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幸灾乐祸
    返回了蓬丘岛之后,丁浩一行人,没任何停留的便往那炼狱魔宗的商铺行去,到现在为止,这炼狱魔宗的商铺,已经成为了丁浩等人得到消息的唯一途径了。

    出乎丁浩意料之外的,那天尸上人阴无猖竟然再次返了回来。

    在内室坐定之后,丁浩望着那欲言又止的阴无猖一眼,开口说道:“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快便返回了?”

    这个时候,那炼狱魔宗的顾俭随便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内室当中。虽然无极魔宗与炼狱乃是盟友的关系,而丁浩倒也无意瞒他,但顾俭还是避嫌离开了。

    见这顾俭离开,丁浩倒也没出言多说什么,鬼域的秘密倒现在为止,丁浩已经不打算刻意隐瞒下去了,反正鬼域的凶险整个西大陆的修真界,人人都心中清楚。

    丁浩等人也是因为种种奇遇,才能进去自若,其它人想要安然无恙的去返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那天玑宫的开启方式,也没人能够知晓,即使对方天纵奇才找到了进入的方法,那天玑宫里面还有几个凶阵等着他。

    所以丁浩倒是不担心别人知晓,因为鬼域的防守简直就是天然的屏障,甚至能够称的上固若金汤。

    眼见顾俭离开,丁浩看着自己,天尸上人阴无猖说道:“我在鬼域当中碰到了紫木三老,三老当中,现在夏长川与梅天理无恙,但还有一个则是不幸去世,至于那夺命丹王温怀玉,只是受了伤而已,并没有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近十个门人逃出了生天,但大大小小都受了不小的伤,这次多亏了那夺命丹王迅速的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变化,硬是立刻撤退,才避免了全军覆没!”

    听这天尸上人阴无猖如此一说,丁浩心中微微感叹他们运气算是好的,原本丁浩还以为留在天柱上的势力,被连根给拔起了。

    哪里知道真正的主力倒是都逃了出来,只是死了紫木三老中的其中一个,这对于丁浩来说,已经算是一个相当大的好消息。

    点了点头,丁浩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原来如此,这果然是不幸中的大幸,他们是否已经先行返回天玑宫疗伤了?”

    见丁浩询问,天尸上人阴无猖点头称是。

    沉吟了一下,丁浩再次说道:“如此最好,等下次过来之时,我们要将天柱山给重新布置一番,即使不能达到鬼域的防守强横,也至少要与玄德宗这样的门派差不多,否则若是宗门的高手不在,难免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

    此话一出,毒魔王亦寒等人也全部表示同意,当初一直因为忙于别的事情。对于天柱山的防守丁浩一直没时间搞,现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终于开始决定要慎重对待了。

    与天尸上人阴无猖交谈完之后,丁浩等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往那玄德宗。

    在丁浩等人离开,前往那祖州之后,这玄德宗人依靠着宗内的防守,与赤水宗等人互战了几场,四分各有损伤,当然其中又以玄德宗的损失最大。

    原本四方还欲继续争斗下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打破了僵局。

    那久久没有行动的元魔宫人马,就趁着这个时候,突然偷袭了赤水宗。更是冲到了赤水宗总部,烧杀抢夺了一番。

    那个时候,赤水宗的绝大多数高手,正联合了天星宗与古剑宗,要给予玄德宗更大的打击,留守宗内的高手并不多,因此被这元魔宫之人给占尽了便宜,就连赤水宗内几样镇宗的法宝,都被元魔宫之人给趁机夺了过去。

    也正是如此,原本还欲与这玄德宗打斗的赤水宗等人,盛怒之下反而立刻放弃继续冲杀玄德宗,倒是气势汹汹的冲到了那元魔宫,要与这帮人算账,但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花间派之人也突然加入其中,开始与元魔宫人联合抵挡。

    几方再战了几场之后,谁都不能奈何了对付,反倒各有损失,无奈之下,全部偃旗息鼓回到自己的宗内整顿,打算来曰找到好时机再战。

    就在短短几曰,这蓬丘岛也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所有的大势力全部参与了其中,现在再一看几宗的损伤,丁浩竟然有种幸灾乐祸般的感觉。

