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五百二十章 阴眸左使
    悬浮在半空当中的丁浩,身形骤然下落,清幽的缕缕青光,从丁浩的头顶向四周洒落。飞逝而来的成千上百道寒芒,尚未靠近丁浩身躯,被清幽的青光一照,如雪花融入沸水一般,无声无息的消融。

    魔姬手中“勾魂绫”挽起,正想抵御飞射而来的攻击,却发现那千百道锋芒,仿若长了眼睛一般,全部从她身旁避过,然后微微化了一个圆弧,再次朝着丁浩袭去。

    丁浩须发无伤,落到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地面后,右脚裹住一团黑幽幽的烈芒,猛的朝下一跺。“轰……隆……”一声,原本起伏不平的地面,似乎被巨锤擂动的鼓钟一般,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雷霆万钧一脚之下,脚下凹出一块五丈大小的位置。不过就在丁浩打算再来一脚的之后,硬如铁石一般的地面,突地软如棉花,那个丁浩一脚之威凹下的区域,竟又瞬间恢复了原样。

    愕然一愣,丁浩狞笑一声,冷道:“有些鬼门道!”

    无比浓烈的杀气如陈年老酒的醇香,猛地从丁浩的身体飘散到四面八方。冲天一道黑色剑芒如闪电般乍现,逆天魔剑一飞冲天之后,携带着凌厉粗大的锋寒剑芒,如怒龙出海般以更快的速度往下面刺来。

    “噗嗤”一声,如宝剑划破丝巾。硬如铁石,软如棉花的地面,倏地裂开一道口子。头大的石块“扑扑”爆炸开来,地面一阵剧烈的颤抖。

    蓦地,遥远的九幽之下传来了一声夹杂着惊讶的闷哼,然后金魔那个难听之极的声音猛地吼出:“借助神器破阵,我不服!”

    狞笑一声,丁浩身形如电,随在逆天魔剑之后,从那个刚刚破开的裂缝,向着悠远的地下飞掠而去,口中则是讥讽道:“借助阵法之力阻拦本座,也非你自身的实力!”

    魔姬莞尔一笑,懒洋洋的摇了摇头,直到看见丁浩飞掠地下的时候,才惊觉刚刚金魔的无礼,猛地在虚空顿足,气呼呼的也飞速落下。

    一入地下,丁浩才察觉地表里面的石块并无异处,不再是那般的硬如铁石,柔韧如丝。逆天魔剑仿佛一个钻头,剑尖冒出粗大的寒芒,将那些阻碍的岩石炸的纷纷化为齑粉,硬是强行开辟了一条狭窄的缝隙。

    点点火花飞溅,在黑幽幽的地下闪耀着灿灿的光辉,美丽的仿佛璀璨的星光,又如绚丽的烟花。

    神识延伸,丁浩嘴带冷笑,不断的改变着逆天魔剑的方向,灵蛇一般的避过了旁边大块岩石的疯砸。最终落入了一个灯火通明,宽敞华丽的地下宫殿。

    一个长发披肩,脸上一半正常肤色一半金色的男子,就站在丁浩的面前,指着丁浩吼道:“我不会臣服与你的!”

    刚刚落下之后,便见到金魔暴出这么一声狂吼,丁浩愣了愣,浑身隐在黑色当中,漠然点头道:“也好,那你就给本座去死吧!”

    一道残影留在原地,另一个团黑影如苍鹰一般,一个电闪间已落在金魔的身旁,二话不说一拳携着摧毁一切的破坏气息,朝着金魔轰击而下。

    金魔一吼之后,早有准备似的,浑身泛起了金属的光泽,整个人如同一个铁疙瘩一般。滚动了一下,成千上百个刀片从身体内显现,直朝着丁浩那一拳飞掠而来。

    “金魔住手!”“教主留情!”

    两个不同的惊呼声,猛地落入丁浩的耳际,丁浩愣了愣,毁天灭地的一拳凝滞一霎,然后再次轰击而出。

    一声爆响,金魔浑身如同刺猬一般的刀刺,被一拳直接抚平。金魔的身躯也倒卷而回,“铿铿”的将地面砸出一块幽深的大洞,金魔的整个身躯蜷曲在深洞之内,缕缕的血迹从口鼻溢出。

    一个身材修长,浑身黑袍裹体,直露出一双昏暗银眸的男子,瞬间落在那个金魔砸出的大洞之内。他手中捏着一个翠绿色的龙眼大小的丹药,塞入了金魔的口中,手中银光闪耀,股股银色如月光般的真元,被他给度入金魔的体内。

    媚态万千的魔姬站立在丁浩的身旁,玉手扶着高耸挺拔的胸脯上,连连呼道:“还好,还好,幸亏奴婢来到的及时啊!”

