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遭遇疯子
    在落雁崖后方十里处,有一冰澜谭,这冰澜谭不知是如何形成,即使在酷暑的夏季,依然是谭水结冻。

    冰澜谭因寒气四溢,与热气交融后,散发处雾霭层层的稀薄白烟。白烟轻飘在谭水之上,远远望去,轻烟弥漫,如同仙境一般。

    而现在丁浩就是跟在单婉儿身后,落到了有丈厚寒冰的冰澜谭上。

    轻踏在丈厚寒冰上,丁浩的表情也是如同寒冰一般,冷酷丝毫不近人情。

    旁边的单婉儿,神情微微有些凄然,走在这轻烟浮沉的寒冰之上,显得有着几分柔弱。

    半响……单婉儿眼见丁浩从跟随自己身后,一直到这里,近一刻钟的时间,竟然连一句话都吝啬讲,不由的低声叹了一口气。

    娇躯蓦地顿住,单婉儿扭头凝视丁浩,双眸深邃丝毫不遮掩自己的情愫,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婉儿?”

    微微摇了摇头,丁浩直视前方,看都不看单婉儿一眼,淡然说道:“单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神情微微一震,单婉儿缓步行到丁浩面前,直直的盯着丁浩的眼睛,恨声说道:“难道连看婉儿一眼都吝啬吗?”

    剑眉一挑,丁浩讶然道:“单姑娘言重了,如果你没有其它话要讲,我想我们可以回去了!”

    “以你的心智,难道会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只要我们两人成婚。以无极魔宗与邪魅宗的势力,别说是三州一岛,就算是整个西大陆,也有我们的立足之地,这不正是你的野心所指吗?”单婉儿直说道。

    嘿嘿一笑,丁浩开口道:“这恐怕是你们邪魅宗的野心吧,不要一厢情愿的强加在旁人的身上,我们无极魔宗可是只求安分发展就好,没单姑娘这么大的雄心壮志!”

    单婉儿听丁浩这么一说,气急反笑,但笑声却是异常的凄厉。

    丁浩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悦。

    对于丁浩来说,还是对以前那个明朗大方的单婉儿比较适应,即使单婉儿野心勃勃,但最起码不会像现在一般有些神经失常。

    “从第一眼见你,我就从你的目光当中,看出了不肯屈居人下的野心。原本我一直认为,我们两个才是绝配,至于那冯星然只不过你利用炼狱魔宗的玩物而已。

    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认同,希望你能够看出我的能力,甚至拉下脸来,恳求父亲母亲询问你的意见,但是你统统否决,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你能不能告诉,到底我单婉儿,那一点比不上她冯星然,难道就因为她的背后是炼狱魔宗吗?”

    说到这里,单婉儿神情微微有些不屑,接着道:“炼狱魔宗又如何,这世上没有那个门派,能够一直鼎盛下去。

    若是我想,邪魅宗早晚有一曰,也能达到炼狱魔宗的高度,只要我们两人联手,甚至能够超越炼狱魔宗,但是你却没给我任何的机会!”

    听单婉儿说了这么多,丁浩摇头哑然失笑。

    看着神情有些狂热的单婉儿,丁浩沉声道:“你的感觉如何与我何干?虽然我对于你没任何的感情,但当初至少没有厌恶感,甚至非常欣赏你的野心。

    怪只怪你的心机使错了地方,竟然妄想干涉我们无极魔宗的事情。但即使如此,我也并不怪你,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对手看待。”

    说到这里,丁浩目视前方,悠悠说道:“以目前来看,我们无极魔宗与你们邪魅宗,应当继续合力将联盟维持下去,毕竟这对于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事情。

    等将道门的势力,横扫出三州一岛的时候,你我两宗再分个高下就是。所以从今以后,希望在我们没反目之前,你能够理智一点,继续将你的野心用在适当的地方。”

    说完此话,丁浩不顾神情凄然的单婉儿,就打算离开此地。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心中有种自己受到窥视的感觉,而且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仿若实质般的朝着自己缓缓逼近。

    心中一惊,丁浩怒视单婉儿,喝道:“原本我还当你单婉儿是个人物,没想到如此不识大局,看来倒是我高估你了。你可知若我现在身死,无极魔宗与邪魅宗顷刻大战,对于你们邪魅宗根本就没一点好处!”

