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化身妙用
    费玉砚能够感应到,那黑色魔曰当中,蕴含的恐怖魔力,脸色惊惧之时,手中的“月灵”已经脱手而出,只见“月灵”一出,霎时挥洒出了漫天的清泠月光,这些清冷的光芒厚厚叠叠,形成了一条银河,挡在了费玉砚的面前。

    冷哼一声,丁浩脸色冷厉,小山一般的大手猛然一个使力,连手带着黑色魔曰,全部砸向那银白色的银河之内。山岳一般的大手,落入其中之后,黑色魔曰悬浮在银河之上,巨手则是变砸为爪,大力的撕扯着由“月灵”光辉凝聚而成的银河。

    不过这银色的银河,却是有着出乎丁浩意料之外的韧姓,虽然使力拉扯,但还是不能直接将它扭断。

    心中一个愣神,丁浩一狠心,大手骤然收回,黑色魔曰猛然滚入其中,“嘭”的一声爆裂,那银色长河,瞬间一个四分五裂,被庞大的魔力一阵冲击,最终强大的韧姓也是被轰破。

    便在丁浩提剑,打算越过那银河的阻碍,去与费玉砚争斗的时候,却见那费玉砚阴寒一声冷笑,道:“不过如此而已,想要过我这条银河,并没有哪么容易!”

    话语一落,费玉砚手中的“月灵”被抛出,落入了刚刚那个爆破的所在,然后“月灵”散发着一道道的清冷银光,本来飘散在四周的四分五裂的银色碎片,竟然再次缓缓的凝聚,一会儿的功夫,再次形成了一条银河。

    “咦!”丁浩有些惊诧,不由自在的轻呼了一声,不过这声惊诧,一方面来自与对费玉砚的法力的惊奇,另外一方面,则是感觉到身外化身,对于那片银河,有着奇妙的感应力,这让丁浩心中更是惊奇。

    心中一动,本来无声无息向着费玉砚潜入的身外化身,猛然显露出体魄,更是瞬间的改变了方向,眨眼之间已经到了那处银河的地方,随后凭着身体对于那处银河的感应能力,身外化身瞬间落入其中。

    奇异的事情出现了,随着身外化身的心中意念,那些由银色光芒凝聚而成的银河之水,被身外化身如长鲸吸水一般,给迅速的吸入体内,眨眼间便出现了一个空洞。

    刚刚脸上带着不屑,冷眼的注视着这边的费玉砚,一见如此场景的出现,仿佛吞吃了腐烂的臭肉一般,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更是结结巴巴的喝道:“怎,怎么,怎么可能?”

    在他话语之间,更多的银色光芒,被丁浩的身外化身给吸入其中,丁浩的身外化身露出一副享受之极的摸样,脸上看起来非常的满足,这让观望的费玉砚简直是惊的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他毕竟乃是地魔之境的高手,依然是快速的反应过来,面容慌乱之间,手中的法宝“月灵”再次被他抛出,“月灵”这次再出,可是不敢像刚刚那样绽放出清冷的月光,反倒是和丁浩一样,迅速的吸吮里面银河之水。

    在两者的共同吸吮之下,一会儿的功夫,那处所在恢复了正常了,再也没有银色光芒的阻碍。便在这个时候,身外化身神情一动,盯上了那魔月谷的至宝“月灵”,而且在隐隐约约之间,仿佛与“月灵”有着某种奇妙的感应一般。

    心中一动,身外化身猛一抬手,向那“月灵”挥了两下,只见那悬浮与虚空当中的“月灵”,仿佛受着丁浩的牵引,竟然摇摇晃晃的试图飞向丁浩。

    如此场面的发生,吓得那费玉砚当即魂飞魄散,想也不想的立即在虚空盘膝坐下,全力的驭动法决,以心神呼唤“月灵”返回。

    一见费玉砚这种恐惧的神情,身外化身也是心中一动,“哈哈”一声大笑,口中连叫了三声“妙”,然后也学着费玉砚虚空坐下,两手不断的挥舞着,试图召唤那“月灵”靠向自己。

    于是,一个奇异的场景出现了,只见那魔月谷的至宝“月灵”,在费玉砚与丁浩的身外化身的召唤下,一会儿的向费玉砚飞去,一会儿向丁浩飞去,晃晃荡荡在虚空摇摆不定。

    身外化身之所以能够吸掉那银河之水,能够召唤这“月灵”,肯定是因为丁浩吸收了魔月谷的“魔月阴绝之光”的原因,到现在丁浩的体内蕴含了魔月谷的“魔月阴绝之光”,使得魔月谷的一些功法,都对丁浩失去了效果。

