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七百六十三章 逆灵长河
    施若兰与丁浩两人,这么一路行来,周边的道魔众人则是遭了殃,面对进阶魔境的两人,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纷纷被瞬间秒杀。

    此时此刻,冯星然与三足金乌,都处于一片火海之内,根本看不出相貌,白清心盘膝坐在虚空当中,一脸的肃穆庄严,脸上隐有汗迹浮现,看样子也是非常吃力。

    这两人既然陷入了比拼耐力的僵局,若是没有外力的出现,必然会出现一死一伤的场面,这点是道魔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施如兰与丁浩两人才会前来阻碍两人的殊死一搏。

    风雷之声隐隐,施若兰如一翩翩鸿毛,浑身不着重量,行动毫无轨迹可言,但速度确是极快,迅捷的已经接近了白清心。

    丁浩手持逆天魔剑,速度之快更是胜了一筹,整个人成一条直线,没有任何的花巧,一个电闪之间,便已经到了火海旁边。

    “轰隆”一声暴雷响起,出现与火海所在的方向,雷声之大惊天动地,空气散发着焦灼的糊味。可是一道黑色电芒闪耀而过之后,丁浩的身外化身骤然出现,以自身对于雷力的超强感应,已经将这波攻击尽数的以身体挡住。

    “施若兰,你若是继续使用天雷道宗的功法,我想你是无法奈何我的!”两个丁浩同时开口,脸上一脸揶揄。

    便在话语一落之后,在那施若兰的身旁,突然“啪啪啪”连爆了三声,暴雷之声虽然不大,却将施若兰惊的魂飞魄散,逃避之后俏脸一片铁青,直愣愣的瞪着丁浩道:“暗雷之术,你是如此知晓布置方法的?”

    “嘿嘿,这一点你不用多管,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们天雷道宗的雷力,对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丁浩咧嘴一笑,话语一落,两个丁浩同时飞掠而出,向着那施若兰攻去。

    “青冥鼎”从丁浩的头顶飞出,一片朦朦的青光霎时闪亮如水纹,里面战魂恶鬼依附在“青冥鼎”之上,张牙舞爪的连连怪叫,看起来“青冥鼎”宛如一个巨大的章鱼,有着成百上千的触角一般。

    身外化身更先一步,飞在“青冥鼎”的前面,两手虚空按向下方,随后两手使力的往上方一抬,只见“轰隆隆”一阵闷响,下方两个土丘破土而出,势若万钧的直向施若兰卷去,看起来仿佛滔天的巨浪。

    施若兰听了丁浩的一番话,脸色阴晴不定,凌乱的发鬓猎猎飞舞,最终两波攻击袭来之前,施若兰双手合十,双眸一闭一睁,两手当中爆射出浓烈的仙灵之气,一个几十丈大小的怪鱼展露出来,怪鱼通体黝黑,似乎用特殊的材质炼制而成,应当是施若兰最近刚刚炼制而成,摆动着尾部,在那土丘卷来的时候,猛然游入其中,一阵大力的翻搅。

    那两个万钧的土丘,破土而出之后像是海浪,怪鱼游入其中之后,不断的四处摆动,一条尾巴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在仙灵之气的催动之下,硬是把土丘土崩瓦解,搅成了漫天的石灰。

    但就在这个时候,“青冥鼎”凛然而至,从上往下带着朦朦的青光,猛地砸在了那条怪鱼之上,将那摇头摆尾的怪鱼砸的一个跄踉。

    身为艹纵者的施若兰,感同深受的一个趔趄,娇躯微微有些不稳,然后面色微微一变,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双手扯动成半狐形,口中低喝了一句法决。只见怪鱼摇头摆尾,晃晃荡荡的避过了“青冥鼎”的第二次攻击,猛然一个翻身,尾鳍一个扫动,同样是砸在了“青冥鼎”之上。

