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邪王魅后
    就在这个时候,那邪魅宗的唯一一个男姓弟子,指着丁浩惊呼道:“丁浩?你是无极魔君丁浩?”

    这声惊呼声一起,不但是另外两个女子掩口微惊,就连刚刚那失神呆愣的女子也蓦地惊醒。

    只见此女异常的好奇的将丁浩仔细的看了一遍,随后才再次咯咯一笑,道:“原来是无极魔宗的同道高人,多余的话不说了,现在小妹就带你们先到我们邪魅宗去,等我们宗主安排一下,然后便与你们一同到那天星宗或者古剑宗。”

    点了点头,丁浩呵呵笑道:“那有劳姑娘带路了。”

    大感兴趣的望着丁浩,此女笑着说道:“丁大哥太客气,小妹姓单名婉儿,丁大哥叫小妹婉儿就可以了。”

    含笑点了点头,丁浩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跟在此女的身后,往那邪魅宗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半个时辰后,丁浩等人跟在这单婉儿的后面,来到了邪魅宗所在的落雁崖。

    这落雁崖倒是真不负这落雁的名称,这个悬崖上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大雁,也不知是野生的,还是这邪魅宗人故意圈养的,反正这些大雁似乎根本就不怕生人,见到那单婉儿的身躯后,更是有几只大雁大胆的落在了单婉儿等人的肩膀上。

    整个落雁崖高耸入云,灵气充沛,一看样子就是最适合修真者居住的所在,除了随处的可见的大雁之外,一路上行来,各种灵禽野兽也不少见,而且都是不怕生人,悠然自得的该做什么做什么,并没被丁浩等人的出现而影响到。

    因为尊重的缘故,丁浩等人都没御剑飞行,而是疾步行走。直到来到了悬崖的中央,以丁浩的眼光,才发现了布置的各种阵法,心中不由为这邪魅宗的实力有些吃惊。

    除了自己到达过的炼狱魔宗之外,丁浩还没发现任何一个三州一岛的门派,能够有这邪魅宗的严密布置,无论是丁浩去过的玄阴宗赤水宗还是玄德宗,都没有这邪魅宗的阵法高明。

    不多时,在这单婉儿的带领之下,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悬崖的顶部,只见悬崖的顶部平滑如镜,明显是经过人工的开垦,错落有致的建造了几十座大小不等的红瓦宫殿。

    单婉儿等人将丁浩与无极魔宗的众人,带到了一处较大的宫殿之后,便吩咐旁边的三个师妹师弟道:“你们各自回去吧,小美去找我娘说一下无极魔宗高人来访的事情,让她亲自来一趟!”

    眼见这单婉儿吩咐,这几人全部点头称是,慢慢退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丁浩才心中一动,不由张口问道:“不知婉儿的母亲,是这邪魅宗的?”

    轻笑一声,单婉儿开口说道:“婉儿的娘亲,正是邪魅宗的现任宗主魅后单玉芳,不过我们邪魅宗一向都是有两个宗主,只是我父亲邪王四百年前因修炼大法的缘故,已经消失了很久。”

    话到后来,这单婉儿表情有些黯淡,似乎因见不到父亲而心生痛楚。

    “哦。”了一声,丁浩表情若有所思,顿了顿,丁浩再次开口问道:“婉儿父亲的名讳可否相告?”

    诧异的望了丁浩一眼,单婉儿不解的问道:“丁大哥问这个做什么,不过告诉你也无妨,他叫祝璿。”

    “祝璿,邪王祝璿,果然是他!”这个时候,那毒魔王亦寒倒是率先惊呼出声。

    “这位道友,难道知道本宗夫君在哪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呼从门口从来,随着声音的发出,一个漂浮虚空,面带黑纱的女子,轻轻的飞了过来,当真是如同鬼魅一般。

    除了那单婉儿之外,无极魔宗这边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这女子来的无声无息,即使现在已经进入了殿内,也一点都感觉不到她身上的气息。

