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七百三十五章 今日杀你
    被冰莹的晶芒裹住的石玉霜,整个人宛如一个玉雕,肌肤如雪花洁白,柳眉微微蹙着,脸上带着几许忧愁。

    丁浩盯着石玉霜深深的看了几眼,皱着眉头道:“如今我的身外化身,正在闭关未出,那个化身乃是雷电之体,若是在这儿的话,破除这‘天雷吟’倒也不难。不过我本体对于雷力可做不到熟练应用,万一一个不慎,将石玉霜给伤到或是弄死,那倒有些不妥了!”

    易曼彤双眸明亮的有些锐利,先是望着石玉霜仔细的看了几眼,随后又扫视了丁浩一下,这才不仅不缓道:“这我可管不了了,只是如果石玉霜,被那罗浮宗的仙人得到肉体,那麻烦可就大了!”

    点了点头,丁浩思量了一下,半响才冷酷道:“既然如此,我便以‘幽冥魔教’的‘引虹入体’之术试上一试,把她体内的雷力抽到我的体内,我自有办法将雷力炼化,不过中间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她石玉霜若是不幸身亡,那便只能怪她时运不济了。”

    “这样也好,只要你无事,她石玉霜是生是死都无所谓,若是真死了倒也干脆,这样罗浮宗的那人便难以短时间内,将肉身重塑了!”易曼彤倒是不在意石玉霜的死活,平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丁浩也不再废话,直接行到了石玉霜的面前,双瞳熠熠生辉的紧紧的在石玉霜的身上扫视着。

    倚靠在椅子之内的石玉霜,周身裹着十来道晶莹的寒芒,这光芒有着冰寒刺骨的气息,虽然并没将石玉霜彻底冰冻,但是因为她体质特殊,加上那施若兰手段高超,这石玉霜明显是身体与灵识都被束缚住了。

    本该毫无声息的石玉霜的身体,在丁浩靠近之后,传来隐隐约约的风雷之声,虽然极为的微弱,可丁浩还是能够清晰的把握到,明白这石玉霜不但体外被制住,体内也果然被施了‘天雷吟’。

    沉吟了一下,丁浩脸色凝重,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专注。“青冥鼎”缓缓的,从他的头顶天灵盖升起,悬浮在丁浩的头上,万鬼蛰伏在“青冥鼎”之内没有生息,一波波的青光,从“青冥鼎”之上传来,整个密室之内立即成了诡异了青翠之色。

    被这青光照耀到的易曼彤,只觉得心里一凉,似乎一个个的恶鬼紧紧的贴在身上,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在易曼彤身怀殛天七宝之一的七彩迷神琴,一声“叮咛”自动从琴内发出,本来觉得异常不自在的易曼彤,周身诡异的感觉立即消失不见,待到她向丁浩张望的时候,发觉那“青冥鼎”不知何时起,已经悬浮在石玉霜的头上。

    一丝丝的暗褐色气态游丝,夹着隐隐的风雷之声,宛如一根根细绳般,在“青冥鼎”的照耀之下,慢慢的被牵引进“青冥鼎”之内,本来稳稳的“青冥鼎”,微微的旋转着洒落水纹般的光波,包围着石玉霜。

    身为施法者的丁浩,一脸肃然的冷酷,双瞳微微眯着,从眼中的缝隙之内,爆射出寒星般的光芒,一瞬不移的紧盯着“青冥鼎”。

    石玉霜似乎察觉到了点什么,本来紧皱着的眉毛略微的松了松,虽然还没有恢复知觉,可是看情况随着那一丝丝的细线般的暗褐色气息,从她的体内抽出,她一点点的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易曼彤一直站立在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摸样,只是等到丁浩专注的施法的时候,她才双眸闪亮,似乎非常感兴趣的直盯着丁浩。

    半响,一声“嘤咛”从石玉霜的口中发出,她紧紧闭着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吃力的睁开了清冷的双瞳,待到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丁浩专注施法的神情时,那双原本清冷的双瞳,霎时绽放出可以燃烧一切的炽热。

