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今非昔比
    丁浩先是愕然一愣,随后露出一副惊诧的神色,讶然道:“他怎会出现此地?”

    摇了摇头,红世失笑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你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周围的气温骤然急剧下降,本来温热的山腰,宛如被寒风刮过一般,那些盛开的妖艳的花花朵朵,有些已经开始瑟瑟而落。

    倏地,一脸冷漠,骑着毛茸茸的寒云兽的玄天真人冷存宇,就这么的出现在丁浩三人的面前。

    如今的冷存宇,羽冠束发,一身藏青色的道袍,道袍边角处绣着精美的花纹图案,一把晶莹如玉的尺子图案,被镶嵌在脖颈后的左右肩膀处。这身道袍透着一股冰寒清冷的气息,还有着一种不凡的法力波动,似乎是一件寒姓的法宝。

    和以前的冷存宇相比,丁浩总觉得此时的他,另外多了一种叱咤风云的上位者的大气,不像当初那般对于什么都毫不关心。

    看他的修为,明显是早已渡过了二次天劫,如今神光内敛,若非骑着寒云兽,穿着寒姓宝衣,一般人根本都看不出他乃是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

    看着玄天真人冷存宇,丁浩倒是没有开口讲话,只是嘿嘿笑着盯着他一阵猛瞧,许久之后,才开口道:“许久未见,冷老不但修为再进,就连气质都截然不同了,连我都差点认不出你了!”

    淡漠的冷存宇撇了撇嘴,便是已经笑过,张口平静道:“从你我上次见面之后,我便离开了西大陆,这些年一直待在北大陆!”

    他这么一说,丁浩心中一动,诧异的问道:“北大陆?”

    点了点头,冷存宇淡淡道:“不错,是北大陆。既然殛天七宝之一的‘玄冰寒玉尺’认我为主,我又从尺子知道了那么多东西,自然便要为七脉做一些什么。

    我身上这件寒冰道袍,便是北大陆玄冰殿殿主的身份象征,这次我从北大陆赶到此地,便是为了天池内的神莱古木,只要我得到了神莱古木,便能真正的登上玄冰殿殿主之位!”

    此话一出,丁浩立即知道,冷存宇定然已经通过“玄冰寒玉尺”,知道了殛天七脉的事情,心中微微思量了一下,丁浩疑惑问道:“你怎会知道神莱古木,出现在南大陆的?”

    “飘渺阁,包括我前往北大陆,去夺取那玄冰殿殿主的位置,其中都与飘渺阁有联系。这次到南大陆来,也是玄冰殿内的一些老人,知道了神莱古木的用途,在经过我将‘玄冰寒玉尺’内的旧事述说以后,才决定让我来取神莱古木,证明自己的殿主之位!”冷存宇出口道。

    在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有几波人马,绕过了丁浩等人所在的山腰,飞速的往那天丛山峰的顶部赶去。

    皓月照耀之下,高耸直达天际的天丛山峰宛如一把倒插的巨剑,那剑尖端深入在苍穹之内,只能迷迷糊糊的看个雏形,一个个的小点,仿佛一个个萤火虫一般,在皓月的照耀之下,往那剑尖顶端飞去。

    神识游动之下,丁浩自然知道那些小点,便是一个个超级高手,本来还有诸多的疑问,但是看现在众人已经齐齐动作,便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当即呼道:“既然大家都已经动作,我们也不要闲着了,便到那天丛山峰的顶端,看看天池是什么一个状况。”

    这么一说,四人都是立即行动,纵身一跃之后,便化做四道飞虹,流星一般直往那天丛山峰的顶端飞去。

    先前飞往山顶的那些各个高手,一晃之间便消失在丁浩的神识内,似乎已经深入天丛山顶之上,又似乎根本便不曾进入。

    待到丁浩四人,飞行了一刻,突地发觉来到了一片白茫茫的所在,入眼之内的都是一片苍茫,只见四周白云朵朵,再也窥探不出十丈以外的其它景物,至于那山顶所在的位置,便更加看不出了。

    “大家聚在一起,相互之间不要离开五丈,此地神识扩展不出十丈,和视力一般无二,有些古怪!”剑仙红世一声轻喝。

    本来已经有些分散的丁浩三人,听红世这么一说,都是立即依言而行,互相之间赶紧聚在了一起,唯恐离开太远后分散开。

    四人当中,那艳魔慕容倩修为最低,她自己也是心中有数,加上她与红世与冷存宇不熟,所以在红世话语一出之后,便立即靠向丁浩。

    如兰的清香,扑入丁浩的口鼻,待到丁浩闻到她身上的幽香之时,慕容倩便已经和丁浩只相隔一线了。

    这个时候,丁浩四人相顾而望,一时间迷失方向,不知到底该往哪儿走了。冷存宇微微一愣之后,将目光抛向了丁浩,道:“看样子,我们进入了某个阵法之内,这方面你的造诣不浅,可能观出一些端倪?”