    这便好比身外化身面对与施若兰,施若兰空有一身超强的雷功,但是面对丁浩的身外化身,只有吃瘪的份,没想到时隔不久,现在费玉砚对上丁浩的身外化身,一样是要处处受制。

    焦急当中,费玉砚已经使出了全力,整个人浑身银光大盛,便连眼眸都已经变成了银色,本来摇摇欲坠的“月灵”,终于没有继续不断的来回晃动,缓缓的飞向了费玉砚。

    但是,便在费玉砚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丁浩的本体俨然已经出现在的面前,冷笑着的丁浩本体手持逆天魔剑,一脸的嗜血狰狞,没丝毫犹豫的便已经展剑砍来,虚空突地陷入昏暗当中,魔气汹涌而来,凌厉的剑势有着摧毁一切似的毁灭力量。

    悚然一惊,费玉砚无奈之下,强行的咬破舌头,周身气势猛然强盛了几分,那缓慢飞临而来的“月灵”,速度骤然快了一倍,瞬间飞入他的手中。与此同时,费玉砚低吟一声,身躯猛然拔高,在逆天魔剑袭来之前,已经是狼狈的逃往了高空。

    逃离了虚空当中的费玉砚,想也没想的,立即将法宝“月灵”收起,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之极的笑容,远远望了那施若兰一眼,仿佛能够明白刚刚施若兰,为何那般的无奈,面对丁浩的身外化身退避。

    到如今,丁浩也是心中惊诧,因为身外化身构造特殊的缘故,他主要的修炼方式,并非是以本体内真元或者魔元的运转壮大,在身外化身体内所流淌的,乃是融合了各种力量的能量,这种能量自身不会逐渐的壮大,但是这股能量却可以吸收里面存有的,同样类型的能量,使得同类行的能量融进其中。

    施若兰的雷力如此,费玉砚的清冷月光也是如此,只要丁浩的体内存在的能量,从外部就无法伤害的了他的身外化身,而且攻击都有可能会被身外化身给吸纳,这实在是诡异之极的事情,这身外化身虽然并没有修炼无极魔功,但是这种奇异的能力,比起无极魔功还要骇人。

    “费玉砚,看样子你也就只有这么点手段了,哈哈,或许不需我本人出手,就是一个身外化身便可以将你击败了!”下侧的丁浩,猖狂之极的大声狂笑,说不出的得意嚣张。

    这么一说,费玉砚脸色一阵白一阵青,感觉憋屈之极,下侧不远处的施若兰,露出了一副同情的眼神,深刻的了解现在费玉砚的无奈心情。

    突然,费玉砚面容阴森,冷喝道:“你身外化身不过是吸纳了‘魔月阴绝之光’,才会对我隐隐有克制作用。但是我们魔月谷,可并非只是倚靠魔月之力,哼,你接这一招试试!”

    说完之后,费玉砚右手一晃,拿出了一个漏洞一般的法宝,直向丁浩头顶罩住,眼眸当中一片阴寒。

    丁浩神色不为所动,本来还将费玉砚当成一个大敌,但是既然知道了身外化身,对于魔月谷的功法,也有着克制作用,便已经不再将费玉砚放在心上了。

    眼见这个漏洞一般的法宝,从自己的头顶罩来,丁浩感应到其中蕴含的魔气并不强盛,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身形猛然飞去,逆天魔剑如尖刺一般,直接击向那个漏斗状的法宝。

    便在这个时候,费玉砚阴沉一笑,仿佛歼计得逞一般,眼睛内闪烁了一丝歹毒的寒光。只见从那个漏斗的下侧,猛然喷发出腥臭扑鼻,浓黑浑浊的暗褐色液体。丁浩猝不及防,虽然极力的闪避,依然是被喷了半身。

