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都市异能 > 独医无二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
    留在外间的这个青年,也算是个高手,却没想到竟然有人会这么厉害,等到被人一把抓住了脖子,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抓住自己的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正要开口大喊,却不料脖子一麻,晕了过去。

    抓住青年的这个人不是别人,自然是王旭,他抓住青年的脖子,伸手在青年脖子上的麻劲上面一摁,青年就失去了知觉,他随手把青年交给身后跟着的小警员,迈着步子,推门进了里间。

    里间的客厅中,大先生依旧在闭目养神,等王旭推门走进的时候,他却突然间睁开了眼睛,一只手迅速的向茶几下面摸去。

    “碰!”一声轻响,大先生刚刚伸出的手,迅速的收了回去,而王旭的手中则拿着一把金色的手枪,笑呵呵的道:“大先生,我要是你,一定老老实实的。”

    大先生伸出的手,被王旭一枪逼回去,这才眯着眼睛看向王旭,等看清楚王旭的容貌,他猛然间一惊,豁然站起身来,惊声道:“王旭......”

    刚才王旭开门,大先生就听出脚步声不对,这才急忙去拿枪,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进来的人是王旭,一时间脸上的表情简直精彩到了极点。

    王旭此时来到这里,那么至少说明两点,一,王旭恢复了记忆,二,老二带去的人被王旭一锅端了,要不然王旭绝对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这一次大先生前来辽东,明面的身份可是美国一家跨国集团的执行总裁,这样的身份虽然不至于让辽东省忌惮。但是绝对没有人敢随便调查。

    然而。此时王旭却带着人找了过来。那么接过显而易见,这才是大先生最惊讶,最震骇的地方。

    “呵呵,看来大先生认识我,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王旭呵呵一笑,迈着步子向大先生走去,手中的抢手紧紧的对着大先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二先生的功夫。王旭已经见识过了,确实不凡,据刘思雨所说,大先生比起二先生更加的可怕,对付二先生,他尚且有些吃力,对付大先生,他可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哈哈。”大先生看到王旭走近,忍不住一声大笑,眼看着王旭到了他的跟前。他才道:“王旭,我一直比较忌惮你。当初向你动手,也是再三犹豫,却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你的手中。”

    “是吗?”王旭摇了摇头:“干你们这一行这一天不过是迟早的而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话,王旭的另一只手一晃,手中多了一根明晃晃的金针,看着大先生道:“您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动手。”

    “罢了,有你在,我不会有什么机会。”大先生倒也光棍,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伸出双手道:“来吧,我认栽了。”

    王旭回头示意,顿时有两个警察上前,给大先生戴上了手铐,把他控制了起来,大先生则一直看着王旭,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事实上大先生不是没有想过反抗,奈何王旭一手持枪,一手金针虎视眈眈,大先生对王旭的手段还是了解的,知道自己没机会,索性也不反抗。

    等到大先生被彻底控制,王旭才收了手中的金枪,拿着金针道:“大先生,您也是聪明人,我就不多废话了,幕后主使人是谁,您直接告诉我,也免得受苦。”

    “陈家陈归!”大先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吐出几个字,然后闭上了眼睛。

    相比起二先生,大先生也少了很多顾忌,他本身就是这个组织的老大,王旭能找到他,他们这个组织也算是完了,自然不在乎什么信誉了。

    “陈家陈归!”王旭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一丝杀意,同时也有一丝吃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动手的还是陈家人。