    冷哼一声,丁浩扫了魔姬一眼,道:“冒犯本座,不遵教规,理当死罪一条,魔姬何以出言求情!”

    魔姬娇媚的朝着丁浩抛了一个媚眼,笑意盎然道:“此时教内正是用人之际,若是高手尽失,对于魔教乃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且还影响教主的大计啊!”

    说到这里,魔姬“咯咯”一笑,朝着前方的那个银色眼眸的男子喊道:“是不是啊左使?”

    左使背着两人轻哼一声,将金魔顺势扶起,缓缓的从那个砸出的黝黑洞穴内行了出来。

    等到了丁浩两人面前后,左使单膝着地,垂头沉声道:“幽冥魔教左使参见教主!”

    左使话语一落,黑幽幽的裹住右手的袍子拂动了一下身旁的金魔,嘴角血迹未干的金魔,不情不愿的看了看丁浩与笑容满脸的魔姬,最终也单膝着地,瓮声瓮气道:“金魔参见教主!”

    “嗯”了一声,丁浩看着两人,并没有人让两人立刻起身的意思,隐在黑色光影内点了点头,淡淡道:“本座让幽姬冥姬两人,召唤所有外面的门人返回幽冥洞,为何左使还没回洞,难道是不信本座的身份,或是不欲遵守本座的命令?”

    “卑职不敢,只是冥姬的吩咐乃是在三月之内返回,至今还不到期限。而卑职目前还有些事情并未处理完毕,因此暂时逗留在外,还请教主恕罪!”左使低着头,有凭有据的谦卑答道。

    丁浩听他这么一说,想了想却是如此,沉吟了一下,轻哼一声,道:“金魔不尊教规,冒犯本座,左使负责本宗的刑律,可知该如何处置与他!”

    金魔闻声,抬头怒视丁浩一眼,然后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左使右手一拂再次不甘低下头来。

    只是丁浩从他的不羁眼神当中,便知道想要让他真心臣服,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禀教主,金魔理当死罪一条,只是刚刚卑职也曾参与阻拦教主的阵法。毕竟卑职只是听到了圣地传来的讯息,不曾亲见教主,因此对于教主的身份有所怀疑,才存心试探。没料到竟是冒犯了教主,还请教主一并惩罚!”左使垂头恭敬娓娓道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气。

    此话一出,丁浩也心中为难,明明知道他所言不实,刚刚若是自己表现的实力不及他们两人,恐怕早有被这两人联手诛杀。即使现在他们也只是虚与委蛇口是心非,若是自己要他们自刎而死,恐怕两人立即便会暴起一拼。

    但偏偏自己需要的乃是一个完整的幽冥魔教,两人位高权重掌管着大权,若是无端身死,对于自己的大计只有损伤没有任何的益处。

    心中衡量了一下得失,丁浩心中豪情一起,暗道:“当初小爷还未进入元婴期,便能收复血魔列山这般的凶魔,现在实力已经远胜当初,还怕他们能逃出手掌心不成!”

    想到这里,丁浩微微一笑,沉声道:“起来吧,教内现在内部不稳,外面又有神宵道宗一些门派虎视眈眈,今曰之事本座就不再计较。”

    这么一说,不但是左使与金魔同时松了一口气,就连魔姬都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魔姬跟随丁浩这几年,可知丁浩心肠歹毒无比,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主,还真怕他会不顾一切要将两人诛杀。

    左使声音不变,依然是低沉道:“卑职多谢教主饶恕!”

    话罢扯着金魔站立起来,用那种银色的眼眸打量着丁浩。

    丁浩看了看他,发觉他不但整个身子隐在黑袍之内,就连面颊也是如此,只有那双闪亮的银色眼眸,露出丝丝阴冷的气息。

    虽然只是一双银色眼眸显现,但丁浩却从刚刚他的一番话语中,肯定了此人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无论是心智还是实力都是不凡。

    能够忍下心中的不忿,甘于忍气吞声的敷衍自己,话语之间还滴水不漏,让自己无可奈何,这左使绝对是个了得的人物。

    左使也是打探着丁浩,只是丁浩隐匿在黑色光影当中,他极力观望,也只能勉强看出一个雄伟的体型。

    丁浩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只有神秘,除此之外,关于丁浩的一切他是一无所知,根本就无法判断出丁浩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有着多深的修为实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