    面容迷茫,单婉儿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逆天魔剑倏地出现与丁浩的手中,看了单婉儿一眼,丁浩沉声道:“装什么蒜,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会不清楚!”

    话语一落之后,丁浩已经来不及搭理单婉儿,逐渐的将七只血鬼灵的力量吸收,一股邪恶无比的气息渐渐的从身体内散发,全力抵挡铺天盖地袭来的巨涛般的压力冲击。

    站在丁浩旁边的单婉儿,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丁浩裸露在外的手臂面容与脖颈,有青黑色的光晕在肌肤内缓缓流动,就仿若突然之间,丁浩身体内成了一个汪洋大海一般,不断的有溪流在其中汇聚一般。

    伴随着丁浩如此异相的,乃是一股强横无比的邪恶气息,只把旁边的单婉儿冲击的心神难受,如同深处与飓风的中央一般。

    “嘎嘎嘎”的尖叫声,突地在冰澜谭四面八方响起,随着声音的发出,丁浩身体所受的压力也是骤然加大,就仿佛突然之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束缚一样。

    冰澜谭上面漂浮的乳白色的轻烟,突然剧烈的四处荡漾,滚滚的烟雾似乎突的别飓风吹拂一般,四面八方的胡乱散开。

    就连丁浩所处的丈厚冰层,都听到“嘎吱嘎吱”的轻响声,仿若突然承受不住丁浩身体的压力,随时有可能爆裂一般。

    而“嘎嘎”声一响,那单婉儿面容巨变,终于明白了丁浩话中的意思。

    不由的对神情凝重无比的丁浩大喝道:“这绝对不是我的意思,我还没愚蠢到如此地步!我若想要杀你,定然也不会单独前往你们那里,当着血魔列山等人的面,与你一同离开!”

    听单婉儿这么一解释,丁浩心中暗道似乎也有些道理,单婉儿若要真的杀害自己,以她的心机,确实不会做的这么明显。

    但此时压力不断加大,丁浩也来不及多想,只能全力运功抵挡这股山川倾泻一般的巨大压力。

    心中肯定能够只依靠强大的气息,做到这种地步的,整个邪魅宗内,只有那刚刚得知姓名的色极真人沈蓝了!

    而这个时候,就连那单婉儿,也只觉浑身压力大增,自己如同深陷泥沼一般,无论任何挣扎,都似乎逃之不脱。

    虽然沈蓝针对的主要目标,乃是丁浩,但这种感觉一袭身,单婉儿立刻知道那沈蓝恐怕是连自己也不打算放过了!

    似乎想到了那色极真人沈蓝的邪恶,单婉儿感觉浑身冰寒,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无端的恐惧感,将她给彻底的淹没。

    越是在危险的时刻,丁浩反而越是冷静,这个时候,丁浩面容坚毅,一边抵挡那色极真人沈蓝的压力,一边心中思索逃脱的良策。

    一声轻“咦”后,一团淡红色的雾气缓缓在丁浩与单婉儿的面前凝聚,在四面八方全是白色雾气的情况下,这团淡红色的雾气显得如此的不和谐,而且出现的也太过诡异。

    淡红色的雾气由稀薄渐渐凝聚成浑厚,然后红光在雾气当中不断闪耀。不多时,一个瘦高的道人出现与丁浩和单婉儿的面前。

    色极真人沈蓝,一身花绿色的格子道袍,看不起来不伦不类。双脚赤足,两脚之上缠绕着吐着信子的两条青红怪蛇。

    下身如填满了鹅卵石般,鼓鼓胀胀的,还时不时的动上几下。头发乱如稻草,随便扎了一个发髻,右眼睛乃是正常的黑褐色,但左眼睛则是由青黄红三种色彩,不断的变化着。

    丁浩从他的右眼中看到了阴沉,而从青黄红三色的左眼,则是看到了疯狂与残暴!

    暗道一声,丁浩知道恐怕自己碰到了疯子!

    “嘎嘎嘎”色极真人发出如同鸭子一般的怪叫,直直的望着单婉儿,道:“道爷第一眼看到你,便存了要你的心思,没想到你个小蹄子竟然敢背着道爷跟这小子私通。嘎嘎!但这样最好,当着这小子的面干你,估计更为爽快!”

    说着说着,色极真人沈蓝,竟没再看丁浩一眼,直朝着那单婉儿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