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海底激战
    眼见这海怪如此难缠,丁浩等人都是更加的惊奇。似乎没料到,就连火云尊者都能被它攻击到,虽然因罡罩的缘故,海怪的攻击并不能给予火云尊者造成致命的打击,但看那火云尊者的神色,被这海怪的触角这么一碰,似乎也是非常不好过,否则也不会如此暴怒了。

    不过火云尊者虽然也是气愤异常,但对于这海怪也是无计可施,一人一怪又接连交手了片刻,还是斗的不分胜负。

    那火云尊者的真气打在那海怪的身上,并不能给予海怪致命的打击,但那海怪的巨大修长的触角,击打在那火云尊者的罡罩之上,也是只能起到部分的效果。

    看着一人一怪噼里啪啦,打的虽然是非常的好看激烈,但却都是不痛不痒的,并非是一人一怪不够出力,而是因种种的限制,这一人一怪之间,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

    就在丁浩等人正看的无味的时候,那交战当中的火云尊者,大喝一声道:“绿袍你个畜生,还不帮老子一起对付他,你看着好玩怎么的?”

    此话一出,绿袍老祖嘿嘿一声怪笑,开口笑道:“火云你个老小子,也真够无趣的,明知伤害不了它,还与它斗个什么,还不如省点力气睡觉为妙呢。”

    听这绿袍老祖开口消遣自己,这火云尊者更是愤怒异常,咒骂声道:“又非是我故意惹它,我还狠不得避它远远的呢,只是这海怪已经认得老子了,每次见到老子,都如同疯狗一般的咬着不放,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绿袍老祖似乎也觉得取笑这火云尊者,并没什么意思,朝着丁浩等人点了点头,便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那紫金钵盂,狂笑着朝那火云尊者冲了过去。

    刚刚一动,那紫金钵盂当中已经开始酝酿着滚滚的绿芒了,随着那绿袍老祖的行进,钵盂当中更是时不时的发射出绿莹莹的光彩,与这海怪眼睛的颜色倒是有些相似。

    眼见那绿袍老祖冲了过来,这火云尊者嘿嘿一笑,原本躲避的身躯开始变化方位,带着那海怪朝着绿袍老祖冲了过去。

    只是从口中说道:“这海怪嘴尖皮厚,我劝你还是不要用真气攻击了,刚刚的形势你又不是没发现,我们打出了那么多的罡气,对于这畜生根本就没多少作用,你若是有心,还不如拿着那钵盂直接用蛮力硬砸它,或许它还比较痛一点。”

    但那绿袍老祖,听了火云尊者的话语后,倒是觉得有些不屑一顾,怪笑一声,绿袍老祖开口说道:“你是你,我是我,你现在在海里,火云魔功根本就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但我所修的功法,可是与你不尽相同,我就不信这海怪的甲壳是铜墙铁壁不成。”

    说完此话,绿袍老祖根本就不顾这火云尊者的劝阻,反倒加速朝着那海怪冲了过去,他手中的紫金钵盂,随着他的动作,更是爆射出了更加强横的气势。

    那海怪眼见绿袍老祖冲了过来,根本就不害怕,依然是死死盯着那火云尊卑不依不饶。

    狞笑一声,绿袍老祖身体一转,从一火红色的珊瑚旁边猛的窜出,瞬间出现在这海怪的头顶,手中的紫金钵盂晃了晃,一道粗如大腿般的绿光猛贯而下,狠狠的撞击在这海怪的甲壳当中。

    海水激荡出了巨大的浪花,这海怪的身体也是忽然下沉了几分,更是不稳的左右扭动了一番,片刻后,才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海怪上面的绿袍老祖哈哈一笑,但心中却是大感惊讶,没想到真如那火云尊者所说,这海怪的甲壳果然像铜墙铁壁一般,自己的凌厉攻击虽然切切实实的打在了海怪的身体之上,但是并没带给它应有了伤害。