    ——————————————————————

    辽海市海晨酒店,辽海市的另一家五星级酒店,同时也是陈氏集团在辽海市的产业,此时在海晨酒店的一间豪华包间内,陈松和风少羽以及另外一名两名中年人正在包间内吃饭。

    几个人依次落座,风少羽负责端茶倒水,这个在全国都算是有些名气,很有人缘的大胖子,此时在这个饭桌上却没什么地位。

    原因无他,因为此时坐在饭桌上的三个人都不是他能比的,除了陈松之外,其他两人也都是陈家的嫡系,医术比起陈松来并不逊色,那两人正是陈家的老三陈归,老五陈柴。

    陈归作为三哥,坐在主位,陈柴和陈松分别坐在两边,风少羽在对面,陈家三兄弟也算是难得在辽东省聚会了。

    陈柴和陈松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觉得陈松为人有些不择手段,倒是和陈归关系很好,一直跟着陈归,唯陈归马首是瞻。

    陈归的为人在陈家也确实是有口皆碑,医术精湛,为人谦和,风度翩翩,不仅不少小辈喜欢和陈归打闹请教,就是陈家老一辈,提起陈归也是赞不绝口,若不是春节时候陈松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此时代表陈家找王旭的就应该是陈归了。

    “小松,这次回来,是因为王旭的事情吧?”几人坐定,风少羽给几人倒上酒,陈归端起酒杯,向陈松示意了一下,开口道。

    “不错。”陈松端起酒杯,和陈归碰了一下,然后两人一饮而尽道:“这次王旭的事情,我们陈家首当其冲,所以我必须找到幕后主使,不能给别人背黑锅。”

    “小松,真不是你干的?”陈柴淡淡一笑,不温不火的问道。

    “五哥,我还不至于那么没脑子?”陈松冷哼一声道,事实上对待陈归和陈柴。陈松还是喜欢陈柴一点。陈柴为人直爽。肚子里装不住事,想什么说什么,倒是陈归,看上去温文尔雅,文质彬彬,事实上却城府极深,很擅长伪装。

    “哼,这个谁知道呢。”陈柴冷哼一声:“小松。要是让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你干的,我不会饶了你,你挑战王旭,就用自己的本事,不要搞那么多幺蛾子,最主要是,不要给家族抹黑丢人。”

    “行了,老五,少说两句。”陈归摆了摆手。打断了陈柴,然后道:“小松自己有分寸。我们要相信他才对。”

    三人正说着话,突然,外面的包间被人一脚踹开,呼啦一下,涌进来一群警察,一个个手持枪械,虎视眈眈。

    包间突然进来一群警察,陈松三人都是一愣,陈柴却大喝一声道:“你们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高局长迈步走进去,冷汗扫了包间里面的四个人一眼,目光定格在了陈归身上道:“陈归先生,麻烦您和我们走一趟。”

    “我?”陈归伸出手指一指自己,满脸的难以置信,他看到这些警察进来,还以为是抓陈松的,心中正在暗暗窃喜,却不曾想是来抓他的。

    边上的陈柴和陈松风少羽也都有些不敢相信,陈柴更是怒声问道:“高局长,不知道我三个犯了什么事,竟然劳驾您亲自前来?”

    陈家在辽海市自然算是大豪门,陈归陈柴两人自然也认识辽海市不少官员,对于高局长也不陌生。

    “什么事?”高局长冷哼一声道:“陈归先生涉嫌雇凶杀人,意图杀害谢国强、云冲之、王旭,如今罪证确凿。”说着话,高局长又看向陈归:“陈先生,走吧。”

    听着高局长口中说出的罪行,陈归顿时脸色煞白,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这些事,他做的是非常的隐秘,几乎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然而警方却能全部说出来,那么就证明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

    陈归顿时面如死灰,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只是他想不通,这件事警方是如何查出来的。

    “狗屁,怎么可能,我三哥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陈柴听到高局长的话,正准备破口大骂,开口说了一半,突然感觉到边上陈归的变化,后面的话生生的止住,脸色难看,声音颤抖的向陈归问道:“三哥,难道是......这事真的是你做的?”

    边上的陈松也眼睛一眯,沉声问道:“三哥,真是你做的?”