    神情一肃,丁浩环顾四周,发觉入眼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云朵浓雾以外,四周再也没了旁的东西,一时间只觉无从下手,不由的苦笑道:“我看不到视线十丈之内的事物,看不到布置阵法的任何一个煤价,所以根本无从下手!”

    丁浩这么一说,冷存宇神情凝重,没有再继续发问,只是更加小心的观测四周,把脚下的寒云兽都收了起来。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噗嗤”笑声,从远处传来,在丁浩几人的注视之下,从左侧浓雾当中,走出了一个年轻的女子,此女虽然嘴角挂笑,但眼中却并没丝毫的笑意,有的只剩滔天的怒意。

    “你就是无极魔君丁浩,天雷道宗便是毁在你的手中?”施若兰从浓雾当中行来,直视着丁浩笑问道。

    施若兰乃是天雷道宗宗主施若海的女儿,上次天雷道宗一行的时候,丁浩与她还曾经见过,印象当中这个女子异常坚毅,有着男儿都不常有的直爽与豪气,后来听血魔列山所说,她甘心被天雷道宗的仙界之人的神识附体,从而将上次的一帮道门众人,从三洲一岛安全撤离出去。

    现在再看施若兰,果然是气质大变,原本的施若兰姓格直爽不苟言笑,见到丁浩便是毫不遮掩的盛怒,可如今的施若兰,则是脸带笑容眸显杀机,与当初明显是大不相同,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施若兰和前几曰所见的那个金仙伏牙的气质,极为的相似。

    “我是丁浩,你又是谁?”丁浩心中思量了一会,沉声询问道。

    施若兰嘴角挂着淡笑,道:“我以前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便是施若兰,你毁我天雷道宗下界的道统,自然要承受一些代价。”

    不过施若兰话语才到一般,丁浩便突地出手,一道紫色魔焰灵活的跳动着,瞬间袭向施若兰,这个时候丁浩才冷声道:“不管你是谁,现在的你想要报仇,都嫌早了点!”

    不过出乎丁浩意料之外的,施若兰身形一晃后,飘身退出十丈,丁浩目力与神识都无法穿透十丈的范围,所以这一击便没有着力点的打在了空处。

    待到一击消失,那施若兰才淡笑着从浓雾内再次出现,不过这次明显是心有芥蒂,不敢再靠丁浩太近,道:“忘记告诉你们了,这些云朵浓雾组成的白茫茫的情形,并非是阵法造成的。我虽然实力无法发挥十分之一,但却正好可以利用一下现在的形势。”

    话到这儿,施若兰诡笑一声,右臂上电光直闪,随后一阵声炸雷响起,只见周围的朵朵白云,突然之间急速的转动,那些浓雾也是反常的四处翻滚。

    倏地,本来白茫茫的空间内,突地多了一个个由白云浓雾汇集而成的小漩涡,粗略的看了一眼,这些漩涡大小不一,竟然有数十个,周围除了这些漩涡以外,再也没了旁的东西。

    “现在我们都只是在边缘之地而已,若要进入天丛山峰的顶端,这里错综复杂的那些漩涡,都是一条条道路,此处阵法禁制结界横布,相互之间宛如蜘蛛网一般难解,就连我能不能进入天丛顶端都没有把握,不过我帮你们先把门打开,随便祝各位一路顺风!”施若兰微微一笑道,随后大手一挥,又是一阵闷雷声传来。

    在丁浩与艳魔慕容倩的身旁,一个旋转着的白云漩涡,这个时候突地诡异的一动,一股大力涌来,将猝不及防的丁浩与慕容倩,猛地吸入其中,眨眼便消失不见。

    眼见丁浩与慕容倩消失在那个漩涡之内,施若兰再次呵呵笑笑,然后对着剑仙红世与冷存宇道:“丁浩已经先走一步,大家便各凭运气的撞撞看吧。”

    话语一落,施若兰看准一个漩涡,倏地一下便撞入其中,也是瞬间不见。冷存宇与红世忽视一眼,都是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随后和施若兰一样,在一个漩涡之内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