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逃出生天
    丁浩与阮柏橡两人,手中都分别拧着一人。而毒魔王亦寒与苗彩凤两人,刚刚身上的禁制虽然被轰破,但短时间内还不能与人争斗。

    更何况以两人的实力,面对散仙级别的人物,即使出手也是无用,所以一切还都是要靠自己。

    一手提着毒魔王亦寒,攥着逆天魔剑的右手,猛的一拉一神,团团剑芒如烈曰一般绽放出霸烈的气息,滚滚的朝着飞速掠来的那人撞去。而百变魔君阮柏橡也是右拳轰出,倏地变成了一个铁球一般,朝着那团气息撞击而去。

    “轰隆隆”的炸雷声,从那二劫散仙前来的方向传来,一大块突兀悬浮的岩石,受着大力的挤压与撞击,轰然破碎开来。一团淡白色的光芒,在虚空当中忽隐忽现,迅速的朝着两人荡来。

    在都天崖底部,另外一股强横的气息,也是突然之间爆发开来,携带着滚滚的乳白色气浪,朝着两人的方向卷来。而在两人的头顶,那条缝隙,则是不断的撕裂与凝结,看样子红世与那人的争斗也是激烈无比。

    几十道剑芒,不知从什么时候,从下方的都天崖发出,划破了虚空之间的距离,突然出现与丁浩与阮柏橡的下方。两人都不敢怠慢,纷纷开始全力抵御。

    阮柏橡右脚一提一踩,右脚和他的身体,不成比例的变大。大的如一座山峰一般,直直的朝着那射来的几道剑芒跺去,竟发出了“当当”的金属撞击声。

    而大脚余威不止,在冲破了剑芒的爆射以后,依然是势不可挡的继续朝着下面的那个三劫散仙的方向踩去。

    至于丁浩也没能闲着,右手掌心内猛地漆黑一片,一团浓烈的魔气急剧的翻搅,将他的右拳以至于全身都完全笼罩其中。

    倏地,魔气急速回流,瞬息间疯狂涌入丁浩的右拳当中。一个拳大的黑色耀曰,凭空出现与丁浩的右手掌心,携着霸道狂暴的气息,朝着那团飘荡而来的淡白色的光芒飞去。

    几乎是在同时,丁浩的魔曰爆裂开来以后,从下方的都天崖上,也传来一声崩塌的剧烈动静。一个深深的大坑,飘荡着废碎的乱石,犹在冒着咕咕的黑烟。

    “立刻走!”耳边再次传来了红世的大喝声。

    丁浩与百变魔君阮柏橡互视一眼,微一点头,身形如电一般的朝着那条缝隙射去。宽阔的天殇剑,在两人动身之际,已经先行一步划破缝隙,消失在茫茫的天际内。

    刚刚冲出了银色帐幕覆盖的丁浩与阮柏橡两人,感觉到从那镇魂宗的方向,又有一股强横的气息飞来。

    两人讶然之间,辨别出三洲一岛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飞去,如流星划破广袤的天际一般,睁眼便成为了一条淡淡的细线,消失在苍穹。

    蓬丘岛,天柱山上。

    辞别了百变魔君阮柏橡以后,丁浩几人缓缓的向着天柱山行去。回到了三洲一岛的区域后,由剑仙红世出手,已经将毒魔王亦寒与苗彩凤两人身上,残留的束缚之力全部清除。

    在都天崖之上,若是没有红世与阮柏橡的帮助,仅凭丁浩一人之力,根本就无法救出两人。如此以来,无极魔宗的实力这次也算是暴露出来了。

    都天崖一战,红世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过这次平垣宗既然知晓了剑仙红世的存在,下次再次针对无极魔宗做什么事情,定然会更为小心,恐怕就不能像现在一样,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了。

    刚刚到达天柱山,闻讯而来的元魔宫与魔云宗宗主,便已经惊讶着开始问候毒魔与苗彩凤两人。而剑仙红世因耗费了不少的真元,一到天柱山便开始回到了天柱山的密室潜修。

    经历了这次的变动,毒魔王亦寒与苗彩凤两人的感情,似乎更为的如胶似漆。两人嘴角都是挂着淡淡的笑意,欢声与宣异和戴天行谈论着。

    丁浩也是大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这次总算是顺利的救出两人,否则无极魔宗与魔云宗魂祭阁的关系,定然不会那么的融洽。毕竟毒魔与苗彩凤两人,乃是连接三宗的重要纽带。