    陈松虽然一直认为陈归城府很深,却也没想到陈归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委实吃惊不小。

    陈归好半天没有开口,足足愣了三分钟,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高局长道:“高举,您说这件事是我做的,证据呢?”

    “证据。”高局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拿出一张写的满满的白纸在陈归面前一晃道:“你联系的大先生等人已经被我们全部抓获,这是口供,你还需要什么证据?”

    “普通!”陈归当下身子一软,直接跌坐在了椅子上,高局长能说出大先生,他就知道,他是真的完了,大先生这个称呼,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带走。”高局长大手一挥,顿时两个警员上前,控制住陈归,一群警察迅速离去,包间只剩下陈松陈柴和风少羽三人满脸呆滞。

    陈归被抓,一切都水落石出,陈家太过庞大,以前虽然也算是大家族,但是毕竟经过战乱等种种因素,牵扯的利益毕竟不多。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陈家是越发的壮大,其中的利益实在是太诱人的,王旭的慈善基金会和陈家比起来,根本就不够看。

    在重大的利益驱使面前,陈家的这一代,为了争夺家主,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陈归为了陷害陈松,打击王旭,甚至不惜刺杀谢国强和王旭等人,栽赃嫁祸陈松,从而雇佣杀手。

    等到一切水落石出,不仅王旭和高学民等人吃惊,没有想到,就是陈家众人也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毕竟陈归平常为人不错,这一次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很是让人吃惊。但是在铁证面前。陈家也不得不承认现实。

    这一次的事情,很显然对陈家的打击是非常大的,陈家现任家主陈医国亲自出面表态,向慈善基金会道歉认错,并且以私人身份找王旭洽谈,王旭和陈松的比试也不了了之,陈家在这一次的打击下,也受到很大的损失。陈医国也觉得陈家太过混乱,进行大整理。

    陈归被铺十天之后,沈老和王旭等人也都离开了辽东省,回到了中江,辽东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

    这一次因为陈归的小动作,王旭和谢国强以及云冲之都先后住院,庆幸的是,几人都没什么大碍,谢国强和云冲之相继康复,王旭也恢复了记忆。算是皆大欢喜,同时王旭也因此摆脱了和陈家的百年夙愿。也算是有得有失。

    回到中江之后,王旭和高学民谢国强几人都聚在一起,开始商讨着治疗韩伊雪的事情,同时王旭也邀请了一些朋友和熟人,小范围在江淮酒店和韩伊雪举行了一个仪式。

    虽然没有法律的认可,不过韩伊雪也穿上了婚纱,算是在她治疗前完成了她的心愿,也让她能够有更好的心态面对后面的治疗。

    韩伊雪的情况,之前王旭已经依靠过那种特殊的药物治疗过,后面虽然有些担忧,不过在王旭谢国强、周易乾等几位医生国手的商量和照看下,后续的治疗也有惊无险。

    一个月后,韩伊雪的肿瘤已经开始慢慢消除,康复在望,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辽东高速也开始修建,培训班的学员在林淼和黄海兴几人的带领下已经开始全国游走,义诊行医。

    因为有慈善基金会庞大的资金作为后盾,因此慈善基金会的学员也没有后顾之忧,甚至每到一处,还会得到当地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

