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寸草不生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丁浩一行人飞速的向着西南方向飞去。

    但刚刚离开天柱山顶,虚弱无比的丁浩突地出声道:“停一停!”

    心中虽然不解,但是魔姬还是按照丁浩的吩咐,暂时停住了飞翔的节奏,蓦地滞留在虚空当中。

    面带冷酷无比的笑容,丁浩狞笑道:“小爷一条手臂,都硬生生的斩断下来,怎也要最后让他们乐上一乐!”

    此话一出,魔姬三人才想起了这事情,不由的都是心中黯然的去看丁浩断裂的左臂。

    这一看不要紧,三人惊愕的再次尖叫出声,比起刚刚看到丁浩自断一臂的惊呼声,这一声呼叫显得更为的激扬与不可思议!

    就连原本闭目调息的血魔列山,都被这一声惊呼给吵醒,也是诧异的望着丁浩的左臂。

    只见丁浩原本已经断裂的左臂,不知从什么时候的起,涌现了数十道肉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重组着经脉与血肉表皮。

    断臂重生!

    四人心中不由的浮现了这么一个想法,现在虽然左臂还没完全长出来,但是看现在的形势,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原本已经被斩断的左臂,定然会完完整整的重现长出来。

    这是什么功法?

    四人面面相觑,同时骇然的望着丁浩!

    望了望诧异无比的四人,丁浩冷笑一声,倏地闭目一副陶醉的神情,然后仰天狂笑,如魔神般疯狂咆哮道:“来了!”

    只见以天柱山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残留的天地灵气,连带着野兽虫蚁树木植物的生命气息,都纷纷涌向“八荒[***]阴煞阵”的中心。

    远远观望的魔姬四人,看不清真正的情况,但却远远看到几团绚烂的烟花,带着毁天灭地的狂暴气息,在整个天柱山爆裂开来。

    最绚烂多姿的烟花,带着妖异的美丽与摧毁一切般的气息,将整个天柱山笼罩其中。大地在颤动中呻吟,天空在绚烂的火焰当中变成一片血红。

    如此状况只维持了一瞬间,然后异变猛地消失。

    但就这么一会儿,整个天柱山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域,入眼之内光秃秃的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绿色气息,完全被荒芜死寂绝望的凄凉代替。

    漠然叹了一口气,丁浩突地感慨道:“从此以后,天柱山将千年之内寸草不生,野兽绝迹,飞禽远遁,再也不会有任何的生命气息。我们花费了数十年布置的天柱山,将从今成为死绝之地!”

    此话一出,魔姬与血魔列山四人,都是心中骇然!

    血魔列山猛地睁开双眼,凝视着丁浩,一字一顿道:“山腹当中的门人会如何?”

    虚弱的一笑,丁浩黯然道:“会有损伤,但因他们身在山腹当中,比起处于风暴中心的道门众人,损伤会小的多!”

    听丁浩这么一说,血魔列山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人老了,心也变软了许多,看到那些一手带出来的门人,总不希望他们有事情!”

    点了点头,丁浩轻笑道:“列老安心调息吧!”

    “你伤势如何?”沉默许久的冥姬,询问丁浩道。

    苦涩的笑了笑,丁浩开口道:“没死已经是大幸了,只要不死总会有恢复的一天!走吧,先离开这里,到西南方向,我要见一个人!”

    原本也打算询问的魔姬与幽姬两人,听丁浩这么一说,都是欲言又止。最终什么话语都没多说,带着丁浩重新飞去,朝着西南方向飞掠而去。

    不多时,五人来到了百变魔君与阮青衣所在的山谷内。

    郁郁葱葱的山谷内,灵气四溢花香扑鼻,几只梅花鹿悠闲从容的迈着优雅的步伐,一副生机勃勃的春色。

    刚刚从天柱山来到此地的丁浩等人,无疑是突然从地狱返回人间。这里的情形比起当时的天柱山,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尚未到达山谷中心内的房屋,那个鬼精灵的小玲,已经看到了丁浩五人,不由的猛地尖叫一声。

    伴随着小玲的尖叫声,平凡犹如乡间农夫一般的百变魔君阮柏橡,与秀雅高贵的阮青衣,同时从小玲身后的竹屋行了出来。

    无怪小玲会大声尖叫,现在丁浩与血魔列山的样貌,实在是太过可怖了。因为忙着赶路的缘故,丁浩与血魔列山两人,根本就不及注意自己的仪表,到现在全身依然是鲜血淋漓。

    阮青衣一见丁浩现在的相貌,美目当中瞬间流露出担忧无比的神色,匆忙迎向丁浩,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

    冲着阮青衣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然后对着百变魔君阮柏橡道:“你应当都知道了吧?”

    略一点头,阮柏橡淡淡道:“你们天柱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里离哪儿相隔不远,我自然知晓一点!但是具体的情况,还是不太了解,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轻“嗯”一声,丁浩正打算开口述说此事,旁边的阮青衣慌忙道:“有什么事情,到了里面再说!”

    望了望神色当中,露出不加掩饰的焦急与担忧的阮青衣,丁浩心中微微有些感动。眼见阮青衣走近自己,打算帮助魔姬扶住自己,不由的对着身旁搀扶着自己的魔姬点了点头,轻声道:“扶我进去!”

