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七百零七章 万年秘器
    即使丁浩现在伤势还没痊愈,凭仗现在的实力,想要诛杀他月魔关胜天,也是件轻松如意的事情。

    两人结仇在断魂山,丁浩不但伤了魔月谷的长老况天庆,还将魔月谷的镇宗法宝毁去一个,后来虽然表面上缓和了关系,但那关胜天明显也不是愿意忍气吞声的人,最终在龙吟山上,终于借题发挥,咬了丁浩几口,这些事情丁浩都记在心里了。

    正是因为丁浩知道,魔月谷与无极魔宗之间,绝对不会善了,加上那费玉砚的威胁实在巨大,才先下手为强,不顾一切的联合魔门三宗,势必要消除这个后患。

    就在丁浩,不知不觉的逼近月魔关胜天之时,从那赤城宗之内,传来了几声碎裂玉石般的嘹亮啸声。

    这啸声一起,本来只能紧缩在阵法当中的赤城宗的门人,一个个立即脸显振奋的表情,本来紧守的阵势一变,竟借着阵法的掩护,开始向魔门发起了反攻。

    “不好,是青云宗与罗浮宗的高手前来支援了,我们立即撤退!”一个魔月谷的合体中期的高手,这个时候,猛地仰头一声大喝,指挥着魔月谷的门人,便打算退避开来。

    关胜天站立在最前方,看到青云宗与罗浮宗的高手出现,倒也不显慌张,依然是神情大定的指挥着魔月谷的门人,让这些魔月谷的门人,依照着持续,慢慢的向后方退去。

    此时,后侧的炼狱魔君冯傲天,与石锋寒独孤寂灭交换了一个眼色后,低声吩咐着自己的门人,早已如潮水一般疯狂的往山下退去。

    只见魔门三宗的高手,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在各自宗主的指挥下,他们并没有和以前一样,与那魔月谷抱成一团,而是刻意的避开了魔月谷,使得那魔月谷留在最后方,变成了一支孤军。

    混乱之间,丁浩的相貌再次变化,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丁浩衣衫与相貌改变成魔月谷的一名平凡普通的弟子,夹杂在魔月谷的人马当中,神情略显慌张的往后面退去。

    “咦,怎么回事?今次魔门三宗似乎退避的有些快,竟然不顾我们,这不是陷我们与不利吗?”到了这个时候,关胜天已经看出了一点,眼见魔门三宗抱成一团,并没等候自己,就这么一窝蜂的离开,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眉头一皱,回头看到后侧道门三宗的海量高手,一个个疯狂的跟了上来,关胜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一边指挥着魔月谷的门人,继续往后面暴退,一边对着身旁的一个老者道:“王长老,你速度较快,立即飞奔到炼狱魔宗那边,看看冯傲天他们搞什么鬼,竟然这么急着退去,使得我们魔月谷拉在后侧!”

    “遵命!”这个刚刚进入渡劫期,尚未渡过天劫的长老,听关胜天吩咐,答话一声后,便猛地如一道鬼影般,急速的飞向魔门三宗。

    天色昏沉沉,几朵乌云压下之后,从远处传来了沉重的雷鸣之声,看样子倾盆的大雨即将随之而到。

    飞速的往后侧退去,魔月谷留在最后面的那些高手,已经正面的迎向了道门三宗之人。面对与道门三宗高手的追击,只有一个魔月谷势力抵御的高手,明显不是道门三宗合力的对手,倏一接触便溃不成军,立即败下阵来,瞬间便有数十个修为较低的魔月谷的弟子灰飞烟灭。

    看着门内弟子的惨死,月魔关胜天脸色森冷,往了往后侧,咬牙阴冷道:“魔门三宗今次搞什么鬼,一直以来不都是共同留下高手迎敌的吗,这次怎会一声不吭的便退了回去,那王长老飞去多时,怎么会还不回来?”

