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道魔新秀
    赤城宗主江无痕此话一落,从那赤城宗所在的区域射出一人——正是赤城宗的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宁渡虚,这宁渡虚无论在道门当中还是魔门当中,都是大大有名的新秀之一,这人最特殊的气质怕就是潇洒的风度,广博的涵养了。

    只见宁渡虚身形还未到达,已经长笑出声道:“谢谢宗主给渡虚此次机会!”

    在宁渡虚此话落下之后,他潇洒的身形才在众人面前出现,只见立在虚空当中的宁渡虚玉面长衫,说不尽的分度翩翩,加上他那淡淡的浅笑,当真有令任何女姓动心的本钱。

    眼见此人如此出众的神采,就连魔门这边几个年轻的三代女姓弟子,目光中都露出了微微的痴迷神色,看向宁渡虚的目光如此馋猫越到了腥味的食物一般,这宁渡虚的魅力可见一斑了。

    而丁浩身旁的冯星然却是不屑的轻哼了一声道:“卖像到是不错,明明是要大战装的像是赴宴一般,真是虚伪!”

    冯星然此话一出,丁浩微微一笑,看向宁渡虚的目光也是古怪无比。

    来到了赤城宗主江无痕身边,宁渡虚对着炼狱魔君冯傲天行了一礼,礼貌的说道:“见过魔君!”

    冯傲天含笑的点了点头道:“不谈你小子的实力如何,就这风度老夫就欣赏非常,嘿嘿,果然无愧是赤城宗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啊,的确是有相当的风范啊!”

    慌忙朝着炼狱魔君冯傲天又行了一礼,宁渡虚谦虚道:“魔君过奖了,小子心智愚钝,只是好读诗书而已,本就没何实力,此次宗主肯定也只是给渡虚一个见识的机会,倒让魔君见笑了!”

    哈哈一声长笑,炼狱魔君冯傲天点头道:“你小子太过谦虚了,无论是你道门还是我们魔宗,都是信奉实力为尊的信条,若是没有超强的实力你又怎么会在赤城宗成千的三代弟子中脱颖而出。”

    说到此处,炼狱魔君冯傲天又对赤城宗主江无痕施了一礼,道:“既然你道门已经率先找出了应战的人选,那老夫也去帮这小子找上一个对手。”

    含笑的点了点头,江无痕道:“冯宗主请自便。”

    眼见炼狱魔宗回了过来,冯星然小脚踹了踹丁浩,道:“你上去帮本姑娘把这臭小子羞辱一番,看着他那虚伪的表情本姑娘就来气。”

    讶然一笑,丁浩假装吃惊的道:“开玩笑,这宁渡虚可是出窍初期的修为啊,和你可是一个境界,我可只有元婴期啊,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啊,你难道这么快就想谋杀亲夫了?”

    嘿嘿一声娇笑,冯星然怪声道:“滚你个大头鬼,谁要谋杀你,瞧你那样,装的还挺像啊,你有多大斤两,当本姑娘不清楚吗?这江无痕肯定不是你对手,你老实说到底去还是不去?”

    摇了摇头,丁浩坚决的说道:“我不去,要去你去。”

    说完此话,丁浩眼中寒光一现,随后淡淡的说道:“他不是我的对手,和他打没什么意思。”

    眼见丁浩露出了如此的神色,冯星然也不勉强,点了点头道:“好吧,不去拉倒,你不不去我去,看我如何羞辱他。”

    此话一出,冯星然就要动手出来,丁浩一看她的如此动作,面色一变,慌忙抓住了冯星然的玉手,硬是把她有扯回了自己的身边。

    慎重的看着冯星然,丁浩正色道:“等等,你如果出战的话绝杀魔阵又不能拿出,而江无痕也绝非易于之辈,而且他还在你之前迈进了出窍期,你老实到底有几层把握胜他?”

    岔笑一声,冯星然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倒是忘了不能使用绝杀魔阵了,那么我就没胜他的把握了!”

    听她如此一说,丁浩心中暗道这女人果然是脑子缺根筋,摇了摇头,丁浩大手紧紧的把冯星然抓住,不给她动弹,随后说道:“别着急,看看再说,如果实在不行,那我就下场帮你把这人羞辱一下。”

    点了点头,冯星然玉手被丁浩抓住,还偷偷摸摸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才嘻嘻的一笑,安静了下来。

    而这时炼狱魔君冯傲天已经与独孤寂灭和剑魔石锋寒商量了起来,这三人的目光还时不时会向冯星然所在的地方瞟上两眼。

    片刻后,天杀魔君独孤寂灭嘿嘿冷笑一声,朝着身后的独孤策开口道:“策儿过来,刚刚恨天恨地两老可吃了亏了,你难道就不想为两位长老找会场子不成?”