    虽然最终的结果与丁浩的想法有出入,不过到现在为止,无极魔宗的损伤和他们几大宗派比起来,反而是最轻的一个了。

    也正是丁浩从那顾俭的口中,得知了如此戏剧姓的结果,才决定立刻前往那玄德宗去看看,问问那吕天启的情况。

    来到了玄德宗大门前之后,看到周围的建筑被破坏的不堪入目,那些原本布置的阵法被强行摧毁的痕迹也还保持着,整个玄德宗现在再没了当初的宁静怡人,一片劫后余生的样貌。

    丁浩一行人,一直行到了玄德宗的中央地带时,才见到了一个躲在暗处窥视的弟子。

    那弟子眼见过来的乃是丁浩等人,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从暗处窜了出来,语气当中充满了喜悦,开口说道:“原来是你们,还好还好,若是那赤水宗之人在来,我们真的要顶不住了。”

    此话一出,丁浩已经能从他的语气当中,感觉到了这场争斗的惨烈味了,也不废话,丁浩开说道:“你们宗主在何处,带我们过去见他!”

    眼见丁浩直言不讳的要离开见自己门派的宗主,这名刚刚到达元婴期的弟子,忙开口说道:“跟我来。”

    点了点头,丁浩跟在这个玄德宗弟子生后,急速行进了一会,才来到一个怪石嶙峋四处可见的小花园当中,对着丁浩歉意的笑了笑,这名弟子开口说道:“劳烦你们稍等片刻,我进去通报一声!”

    “小兄弟请自便。”丁浩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听丁浩这么一说,这名玄德宗的弟子表情微微有些拘谨,虽然他的年龄并不比丁浩小,但是因巨大的身份差距,听这丁浩如此一说,却是显得不太好意思。

    对着丁浩善意的笑了笑,这名弟子转身行到那一堆的怪石当中,沿着一条小径往内行去。

    眼见这名弟子离开,丁浩眼睛微眯,对着这名弟子离开的方向多看了两眼,才淡淡的说道:“看来玄德宗这几曰确实没少受苦,现在就连自己的门人,都躲到了地下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躲在了地下?”绿袍老祖眼睛一翻,不解的问道。

    眼见丁浩笑了笑却没有解释,这绿袍老祖嘿嘿一笑,朝着那名弟子离开的小径走去。

    “行了!不要往里面走了,免得这玄德宗之人以为我们窥视他们宗派的秘密。上次这地方我们其实来过,只是当初这地方根本就没什么假山怪石,而这处区域也并没多大,可能乃是他们临时弄出来,以作为密洞的出口的掩饰物吧。

    嘿嘿,这主意倒是不错,若是重建天柱山,我们无极魔宗也绝对少不了要在地底下多下点功夫,最起码也要开出一条通道,通道的出口的方向就是前往鬼域的道路。”眼见那绿袍老祖又打算深入下去探访的意思,丁浩忙开口阻止,然后解释了一翻。

    听丁浩这么一说,就连那毒魔王亦寒,都是面带讶色,片刻后才点了点头道:“我说这地方怎么看起来有些熟悉,给你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这的确我们确实来过,只是被怪石重新修饰了一翻而已,你小子眼睛倒是够毒的!”

    就在丁浩等人自顾话语的时候,火云尊者向阳天轻咳一声,丁浩知道玄德宗之人要来了。

    果然,片刻之后,从那处看样子幽深的小径处,传来了稀稀拉拉的行走之声,不多时,面容有些狼狈的玄德宗宗主吕天启,带着门下的几个长老,朝着丁浩这边行了过来。

    只是看了一眼,丁浩就知道,这玄德宗最起码已经死去了一个长老,因为丁浩发现一个经常见到,但是叫不出名字的玄德宗的长老,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从吕天启等人表情的悲痛上,丁浩也知道那人肯定不是在这个时候外出游历了。

    “吕宗主节哀。”丁浩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这个,因为除了这句话,丁浩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与他,毕竟这几曰的时间,玄德宗确实损失了不小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此战,玄德宗再也不是蓬丘岛上实力最强的门派了,只能与现在的赤水宗的实力持平而已。

    望了望丁浩一眼,这吕天启苦笑一声,说道:“这次事情都是我们玄德宗内部的问题,甚至与连累你们无极魔宗也受到了波及,本宗实在是愧疚异常。”

    听他这么一说,丁浩知道天柱山之事,恐怕这吕天启也听说了,只是他不知其实天柱山无极魔宗的真正骨干已经逃离到鬼域当中。

    但现在丁浩听他这么一说,却是也显得神情恍惚,看起来似乎比他吕天启还要悲痛,不住的唉声叹气,仿佛在天柱山无极魔宗损失的实力天大一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