    丁浩的本体,在飞动之间,也是胸口一震,似被巨锤猛击一般,五脏六腑都像移动了方位。冷哼一声,丁浩本体刚刚稳住了身势,身外化身已经双臂缠绕了两条电龙,贴身冲向了那条怪鱼。

    便在这个时候,突地,在丁浩的身旁霎时出现了另外几道人影,只见那叶青天姜之岽包括白眉上人,竟然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将丁浩与身外化身包围起来。

    心道一声不好,丁浩已经想要极力退避,可是还没等丁浩动作,虚空一阵强烈的波动,丁浩所处的那片空间,似乎在扭曲起来,硬是将丁浩与身外化身扭曲的不诚仁形,身体与攻击全部变得有些扭曲古怪。

    在丁浩下侧,大如磨盘的岩石,几个道魔两宗的高手,被这么一个扭曲,岩石瞬间成齑粉摊了一地,几个道魔两宗的高手,同时骨骼碎裂,血肉横飞。

    而身为最主要的承受者的丁浩,却是“扑”的喷射出一口鲜血,身外化身的身体强度特殊,并没有受此重击,但也是摇摇欲坠。

    就在这个时候,几声厉啸瞬间响起,魔门几宗的楚狂生楚沧溟,包括那司徒寒情,不知从何处同时爆射而出,瞬间到了此地,二话不说的立即出手,向那几人立即攻去。

    这么以来,丁浩的压力锐减,那几个道门仙人的古怪攻击再也无法维持,空间再次的恢复正常。

    缓了一口气的丁浩,立即察觉到本体受了点伤,不过好在丁浩的本体,强度非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当即使用锻体术,将错落的肉身重新恢复,只是耗费了一些魔灵力,便将身体恢复了正常。

    环顾四周以后,丁浩发觉楚沧溟与白眉上人战在一起,楚狂生与叶青天战在一起,司徒寒情与姜之岽战在一起,这几人攻击之间,都极力的控制自己的仙魔灵气,不让仙魔灵气泄露,以免误杀了周边的自己门人。

    只有那施若兰,双眸杀机大盛的凝望着自己,正在向自己飞来,不过半途当中,突然发觉丁浩已经醒转恢复,脸色一个诧异后,娇躯在虚空立即凝滞。

    随后身形一顿之后,左手向右侧的火海虚按了一下,而那处火海之内则是有着冯星然。丁浩大惊失色,手中的逆天魔剑骤然抛出,一瞬间便出现在那片火海之内,然后逆天魔剑猛然爆射出浓郁的黑气,这些黑气互相凝聚,成了一个鹅蛋形状的薄如蝉翼的罡罩,将火海之内盘膝而坐的冯星然与三足金乌罩在了其中。

    “轰隆隆……轰隆隆……”

    数声惊雷之声响起,那片火海火焰四溢,互相之间再也无法凝聚起来,白清心的那把紫色的神剑,瞬间倒飞而出,回到了盘膝坐在虚空当中的白清心的手中。冯星然与三足金乌,一直被薄如蝉翼的黑色罡罩牢牢的裹住,并没受到炸雷的侵袭。

    “施若兰,你好毒辣的手段,如此身份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好,很好!”丁浩嘴角隐现血迹,死死的盯着施若兰暴喝一声,刚刚逆天魔剑魔气凝聚而成的罡罩,罡罩上承受的炸雷之力,大部分则是被丁浩给承受了。

    “哼,魔门贼子,死有余辜,这次算她走运了!”施若兰冷喝一声,玉手一挥,那边盘膝而坐的白清心,不由自主的被带动的飞起,直向那山顶的方向而去。

    于此同时,本来正在与楚狂生交战的几个大罗金仙,也是瞬间倒飞,飘然掠向了山顶,和那施若兰一般,眨眼便消失到山顶之上。

    丁浩与楚狂生等人,眼见这几个仙人转眼离去,都是有一些茫然不解。不过丁浩并没多说什么,快速的飞至冯星然的面前,抬手一招,逆天魔剑落入掌心之内,那将冯星然与三足金乌裹住的薄薄的罡罩,立即化为了黑色魔气,慢慢的落进了逆天魔剑之内。

    “你没事吧?”丁浩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声音略微有些慌乱的说道。

    甜甜一笑,冯星然站立起来,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道:“没事,白清心那丫头,即使得了一并神剑,也不过如此而已,若是继续耗下去,我有把握可以将她给活生生的拖死,嘻嘻!”