    本来石玉霜浑身冰寒,给人一种冰山雪莲般的傲然美感,但是那双眼睛一瞬间绽放的炙热,瞬间摧毁了她一身的冷傲,只是一双炙热双眸的改变,便立即使得她气质大变,成了一朵殷红娇艳的独杜鹃花。

    “丁浩,你是来救我的吗?我就知道,你其实也是欢喜我的,没想到真的是你!”能够融化铁石般的炙热眼眸,直直的凝视着丁浩,石玉霜的眼里再也容不小别的东西,有些语无伦次的喃喃道。

    本来被擒的石玉霜,知晓了施若兰的意图后,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即使在内心的最深处,也不敢幻想丁浩能够将她解救,可是当她睁开双眸,立即便看到丁浩正在救她,这种超出想象的喜悦,立即摧毁了她心里所有的防线,使得她自己都不知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直以来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傲,当即荡然无存。

    可惜在这个时候,正是丁浩形势最关键的一刻,那游丝一般的“天雷吟”被他吸入“青冥鼎”,宛如脱缰之马一般的的不断的作乱,本来鬼巢当中安逸修炼着的万鬼与战魂,立即全部被惊醒,不由自主的随着丁浩的心神,开始组成层层的束缚,去围困包围那作乱的“天雷吟”。

    这“天雷吟”虽然是施若兰施法形成,但是却神奇的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游丝的一般的在“青冥鼎”之内游荡时,还懂得躲避战魂与万鬼的束缚阻拦,更是不时的以雷击轰杀战魂与万鬼。

    好在战魂极其邪恶变态,那“天雷吟”的雷力击来,也一样能够灵活自若的躲避,万鬼没有战魂哪么狡猾强大,在一转眼的时间已经被雷力轰杀三十只,“青冥鼎”之内此时一片混乱,身为主人的丁浩自然要全力以赴,以心神调动万鬼战魂镇压那“天雷吟”,还要源源不断的支持“青冥鼎”强大的真元,所以即使听到了石玉霜的话语,也没时间搭理她。

    石玉霜心情极度喜悦之下,失去了平时的镇定与冷漠,几乎是有些痴迷的看着丁浩,口中一连串的惊喜话语,如火山喷发一般的连番说出,脸上的喜悦之情根本无法掩饰。

    “他将‘天雷吟’从你的体内引出,现在落入他的‘青冥鼎’之内,和进入他的体内一样,如今他怕是正在镇压‘天雷吟’的力量,你和他说什么都没有用!”见那石玉霜一脸痴迷的对专注的丁浩喃喃细语,易曼彤微微皱着眉头,出言提醒道。

    “你是谁?”似乎这才看到旁边另有他人,石玉霜眉头一皱,眼眸当中炙热的火焰瞬间褪去,变成了警惕的意味,盯着不远处的易曼彤问道。

    此话一落,石玉霜也不待易曼彤答话,美眸望了望身上那晶莹的寒芒,玉唇微微一张,一把寒光闪烁的精致匕首,从她的舌尖飞出,那洁白的寒玉匕首,一离开石玉霜的舌尖,旋即变大,成为正常的大小,虽然“嗖嗖”的绕着石玉霜飞舞。

    本来缠绕在石玉霜身上的晶芒,一瞬间,便在那寒玉匕首的撕割下,断成了几截,待到石玉霜腾出手来,玉指翩翩飞舞着,那些晶莹的寒芒,瞬间融化成了一地的清水。

    “剑魔宫的这把寒玉匕首,原来是在你的手中,石锋寒倒也懂得心疼女儿!”易曼彤一直看着石玉霜动作,直到她做完这一切之后,才讶然张口道。

    脸色一冷,一股森寒的气息瞬间从石玉霜的身上,向四周荡漾开来,她两眼咄咄的看着易曼彤,语气冰冷道:“你到底是谁,怎会知道我们剑魔宫的事情?”