    冷冷的一笑,独孤策道:“当然很想!”

    独孤策虽然也是潇洒无比,但却同天杀魔君独孤寂灭一样,浑身上下多了层淡淡的杀气,不知是否两人修炼的同样的功法的原因,还是天生如此。

    但丁浩却知道这独孤策也不简单,以前在聚宝宗会的时候更是对自己心生杀机,当时自己还实力微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事隔多年,自己也再非当曰那个只能在别人的鼻息下存活的角色了,而自己的实力现在更是能与他相抗衡,如此使出全力的话,就是诛杀他都有可能,因此当曰此人对自己的杀机现在丁浩再也不放在心上了。

    点了点头,天杀魔君独孤寂灭道:“既然如此,那就由你来迎战这赤城宗的宁渡虚可好?”

    “求之不得!”独孤策开口道。

    此话一落,独孤策已经冲天而起,傲然的立在虚空当中,冷冷的注释着宁渡虚,片刻后,独孤策淡然一笑道:“宁兄好久不见了,上次看你还在元婴后期,那里知道这才短短的十来年,宁兄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出窍期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哑然一笑,宁渡虚道:“独孤兄太客气了,在下是突破了,但独孤兄不是和我一样,现在不也是突破道了出窍期吗?没想到今曰竟然能与独孤兄交手,老实说在下一直向与独孤兄切磋一下,可惜一直苦无机会啊,今曰这次时机是再也不能放过了,待会还请独孤兄手下留情啊?”

    哈哈一声长笑,独孤策大声道:“宁兄实在是太客气了,应该要手下留情的是宁兄才对啊,我也只是求个自保而已啊!”

    眼见这两人在虚空当中站立了半天,竟然只是客气的个没完,别人都还在老实等待,那冯星然可受不了了,只听冯星然娇笑一声,大喝道:“你们两人没完了是不,要打便开打,那里有许多废开打吧!”

    冯星然此话一出,这两人同时放声一笑,只听宁渡虚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要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了!”

    “正有此意!”独孤策冷声道。

    刚刚还是笑容满面的独孤策,在此话一落之后表情已经冰冷无比,道出的话语也是寒冷异常,浑身更是杀气腾腾,如此的转变,将一些人看的是目瞪口呆,暗道果然是魔道新秀,这脸色真是如同翻书一般,说变就变。

    而眼见独孤策露出如此表情,宁渡虚竟然毫不吃惊,似乎对独孤策如此的转变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般,自然无比。

    但宁渡虚浑身的气势受独孤策杀气的牵引,也开始渐渐的从周边升起,只见以宁渡虚为中心的空间的空气流动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眨眼间便刮起了一道旋风,将宁渡虚长发吹拂的在空中乱舞,浑身衣袖飘飘,远远望去如同神仙中人。

    轻笑一声,丁浩低声说道:“他倒会做势!”

    点了点头,冯星然也笑道:“是啊,是啊!这人最会装腔作势故弄玄虚了,可怜的是还有一些傻女人以为他这样叫做潇洒,真是有毛病!”

    奇异的一笑,丁浩调侃道:“听你的口气,似乎你就是那聪明的女人一样啊!”

    狠狠的点了点头,冯星然的臂膀硬是死死的扣住了丁浩,抬头讨好的望着丁浩,冯星然娇笑道:“当然啦,你看看本姑娘把到了一个多好的夫君啊,要实力有实力,要财富有财富,还懂得给本姑娘炼制绝杀魔阵,长相高大威猛,阳刚味十足,行事狠辣歹毒,卑鄙无耻,见风使舵……”

    丁浩含笑的听着冯星然瞎扯,越到后来冯星然将丁浩说的越是不堪,但丁浩脸上的笑意却是越来越浓,而冯星然说到一半后发现那丁浩奇异无比的笑容后,面容微微一变,随后口风一转,接下来的话语又全部变成了表扬称赞。

    点了点头,丁浩淡然一笑,道:“变的倒是挺快吗,但比起独孤策你可是差了不小啊!”

    皱皱了可爱的小鼻子,冯星然轻哼一声道:“我才不要和他比。”

    而就在这时,丁浩已经不再回答她,因为那天杀魔宫的独孤策已经与赤城宗的宁渡虚开始战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