    此话一出,丁浩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脸上重现悠然的笑容,附和道:“那是当然,白清心怎比的过你的实力,现在的她虽然不似当年,可你的进展更是快捷,我想她也不是你的对手!”

    给丁浩这么一夸,冯星然笑的更是甜蜜,喜滋滋的向丁浩抛了一记媚眼,虽然什么话都没用说,但却表露出内心的喜悦。

    “星然,你先退回去吧,免得丁浩担心你,不能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楚狂生脸色露出一丝溺爱的笑容,淡淡的说道。

    吐了吐舌头,冯星然恭恭敬敬的向楚狂生行了一礼,道:“知道了,老祖宗!”

    话语一落,冯星然朝着丁浩甜甜一笑,然后笑眯眯的往后侧走去,直到冯星然离开之后,那楚狂生才看向丁浩,道:“你伤势如何?”

    刚刚丁浩为了不让冯星然担心,快速的将自己嘴角的血迹擦去了,不过楚狂生乃是天魔之境的人物,自然早就看出了这点,也是等冯星然离开之后,才出口询问丁浩的伤势。

    摇了摇头,丁浩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若无其事的说道:“受了点伤,但是并不要紧,多谢楚老关心!”

    见丁浩这么一说,楚狂生漠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远处山顶之上的几个仙人,似乎想要看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些什么东西。

    远眺而望,发觉那山顶之上,几个仙人围成一团,面前以墨色的晶石堆砌成一个圆台,几人不住的围着圆台转动,手中连连的打着各种各样的法决。

    本来丁浩等人,还并没感觉到有何出奇之处,但是突然之间,发觉弥漫在青云宗周围数百里的天地灵气,开始不寻常的流动的时候,都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受着青云宗顶端圆台的牵引,全部疯狂的往青云宗汇聚,这种行为明显是杀鸡取卵,强行改变周围的天地灵气,会使得灵气溃散,以后可能上千年的时间内,青云宗都无法继续将天地灵气重新聚集,到那个时候整个青云宗方圆百里,将天地灵气极其匮乏,成为极其不适合修真的场所。

    这几个仙人如此举动,只让丁浩等人讶然不解,不过等到天地灵气越聚越多,慢慢的汇聚的如一条条河流一般的时候,那楚狂生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大变,脱口而出道:“逆灵长河!”

    “逆灵长河”四个字一出,楚沧溟与丁浩,露出茫然不解的表情,但是木然的司徒寒情,则是眉头一挑,道:“有麻烦了!”

    “怎么回事?”楚沧溟率先忍受不住,张口询问道。

    “这‘逆灵长河’乃是仙界一种极其奇特的阵法,本来是为下界飞升之人,提升仙元力所用,可以将天地之间的仙灵之气凝聚成河流一般的摸样,但是若是艹纵者愿意,仙灵之气补充到修为低微的仙人的体内,若是艹纵者不停止的话,那些澎湃的仙灵之气,会将人硬生生的撑爆!”楚狂生脸色凝重,眉头紧皱的说道。

    悚然一惊,丁浩沉声道:“你是说?”

    点了点头,楚狂生道:“凝聚成天地灵气成河流,对这几人来说更为容易,也更加容易艹纵,覆盖的面积也是极大,若是被他们这么施法下来,恐怕我们损伤将是极大!”

    在这几人话语之时,只见汇聚在山顶之上的一条条以天地灵气凝聚而成的河流,已经受着他们的艹纵,竟然快速的向魔门这边浮动而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