    突然,那下面刚刚站稳的海怪,圆盘一样的身体里面,忽的再次探出了两个粗如人臂一般的触角,闪电般的朝着绿袍老祖扫来。

    因绿袍老祖与这海怪相隔较近,在加上绿袍老祖猝不及防,因此还没等绿袍老祖的护身罡罩完全祭出,那海怪其中之一的触角,就扫到了绿袍老祖的身上。

    只见那绿袍老祖刚刚祭出半圈罡罩的身体,被这海怪的触角扫的猛的一个跟头,原本伤势还没完全恢复的身体,显得更加的虚弱,口角也是溢出了一丝血色的痕迹。

    还没等绿袍老祖的身体稳住,这海怪的另外一个触角也是延伸来,扭动之间,竟然把那绿袍老祖的身体整个给包裹住了,只露出了绿袍老祖的那个稻草横生的硕大头颅。

    这一连串的变化发生只发生在电光之间,等众人几个眨眼的时间,对场中的形势看的还津津有味的时候,那绿袍老祖的身体已经被海怪给死死的缠住,动弹不得了。

    “不好。”火云尊者大喝一声,紫红色的脸庞大惊失色,不顾一切的朝着绿袍老祖冲了过去。

    而几乎是在同时,那海怪的触角带着绿袍老祖的身躯,猛地的往自己圆盘一般的躯体上回拉。

    而这个时候,除了玄天真人冷存宇外,不管是血魔列山还是毒魔往亦寒也都微微有些慌张,朝着那海怪冲了过去。

    而丁浩更是暂时弃下了冯星然,将逆天魔剑的速度提高到了极限,电闪的朝着那抓住绿袍老祖的海怪的触角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绿袍老祖,面色也是惊恐无比,无论是他,还是丁浩等人。可都知道那海怪圆盘一般的身体四周,那刀锋一般的鳞片的锋利,若是这绿袍老祖被它弄过去,让那锐利无比的鳞片给化几下,那还不是被要它给生生活剥了。

    也正是如此,众人都知形势危机,全部都是不顾一切的要阻止这个事情发生,不然这绿袍老祖即使能够仗着合体期的修为,元婴离体,但这样也定时会元气大伤,无论是火云尊者还是丁浩等人,当然都不会希望这种事情的发生。

    那火云尊者虽然离绿袍老祖最近,速度也是提高到了极限,但是全力御动逆天魔剑的丁浩,却是比他还快,就如同一把射出去的利箭一般,赶在了所有人的前面,来到了那缠住绿袍老祖的海怪触角旁,没任何犹豫的,一剑轰然斩下。

    这一剑丁浩没使用附带任何的真气,因为丁浩刚刚已经见识过这海怪的神奇了,无论是它身体上的甲壳,还是探出来的触角,似乎都无畏真气的侵腐。也正是如此,丁浩这剑完全是依仗自己强横的身体,而使出来的蛮力,因为丁浩相信逆天魔剑的锋利,虽然知道这触角肯定也是坚滑无比,但还是认为它逃不出被斩断的厄运。

    果然不出所料,虽然这一剑遇到了一些阻碍,但还是没出丁浩意外的,将这海怪的触角整个斩断了下来。

    蓝色的血液就像海水的颜色一般,从那海怪断落的触角处溢了出来,瞬间将那处区域染成了更加深的蓝色。

    而丁浩却是慌忙带着绿袍老祖,瞬间移动到了别处,因为丁浩不知那海怪的蓝色鲜血是否有毒,虽然自己的身体无比的强横,吞食了八翅紫蟒的内丹后,基本上已经算是百毒不侵了。

    但绿袍老祖并没这个特姓,也正是如此,丁浩都没来的及把绿袍老祖的身体上,那缓缓松了下来触角抛落,就带着绿袍老祖飞驰到了火云尊者的身旁。

    而那失去一个触角的海怪,则是巨痛之下,在海底翻起了巨大的动静,只见这海怪在那滚滚而动,圆盘一般的身体时上时下,四处转动,以它为中心,周围几十丈的所有的岩石珊瑚,一切的阻挡之物,都被它给夷为了平地。

    折腾了片刻,那海怪的绿油油的三角小眼爆射出绿绿的光彩,牢牢的盯住了几十丈处的丁浩。

    丁浩完全能感觉到这海怪发出内心深处的仇恨,毕竟无论是火云尊者,还是绿袍老祖两人呢,虽然与它争斗了许久,但都没给予这海怪痛彻心扉的伤害,也正是如此,这海怪也只是有些生气而已。

    但哪里知道,丁浩一出手,便斩断了它的一个触角,那可是它身体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它攻击武器之一,无论是换谁,无论是人还是兽,都会暴怒无比,这海怪当然也不列外。

    见那海怪顿住身体后,猛地朝自己冲了过来,丁浩也不畏惧,狞笑一声,竟然迎头赶上。

    口中更是开口说道:“大家不用助我,真气的攻击对于它无效,让小子看看到底是它的甲壳硬,还是我的逆天魔剑锋利!”

    那火云尊者现在正忙着拉扯那绿袍老祖身上包裹住的半截触角,浑身的心思都放在了绿袍老祖的身上了,光看他满脸的焦急神色,估计连丁浩的话语都没听清楚,更别提这个时候出手相助了。

    PS:逆天病了,感冒!前天还没觉得这么样,但昨天晚上凌晨时候,全身忽冷忽然,吐了一地。现在一点劲都没了,头晕晕的,下午的更新做不到了,向兄弟道歉,请个假。

    实在是不好意思,马上去医院挂两瓶水,回来睡一觉,争取明天能身体好点,恢复正常的更新,兄弟们见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