    “嘿嘿,这是腐骨之毒,会将你全身的骨骼软化,最终骨骼无法支持你的重量魔体重毁。丁浩,太自信了,并不就是一件好事啊!”费玉砚纵声狂笑,得意非凡。

    “扑!”便在丁浩之时,费玉砚只见逆天魔剑,已经无声无息的,从小腹将他贯穿,逆天魔剑的余力不止,狂飙数十丈之后,将他给牢牢的钉在了一个突起的岩石上。浑身恶臭扑鼻丁浩,瞬息间飞掠到了费玉砚的面前。

    “等等,为什么,为什么腐骨之毒会对你没用,即使在魔界,腐骨之毒也是专毁仙魔之体的恶毒之物,为什么?”面如死灰,费玉砚凄厉的大叫起来,满脸的不甘心,似乎无法相信现在的结果。

    摊开手,一道道的黑色恶臭液体,顺着丁浩的手心,流到了费玉砚的头上,只见本来还昂着的头颅,被这道道的黑色恶臭液体粘上,瞬间停止了昂立。“青冥鼎”一出,已经罩在了费玉砚的头顶,看着眼睛闪烁的费玉砚,丁浩揶揄的笑道:“这下看你怎么装,想要元神遁出,故意以语言迷惑我,嘿嘿,你打的倒是如意算盘,但是现在‘青冥鼎’就罩在你头顶,我倒是看看你怎么还能元神出窍!”

    话语一落,不顾费玉砚骨骼变松变软,猛地将手按在他的头颅之上,沉声道:“至于我为何不惧腐骨之毒,我自己也是不太清楚,不过我以前吞噬过八翅紫蟒的内丹,已经百毒不侵,后来在百变门的圣地,经历了最为痛苦的一次锻体之术,身体的每一个骨骼都已经变化的连我也不知多么强横。所以说,你死的不怨!”

    到了这个时候,费玉砚浑身软成一团,便连讲话都无法,“青冥鼎”强烈的精神力,形成一个囚笼将他的身体罩住,使得他不能元神出窍,然后在无极魔功的运转之下,自作聪明费玉砚,便浑身魔元之力流失殆尽,骨骼酥软之后,魔体精华被丁浩迅速的吸收,整个人最后留下一层薄薄的人皮。

    等到费玉砚直接被吸死之后,丁浩才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也没有什么不同吗,和吸收真元的感觉同样,消化也是一样,不过这身为天魔之境的费玉砚,看样子果然是因为下界的原因,实力根本无法发挥正常,魔元之力竟然只是比我强上哪么一倍。”

    抬手一招,将一层皮当中的储物戒指拿出,凝神一看,发觉里面的东西全部爆碎,看样子费玉砚自知无法逃出丁浩的毒手,干脆以心神将其中的东西全部毁去了。

    这个时候,开始有闲功夫打量四周了,这么一望之下,发觉魔门这边已经占据了上风,不过也并没取得绝对的优势,双方的损伤依然是不小,只是道门的损伤更为惨重而已。

    最令丁浩担心的,自然是无极魔宗的门人伤亡,这么远远看了一眼,发觉在不知不觉当中,又有几个无极魔宗的高手,原本的四大长老之一,张利的爷爷张横,长老马风,还有几个只是认得但却叫不出名字的高手,也是在这一会儿当中被诛。

    相比较其它魔门而言,无极魔宗这边的损伤依然是最轻,此时本打算和身外化身诛杀施若兰与叶青天的丁浩,突地心中一动,暗道这个时候正是损耗道魔双方实力的时候,若是自己过早的将那两人诛杀,魔境高手占据了优势,必将扭转现在的局面,不如守护住自己的门派,让道魔的伤亡继续增加下去。

    无论是道还是魔,在整个西大陆无极魔宗若要称雄,他们就必须要实力大减,还有什么时候能有今天这么好的时机,心中阴笑着,丁浩的身外化身冲向了施若兰,本体则是飞向了后侧的无极魔宗那边,打算以魔境实力庇护自己一方,任他们去打个死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