    时间悄无声息,时间也在这种没有声息让人很容易忽视中悄然而过,一晃就到了冬季,阳历的元旦。

    今年的元旦,比起往年是更加的特殊,王旭一大家子也都回到了西平市青府县的老家,半年前,王旭就让来浩东给他在老家的山上盖了一座小别墅。

    青府县附近的顺阳山虽然不是什么名山,不过也算是风景秀丽,空气清新,住在这样的地方,早起可以看到鸟语花香,也可以看到美丽日出,晚上可以看到美丽夕阳。

    然而此时,小别墅中却没有一人,而山下的西平市长洲省人民医院,王旭,韩伊雪以及沈冰洁,沈飞等人都在医院的走廊徘徊。

    王旭站在医院的走廊,更是来回的走动,看上去焦急不安,走廊的尽头正是一间手术室,而此时杨涵正躺在里面分娩。

    过了这么久,王旭和杨涵孩子也怀胎十月,即将临盆了,杨涵一大早就喊着肚子疼,被紧急的送到了省人院。

    如今王旭虽然是杏林界赫赫有名的国手,但是分娩这种事情,他还是被挡在了外面,只能干着急。

    “啊......”手术室里面,杨涵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叫喊,听得王旭是分外的心酸,恨不得破门而入,心中忍不住咒骂,这都是谁的思想啊,他这个中医郎中难道就不能进去接生?

    不管王旭如何郁闷,总之沈冰洁首先不让他进去,他也只能在外面干等着,听着手术室里面传来杨涵一声又一声的痛呼。

    一群人在外面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钟,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护士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满脸笑容的向王旭道:“恭喜您,王医生,是个儿子。”

    王旭自然早就知道了是个儿子,不过依然欣喜若狂,轻轻的抱着孩子,关切的问道:“小涵呢,小涵怎么样?”

    “放心吧,夫人没事,已经送回病房了。”护士客气的答道。

    王旭闻言,这才放心,抱着孩子,和沈冰洁几人一起来到了病房,病房里面,杨涵正躺在里面,满头大汗,不过脸上露着迷人的笑容。

    看见王旭抱着孩子进来,杨涵挣扎了一下,有些虚弱的笑道:“快,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

    王旭抱着孩子,在病床边坐下,笑道:“看,我们的儿子,王浩,很帅哦。”

    “哪里帅了,很丑哦。”杨涵咯咯一笑,虽然嘴上说着丑,不过还是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脸上全是柔情。

    杨涵看了一会儿孩子了,也累了,王旭就坐下边上陪着她,其他人则都悄悄的告辞了,看着杨涵有些憔悴的脸颊,紧闭的双眼,王旭轻轻的握住了杨涵的一只手,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小王浩也不知不觉两岁了,已经可以叫爸爸了,韩伊雪也给王旭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王静怡,小丫头刚刚一岁,也已经咿咿呀呀的开始乱喊,隐隐约约能听得出叫的是爸爸。

    中医特别培训班一年一届,如今已经是第三届了,林淼和彭山等第一届的学员已经顺利毕业,医术大进。

    王旭用慈善基金的资金,把江全县中医院扩建,建成了一个中医专科医院,彭山等人都成了医院的元老。

    事实上王旭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个专门属于中医的大型医院,类似于美国英国等那样世界驰名的大医院,如今这个想法也总算实现了。

    一直以来,中国就缺少属于他的标志性医院,虽然各大医院不少,但是各种技术比起国外都有所不如,遇到很多疑难杂症或者棘手的疾病,有钱的患者都会选择出国。

    江全县中医院改建,改名旭日慈善基金会附属医院,有王旭谢国强等各大医生国手坐镇,有彭山林淼等一群中医特别培训班的顶尖学员帮忙,短短的半年时间,宛然成了国内最有特色的医院。

    同时,如今的江全县也已经大变样,高楼随处可见,马路宽阔,比起中江市也不遑多让,原本的小县城早已经破格升格为了县级市,香芯集团的集团大楼毫无疑问成了江全县的标志性建筑。

    随着慈善基金会附属医院的建立,全国各地以及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成了国内第一个让外国患者趋之若鹜的中国医院。

    芯香短短的两年时间,已经打出了名气,成了新一代的奢饰品,无论是法国香水生产厂家还是其他香水品牌,都会在其中添加芯香,这样不仅香气宜人,而且宁神清气,市场前景不可限量。

    同时,因为旭日集团不断出现新药,各种中医药制剂的药物早已经遍布市场,充斥日本汉药,中医药行业也一片欣欣向荣,王旭的日子过得是幸福而忙碌,充实而淡然......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