损失了几个龙骑。这个神族选手忍不住又无比牛叉的打出了这么一句,以为这场比赛肯定可以报仇雪恨了。但是几乎才刚刚打完这句话,他就看到自己的矿区里红光一闪,等他切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被投了两个叉叉和一个龙骑。

    这些兵力算不了什么,他指挥着自己基地里生产出来的龙骑去打这两个叉叉和一个龙骑,但是让他眼前一黑的是,张朋利用金甲射程远的优势,偷偷的偷袭了他两炮,打死了他几个龙骑。

    “这就是激怒一个高手的代价么?这代价就是再输一把?”张朋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他指挥着自己的部队感觉更是轻松,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之前他知道怎么打能赢就是做不到,但是他现在却已经知道了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实力,怎么做就能赢。

    “怎么可能!”张朋的对手龙骑被偷袭之后,一开始所占的优势就已经荡然无存,再加上经济被搔扰之后,直接就被张朋反打出来,用金甲往他坡上一投,底下龙骑一打的上下夹攻一下子搞定。这个神族怎么都不相信了,明明一开始还菜的不行的对手,怎么这两把居然就生猛了起来了?

    肯定是运气问题或是自己不小心。这个神族选手叫着张朋再来,要给张朋点颜色看看。

    张朋觉得这种合理的要求自己说什么都不能拒绝。于是接下来张朋就又连续弄死了这个对手两把。

    “你能不能别这么菜,闪电兵能不能不要这么乱电的啊。”就在张朋一边和对手打第三把,又一边这么对对手打字的时候,他接到了郭细细的电话。郭细细问张朋在哪,张朋就给郭细细说了地方。

    N分钟之后,郭细细和艾静还有米薇出现在了这个网吧。

    “方想呢?”穿着一件小熊维尼的外套的郭细细问打得津津有味的,直到郭细细她们走到他旁边才发现她们到来的张朋。

    张朋回答说方想早就回去了吧。

    “你没和他打比赛?”郭细细奇怪的看着张朋,正好看到张朋打出一句,不要嫉妒哥,哥只是个传说。然后哗啦啦的放下一片闪电,电得对手连声叫我艹。郭细细就忍不住问张朋,“那你在和谁打比赛?”

    “一个VS平台上的路人。”张朋乐呵呵的解释说,“这个家伙已经连输了我第五把了,可是他居然还不服气,还说不服。”

    “你和一个VS平台上的菜鸟都打得这么起劲?”郭细细一听之下就气晕了,她看着张朋说,“今天是什么曰子?你居然兴冲冲的在这里打菜鸟?是不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不记得找我们了?”

    说完郭细细就白着小脸对艾静和米薇说我们走吧。

    “别生气。”但是郭细细才刚刚怒气冲冲的转过头,就被张朋一下子扯住了。“我定着闹钟呢,不会忘记今天是平安夜的,放心,星际虽然重要,可比不上你们重要。这个菜鸟虽然菜,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意义非凡,我真得好好谢谢他。”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的?”其实女孩子虽然会鄙视的说你肉麻,但是肉麻话对她们却比什么都要有效。有时候你犯了什么错误,女孩子要和你吵架的时候,你说几句肉麻话,估计就也会一下子搞定了。现在的郭细细一听到张朋说星际虽然重要,可比不上你们重要的时候就是如此。她被张朋扯住手之后马上就不走了。而艾静的注意力却在张朋的最后一句,她一听到张朋的最后一句,就忍不住问张朋,“难道你找到关键所在了?”

    艾静这么一说,郭细细和米薇也顿时也吃惊的看着张朋。而张朋则是忍不住又哈哈一笑,那种就如同武侠片里,领悟到最高的破碎虚空的境界的感觉让他的精神状态和心情也完全不同。之前的一切曰子他还是有点郁闷和压抑,但是现在他却感觉气吞山河,无所不能。“虽然不算大功告成,但这下是真的全部清楚了。”他看着艾静和郭细细还有米薇说。

    “全部清楚了?”

    “是的。”张朋点了点头:“今天我请你们去彩蝶轩好好的吃顿大餐庆祝一下。”

    “真的?”郭细细看着张朋,“你不是骗我的吧?”

    “当然不是。”张朋说了声走吧,突然之间他想起来什么似的,对郭细细等人说等等。然后他飞快的走到自己刚刚打的电脑面前,对着还在里面叫我艹的神族对手打了句,“谢谢哈。”

    “我艹!”这个神族对手一看就忍不住更加厉害的叫了起来。TMD是不是神经病啊,把我连菜了五把还对我说谢谢哈。

    ***“你真请我们在这里吃?你不是说要省钱的么?”直到在彩碟轩里坐下了之后,郭细细都还忍不住问了张朋这么一句。

    彩蝶轩是一个港式的餐厅,郭细细和艾静早对这个餐厅有所耳闻,但是除了点心之类的东西,别的菜式都是狂贵,所以郭细细虽然有时候老是说要来吃一顿,看看到底如何,可是却一直都没有来。而这些天张朋一直说要省钱,郭细细和张朋接触久了也知道张朋家里虽然挺有钱的,但是他却很是自立,所以郭细细没想到张朋真的会带她们来这。

    “都来这了,难道我还会骗你啊。”张朋掏出皮夹说,“放心,我检查过了,带着卡呢,要是我付不出,我就在这里洗盆子还债好了。至于省钱…反正ESWC分赛区出线都有一两千奖金的么。”

    “ESWC?”在那仔细研究着菜单的郭细细一下子又惊讶了,“你都想到ESWC了?你居然已经想着那个比赛的奖金了?”

    “就是刚刚开始我才想的。”张朋笑了笑,“要是能拿个ESWC的前三,那奖金也够了,我也不用拼命省钱了。”

    “前三?”一听到张朋这么说,郭细细就忍不住想要说声我靠,你的胃口也太大了点吧。姐姐我点十个包子给你吃吃行不。可是郭细细又想到这个牲口的胃口一直都挺大的,而且他还真是能做到很多人做不到的事。于是想想她就算了,问张朋,“你说省钱省钱,省了钱到底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