    魔姬立即会意,在阮青衣前一步,带着丁浩往前方的竹屋行去。

    等在竹屋内坐下之后,丁浩苦笑一声,对着身旁的阮柏橡,将事情的经过简略的述说了一遍,然后才凝重道:“即使是这儿也不安全,你们暂时也要离开,否则恐怕道门的怒气,会波及到这儿。即使阮老修为通玄,但还是需要暂避锋芒!”

    此话一出,阮柏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

    半响之后,阮柏橡才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心中有数,你这次过来,除了告诉我这件事情,还有什么要说的?”

    苦涩的笑了笑,看着自己血肉犹在重组的左臂,丁浩声音低沉道:“这次我伤势极为严重,首先妄动‘八荒[***]阴煞阵’的最终杀招,已经把真元完全耗尽。最后自断一臂以血肉为引子,引动了阵法中几个阵眼的最终异变,导致了现在的这种局面。

    你知道以我现在还不圆熟的锻体术方面的造诣,强行重塑左臂意味着什么。现在我是真元耗尽,肉身重伤,而且强行引动大阵弄得现在生灵涂炭,已经有伤天和。

    不但以后要面对更为强横变态的天劫惩罚,就是现在因有伤天和,天柱山方圆百里内,生灵临死前的暴戾恐惧等等负面气息,也都全部都因阵法的原因,落在了我一人身上。这些负面气息,现在在我体内开始混乱,渐渐的越来越难以控制……”

    “你还能支持多久?”阮柏橡猛地出声打断丁浩的话语,问道。

    此话一出,丁浩蓦地沉默下来,漆黑的双眸快速的转动,似乎在计量着确切的时间。

    片刻后……丁浩冷静道:“大概还能坚持十五曰左右!”

    面容一怔,百变魔君阮柏橡讶然出声道:“你确信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真能坚持十五曰吗?”

    肯定的点了点头,丁浩淡淡道:“可以!”

    惊讶的点了点头,阮柏橡奇道:“你这种怪物,确实有这种可能,若是你真能坚持十五曰,我可以带你到我们百变门修炼的圣地。或许能够将你身体的状况改善,但是以你现在的状况,在那个地方能不能够存活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虚弱的面容终于显露出一丝微笑,丁浩道谢道:“多谢阮老,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嘿嘿一笑,阮柏橡开口道:“这事情我不会白做,你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心中一惊,丁浩不自然的看了看身旁的阮青衣,然后才嗫嚅道:“什么代价?”

    “尽快帮我寻找一个骨骼心姓超凡的幼童,我要将百变门的传承延续下去。百变门不能在我这一代灭绝,否则无论我是飞升还是魂飞魄散,都无法对师门交代!”阮柏橡开口道。

    “这绝对没问题,等这次事情结束,我会让他们立刻帮你处理这事情,你尽管放心!”松了一口气,丁浩淡笑着说道。

    露出淡淡的微笑,阮柏橡接着道:“除此之外,等我飞升之后,那个百变门的童子,在修炼到出窍期以前,他的安危你也需要负责!”

    丁浩知道百变门的百变术,只有在修炼到出窍期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到随意的变化面容。这阮柏橡的要求也算是合理,于是点了点头,便答应了下来。

    眼见丁浩将所有的要求都答应下来,百变魔君阮柏橡才放下心思。轻笑了一声,看了看丁浩身旁的魔姬三人,与正在闭目调息的血魔列山,道:“我们百变门的修炼圣地,只有你与我能够去,他们都不行!”

    心中愕然,但丁浩还是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也没问题!”

    再次笑了笑,阮柏橡开口道:“让青衣与小玲与他们在一起吧,否则我不放心她们师徒的安危!”

    “嗯”了一声,丁浩对着身旁的魔姬吩咐了一声,让他们带着阮青衣师徒两人,立刻返回鬼域当中,然后才转身对阮柏橡道:“走吧!”

    百变魔君阮柏橡,望了望神情肃然的阮青衣,又看了看旁边的小玲,出言道:“这一去一会,可能需要花费一些时曰,你们两人最近就与他们待在一起,不要远离他们!”

    阮青衣看了看神情虚弱的丁浩,焦急道:“你们快些去吧,不要担心我们两人。”

    点了点头,阮柏橡没再继续多说什么,带着丁浩便腾身飞起,等悬浮天际之后,辨别了方向,便朝着东南方飞去。而在同一时间,魔姬三人,也带着阮青衣与小玲,朝着鬼域的方向飞出。

    刚刚飞出了一会儿,突然阮柏橡轻“咦”一声,诧异道:“怎么回事?”

    虚弱不堪的丁浩,这个时候神识也同样无法感应到周围的异状,不由的出声询问道:“什么?”

    “我感觉到前方有着大批魔门高手正往这边赶来,不知道是友是敌!”阮柏橡开口道。

    神情一怔,丁浩茫然道:“看看再说!”

    此话一出,阮柏橡身形一滞,但却犹豫着反而避了避,然后才开口道:“若是敌人,以我们两人的实力,或许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能感觉到散魔的强大气息!”

    听他这么一说,丁浩也开始犹豫起来,心中有些为难。

    但就在这个时候,阮柏橡低呼一声:“一个散魔,正往我们这边赶来,看样子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动静!”

    “立刻走!”丁浩猛地出声道。

    “前方可是丁浩?”

    此时一声平和的声音,突地在丁浩与阮柏橡两人的耳边响起。

    声音竟是上次在剑魔宫的时候,将自己的神识攫进他所在的神识空间的那个剑魔宫的散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