    火云尊者向阳天,也已经顺利出关,经历了轮回果的洗礼后,火云尊者向阳天已经进入了合体后期,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了不同寻常的提高。

    眼见向阳天出关,丁浩心头也松了一口大气,这时毒魔王亦寒来到丁浩身旁后,沉吟了一下,开口道:“这次那平垣宗的散仙出手,能够知晓我与彩凤的踪迹,定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若我所料不差,那些归附与我们的几个门派,肯定有人通风报信,否则不会这么突然!”

    面容一冷,丁浩浑身杀气四溢,冷冽道:“你负责将这事情弄清楚,若是真的有门派敢于出尔反尔,那我们要让这个门派的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点了点头,毒魔王亦寒凝重道:“嗯,随着加入联盟中的门派越来越多,虽然联盟的实力愈加的强横,但是那些门派也是参差不齐,什么样的人物都有,有些事情确实难以防范!”

    这个时候,笑意莹然的苗彩凤,也从魔云宗主戴天行的身旁走来,对着丁浩微微一笑,明眸闪亮笑道:“这次多亏了你小子出手相救,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放弃我们两人呢!”

    哈哈一声大笑,丁浩开口道:“苗宗主说哪里话,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我定然不会放弃解救你们的机会。而且对于我们无极魔宗来说,你们两人可是重要的很啊!”

    此话一出,几人心有戚戚的相似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这时张利挺拔的身躯,从外面行了过来,到了丁浩的身旁后,低声说道:“玄德宗的宗主吕天启求见!”

    微一点头,丁浩笑着对几人打了声招呼,便到另外一间房间,接见了玄德宗的宗主吕天启。

    现在整个三洲一岛内,也只有吕天启所在的玄德宗,到现在为止还能够幸免于难。因着吕天启当初看准了无极魔宗,暗中与丁浩等人结盟,所以不但平垣宗的来犯,都被无极魔宗给解救。

    就连现在,也成为了蓬丘硕果仅存的一个道门门派,而且势力比起他以前还要更为扩大了几分。

    望了望神情当中有些沉重的吕天启,丁浩一时也有些感慨。当初正因吕天启的慧眼敏锐,帮助了刚刚崭露头角的无极魔宗,才能在现在获得如此多的帮助。

    到现在看来,无极魔宗帮助平垣宗所做的事情,比起玄德宗当初对无极魔宗的援助,已经多了太多。若非因为玄德宗,无极魔宗也不会得罪平垣宗,以至于闹到现在不可开交的地步。

    “吕宗主这次前来,不知所为何事?”丁浩看着吕天启,淡淡的问道。

    “听说这次因为平垣宗的事情,害的你们宗的毒魔王亦寒,与那魂祭阁的宗主苗彩凤双双被擒。平垣宗的人马,归根结底想要对付的还是我们玄德宗,所以现在本宗觉得心中难安,便前来看上一看!”吕天启对丁浩诚恳道。

    点了点头,丁浩洒然一笑,开口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我们无极魔宗和你们玄德宗的关系,客套的话也不用多说了。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无极魔宗与平垣宗的怨恨,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你们玄德宗的事情了!”

    听丁浩这么一说,吕天启沉声道:“既然丁宗主这么说了,那本宗多余的话也不讲了。其实我这次前来天柱山,除了想要对最近发生的事情表示抱歉以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打算告知丁宗主!”

    面容一怔,丁浩讶然道:“什么事情要劳动吕宗主亲自前来一趟!”

    眉头一皱,吕天启露出思索了神色。

    片刻之后,才有些难以启齿开口道:“这个……不知丁宗主可还记得,上次本宗说过我们玄德宗与平垣宗,之所以闹到现在,都是因为一件东西的缘故?”

    “哦?”丁浩回忆了一番,才想起来却有此事,不由的诧异无比道:“吕宗主怎么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

    “现在那东西突然狂乱暴动,将我们平垣宗几个看守弟子的血液都给吸干,邪门到了极点!”玄德宗的吕天启凝重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