    此时,关胜天心中愤然,虽然明知魔门三宗行事有些不合常理,但还是没有能够想到,魔门三宗其实已经将他们抛弃,之所以早些离开,便是为了借道门的手,来消耗他们的力量,至于刚刚飞去话语的魔月谷的王长老,恐怕这个时候早已死在魔门三宗之手。

    对形势了然的丁浩,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身形也在不知不觉当中,逼近了月魔关胜天,不过待到丁浩看到关胜天的身旁,不但有着当年战过一次的况天庆以外,还有一个渡劫中期的高手后,便放弃了立即出手的打算。

    “谷主,魔门三宗不会故意为之,专门暗算我们魔月谷吧,据我们的消息来看,那无极魔君丁浩,似乎已经返回了西大陆,会不会与他有关?”在关胜天的身旁,那三劫散魔况天庆,张口道。

    “他竟然已经回到了西大陆,不好,这次恐怕真的如你所说了,丁浩与魔门三宗素来关系紧密,结合现在三宗的形势,恐怕我们真的被魔门三宗给卖了!”被况天庆一提醒,关胜天神情一惊,当即大呼道。

    就在关胜天几人身侧的丁浩,听到这些人谈论起自己时,那种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由觉得异常的好笑,看情况这关胜天倒是非常顾忌自己,一听自己回来竟然露出如此模样。

    “若是这样,那王长老定然已经凶多吉少,现在后有虎狼,前面还有魔门三宗不怀好意,这次我们麻烦大了!”况天庆听关胜天这么一说,也是神情凝重,脸色阴霾道。

    月魔关胜天,这个时候神情复杂,眼眸当中闪烁着熠熠的光辉,一边看看后侧追击而来的道门众人,一边看着影子都快看不见的魔门三宗之人,似乎在急速的思量着什么计策。

    最终,月魔关胜天狰狞的微微一笑,看向北侧阴恻恻道:“北方五百里,有一个沉月谷,谷内正中间是一个天然形成的阴绝之地,上次费祖宗将本谷已经失传的‘魔月之光’的召唤法决传授与我,虽然现在只剩一个‘月灵’,但是‘魔月阴绝之光’已经储备了一万年,在阴绝之地使出后,还有机会给以道魔两方一次毁灭姓的打击!”

    此话一出,旁边的丁浩心中骤然大惊,不知道这“魔月阴绝之光”到达是什么东西,竟然储备了一万年,听关胜天的口气,这“魔月阴绝之光”的威力,似乎极其的恐怖可怕。

    “谷主,你真的打算动用‘魔月阴绝之光’?费祖宗上次说过,这储备万年的光芒,乃是我们魔月谷最厉害也是最后的手段,可是打算在最终开启中大陆的时候使用的,现在若是用尽,我们到最后不是没了凭仗?”在那关胜天的身旁,那个渡劫中期的高手劝说道。

    况天庆也是神情大变,盯着关胜天道:“谷主,你可要考虑清楚,每次使用最少需要用尽‘魔月阴绝之光’的五千年的储存力量,我们魔月谷历年来,不到生死存亡的关头,都不会轻易动用,若是这次用尽了‘魔月阴绝之光’,被费祖宗回来知晓,那可如何是好!”

    沉着脸,思量了一下,关胜天道:“这次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道门与魔门同入阴绝之地,我们突然发动的话,我有九成的把握让他们重创,要不然我们今天即使能够逃出,门人也将死去大半,只能拼上一拼了,费祖宗若是怪罪下来,由我一力承担即是!”

    这么一说,况天庆与那人忽视一眼,微微叹息一声,都无奈的点了点头。

    眼见这两人点头,月魔关胜天目露煞光,大喝一声道:“所有魔月谷的门人听灵,魔门三宗已经背弃我们,现在立即退往北侧五百里的沉月谷!”

    话语一落,关胜天看了况天庆一眼,张口道:“事不宜迟,现在天色已暗,等到我们到达沉月谷的时候,便可以立即布置,这次是一场豪赌,如果我们胜了,即使魔光用尽,道魔六宗的人间势力大损,我们也能从容布置,将西大陆的势力重新整合,以后中大陆开启后,定有一条通道能够被我们掌握!”

    “谷主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无极魔宗,即使道魔六宗实力大损,那无极魔宗的势力我们也终将面对!”况天庆节见关胜天自信满满的样子,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阴笑一声,关胜天道:“不必担心,无极魔宗有了丁浩才可怕,若是丁浩被诛杀,那些凶魔便不足为俱,待到费祖宗返回后,他魔体重塑后自然能够将丁浩轻松诛杀,到时候西大陆便是由我们魔月谷做主了!”

    这么一说,况天庆微微一愣之后,看了看他便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只是心道丁浩岂是哪么容易诛杀的人,要是容易诛杀,早早便死在旁人的手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