    易曼彤不屑的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我是谁你不用多管,但是至少现在我们不是敌人,现在丁浩正在全力的炼化那‘天雷吟’,你最好不要和他讲话,免得引起他分心!”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石玉霜脾气之臭,半个西大陆的人都知道,对于这易曼彤自然没有好脸色,更何况她易曼彤相貌绝美,又是与丁浩一同前来,这更是让她心里不是滋味了。

    若说石玉霜是天之娇女,那易曼彤又何尝不是,即使各大门派的宗主,见到她都还要客客气气的,这石玉霜如此冲她,显然也令她极为不悦,就在易曼彤打算驳斥她不识抬举的时候,突然俏脸一变,左手已经落在了七彩迷神琴之上。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火人不知从何处,瞬间冲入密室之内,没有做丝毫的停留,猛地一个火拳,携带着滚滚的热浪,击向了正在全力炼化“天雷吟”的丁浩。

    此时此刻,易曼彤手中的七彩迷神琴骤然散发出七彩光芒,不过这些光芒并非攻向火痴上人,反倒是如罡气一般,瞬间弥漫在了整个密室当中。

    丁浩正在凝神闭目的炼化“青冥鼎”之内的“天雷吟”,根本没有闲功夫顾及其他,石玉霜屹立在他的身侧,一见宛如猛虎下山般的火拳,朝着丁浩已经砸来,不由的张口再次吐出了寒玉匕首,一道冰莹般的银光流出,倏地迎向了那个凶猛的火拳。

    “当”的一声,石玉霜的寒玉匕首,猛然被烈火蔓延,便连石玉霜自己,都是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看样子瞬间便已被伤,那火烈的拳风只是阻碍了一下,再次砸向丁浩,似乎不把丁浩诛杀势不罢休。

    石玉霜此时已伤,最凌厉的寒玉匕首也被火焰缠住,眼见攻击已经不止的将要落在丁浩的身上,不由的脸色一黯,身形猛地动起,不顾一切的挡在了丁浩的面前。

    这个时候,本来脸色黯然的石玉霜,奇异的露出了几分喜悦,似乎觉得这样与丁浩同死,乃是一件最为幸福不过的事情一般。

    可就在火拳即将落下的时候,从火人的口中传来了一声怒吼之声,那双攻向石玉霜与丁浩的火拳,也被硬生生的被一弯绚丽的紫色彩霞拦住。

    “火痴上人周公烷,刚刚我之所以没有出手,只是将密室之内争斗的气息隐匿,免得被你们罗浮宗和那青云宗的人知晓而已,如今你便只有死路一条了!”易曼彤声音悠悠然,目光宛如刀刃的望着火人道。

    便在易曼彤话语一落之际,那火人周身弥漫的火焰瞬间褪去,露出了那火痴上人周公烷的模样。以前在断魂山的时候,石玉霜曾经见过这周公烷与血魔列山一战,最终惨败而回,不过从那场战斗中,众人也知道此人不可小视了。

    事隔多年,现在的周公烷乃是合体中期的修为,石玉霜一击之下,还是借助寒玉匕首才堪堪阻碍了他一拳一下,落得个自己也立即受伤,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显露相貌的周公烷,哈哈一声猖狂大笑,道:“臭丫头,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入这青云宗的澜蕴洞府,这丁浩即使变化了相貌,可是那法宝我还是知道的,此人是我们道门的心腹大患,我必要第一时间除去。

    石玉霜乃是罗浮宗先人,所需要的寄托体,虽然这次我们道门行事有些不妥,可为了我们罗浮宗与道门的大业,也只能逼不得已的将她再次擒拿下了!”

    “周公烷,可惜你废话多了一点,以后你也再没有机会讲话了。血魔列山当初伤你,今曰我丁浩便杀你!”

    便在这个时候,丁浩终于转过身来,脸色冷酷的对周公烷平淡的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