    “娘,你来拉,这就是无极魔宗的高手。”这个时候,那单婉儿开口对这个鬼魅一般的女子说道。

    但这个时候,这魅后单玉芳却并没搭理单婉儿,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眸一瞬不离的望着毒魔王亦寒,显然是要听毒魔王亦寒诉说那邪王祝璿的事情。

    优雅一笑,毒魔王亦寒从容开口说道:“不错,但是我们无极魔宗的血魔列山,想必对于这邪王的事情更为清楚,只是列山现在还在闭关而已。”

    “请道友将知道的告诉本宗,本宗先行谢过了。”这单玉芳玉唇轻吐,声音清脆伶仃,如幽谷黄鹂的鸣叫一般。

    扭头望了丁浩一眼,等见到丁浩含笑点头之后,这毒魔王亦寒就将从那血魔列山处得知的邪王的消息,一一说与单玉芳听,一直说道那蒋浪将灵药凑齐,而离开三洲一岛,返回那北大陆。

    听完这一切之后,这媚后单玉芳似乎有些失态,身躯微微有些抖动,过了许久之后,才在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许久之后,这单玉芳开口说道:“首先我先谢谢你们为我夫君所做的一切,没料到我们邪魅宗早已与你们无极魔宗有了渊源了,当初我夫君为了修炼大法,而离开了邪魅宗,那个时候他还名不经传,别说是在西大陆,就在我们邪魅宗内都是没多少人知道他的真正姓名。

    我们邪魅宗与别的宗派有些不同,每一代的邪王都是需要魅后亲自挑选,而当初我在尘世当中,选中了夫君,那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尘世的教书先生,并不是我们修真界中人,也正是如此,这段婚姻受到了我们邪魅宗长老的百般阻挠。

    但即使如此,由于我们两人的坚持,我与他还是成了亲,而他也成了我们邪魅宗有史以来,第一个没任何修为的邪王。婚后没多久,我就坏了身孕,而那个时候,我在宗内的声威有所下降,几个长老的闲言乱语的讥讽,让夫君大为愤怒。

    他虽然没任何的修为,但为人却是极为的高傲,一怒之下,将本门的功法强行记下之后,便留了一封信离开了邪魅宗,更是发誓不成为绝顶的高手,绝不回邪魅宗,虽然事后我百般打听,最后更是诛杀了那几个胡乱讲话之人,但却再也没寻到他的踪迹。”

    这个时候,媚后单玉芳将邪王的往事一一道来,听的丁浩等人是大为惊异,不过也正是如此,知道那邪王之所以没回到邪魅宗,肯定是因为走火入魔的缘故。

    但是只是以五百年的时间,这邪王便从手无缚鸡的教书先生,而修到了北大陆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代绝顶高手,也确实是天纵奇才了。

    “单宗主不必担忧,现在邪王有了治疗的灵药,等将走火入魔的困扰给解除之后,自然会返回邪魅宗,与你们母女相聚。”见那单玉芳神情恍惚,而单婉儿也是眼眶发红,丁浩不由的出言安慰。

    点了点头,这魅后单玉芳开口说道:“多谢小哥的关心,从今以后,我们邪魅宗希望与你们无极魔宗一直交好。只要你们无极魔宗的有什么地方,用的到我们邪魅宗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绝对不推辞。”

    听她这么一说,丁浩忙出言道谢,以后的事情很难说,只要有利益上的纠纷,再好的朋友都有可能反目为仇,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无极魔宗与邪魅宗倒是没利益上的冲突,这魅后如此一说,也算是有心了。

    没想到当初无心帮助那浪子蒋浪的事情,反而是提前为无极魔宗竖立了一个强大的盟友,当真是世事难料。

    丁浩在道完谢之后,便把自己一行人,前来祖州的事情与这魅后详细的说了一遍。

    直到丁浩全部叙说完毕,不但是这魅后单玉芳,就连她的女儿单婉儿都是眼睛亮了起来。

    “你是说天星宗与古剑宗的高手,已经出动了一部分到你们蓬丘岛上,帮助那赤水宗来对付玄德宗?”单婉儿惊喜的问道,眼神直勾勾的望着丁浩。

    肯定的点了点头,丁浩开口说道:“我们亲身经历,更是与那天星宗与古剑宗的高手交战过,这消息完全属实!”

    咯咯一笑,单婉儿笑的更是花枝招展,扭头对着魅后说道:“娘亲,这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绝对不容错过。我说最近几曰,这两宗的人马怎么那么安分,竟然是这个原因,他们倒是隐藏的够深的,若非丁大哥越海而来,我们还真的不能发现。”

    不再犹豫,这魅后黑亮的眼睛一转,身躯再次悬浮虚空,开口对单婉儿说道:“婉儿你先陪丁小哥他们坐坐,我这就去召集本宗的高手,这次势必给予这天星宗与古剑宗一个血的教训。”

    说完此话,不顾那单婉儿开口称是,便倏的一下飘了出去,整个身躯似乎连一点的重量都没有,实在是奇异无比。

    眼见自己的母亲离开,这单婉儿顿了顿,望着丁浩开口说道:“你们打算从那个宗派下手,这天星宗与古剑宗相隔较远,不能兼顾的。”

    微微一笑,丁浩开口说道:“你们邪魅宗与这两宗战斗了多年,对于这两宗应当相当的了解吧,为何这两宗不好好的待在这祖州,反而跑到我蓬丘岛搞起是非来了。”

    听丁浩这么一说,这单婉儿柳眉微皱,沉吟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或许是觉得祖州上没了发展的空间吧。老实说,在整个三洲一岛上,数这祖州的区域最小,而以你们蓬丘岛上的区域则是最大。

    在祖州上,这天星宗与古剑宗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鼻孔出气。若非如此,他们两宗根本就不是我们邪魅宗的对手,单个宗派对上我们邪魅宗,他们只有自讨苦吃,也正是如此,他们一直都是联合与我们邪魅宗做战,如此以来,反而是我们邪魅宗稍逊了一筹。

    这么多年头,我们三个宗派一直征战不断,从没停息过。但是到了现在为止,整个祖州势力,已经被我们三派给瓜分的差不多。战来战去,谁也不能真的奈何得了对付,可能正是如此,他们才想要到你们蓬丘岛上继续发展吧。”

    此话一出,丁浩暗道这邪魅宗看来实力肯定非凡,以一宗对上这两个道门门派,还能与他们战个不相上下,果然是有些手段,光看这落雁崖的布置如此严密,就知道这邪魅宗不同寻常了。

    之后丁浩与这单婉儿又随便谈了一会,发现这单婉儿的知识异常的丰富,对于修真界大大小小的事情似乎都非常的关注,而且对于丁浩的出身来历,也是一清二楚。

    也正是如此,丁浩暗暗心惊,知道这单婉儿虽然只是刚刚进入出窍期的修为,但野心绝对不小,否则不会将修真界的事情打听的如此的清楚,而且这单婉儿的行事作风也是当断切断,雷厉风行。却是一个不可小瞧的人物。

    只是丁浩并不知道,单婉儿对于丁浩却更为的心惊,原本还以为丁浩能有今天的修为和地位,全是因血魔列山等人的照顾。但到了现在单婉儿却不这么认为了,丁浩给单婉儿的印象便是神秘异常,怎么都看之不透。

    就在两人暗自思绪之时,那邪魅宗的宗主魅后,已经重新返了回来,望了丁浩等人一眼,开口说道:“我们邪魅宗的高手已经全部就绪,若是没有它事的话,现在就可以出发。”

    呵呵一笑,丁浩开口说道:“如此甚好,走吧,由你们邪魅宗的高手出马,这次肯定可以给予那两宗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这魅后还没来到及开口,那单婉儿则是咯咯笑着说道:“这也是我们邪魅宗与你们无极魔宗的第一次合作了,希望我们能够在那天星宗与古剑宗,取得辉煌的战绩。”

    嘿嘿一声长笑,丁浩开口说道:“理当如此。”

    说完此话,丁浩从容的立起雄躯,便向殿外走了出去,火云尊者向阳天等人则是尾随在丁浩的身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