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六宗齐聚
    果然不出所料。

    片刻后,只听“刷刷刷”几道身影率先在场中落下,丁浩扭头一看,发现正是天杀魔宫与剑魔宫的人马。

    那上次在聚宝宗会见到的恨天恨地两老连同那个剑魔宫的宫装妇女都现出身形,这先到了几人都是合体期的修为,其中一浑身杀气冲天的中年大汉看样子就是天杀魔宫的宫主天杀魔君独孤寂灭,而另外一个浑身冰冷不似活人的抱剑的冷漠绝顶高手,大概就是剑魔宫的宫主剑魔石锋寒了。

    这几人刚刚落下后,又是数十道破空声远远传来。

    半响,炼狱魔宗的虚空当真已经停满了天杀魔宫与剑魔宫赶来的高手。

    眼见如此变化的突然发生,冯傲天仰天一声长笑,道:“两位可是来了,否则我炼狱魔宗非要被这道门三宗给拆了不成!”

    嘿嘿一声冷笑,天杀魔君独孤寂灭冷声道:“这道门三宗果然是猖狂,竟然敢联手做出此事,难道是欺负我魔门无人不成!”

    独孤寂灭此话一落,杀气凛然的望着下面的道门三宗之人。

    而剑魔石锋寒点了点头,抱剑对冯傲天行了一礼,冷漠道:“冯兄恕罪,本宫来迟了片刻,还好你炼狱魔宗另有护宗的法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剑魔如此动作,炼狱魔君冯傲天丝毫不敢托大,也连忙回礼,客气道:“石兄客气了,从你剑魔宫到这里就用了十来天,已经是快到极点了,本宗又怎会不知,只是本宗也没想到这道门三宗此次前来早有准备,本宗也差点着了他们的道!”

    冷然一笑,剑魔石锋寒道:“原来如此,看样子此次道门三宗是有备而来,不知道是否真的只是为了剑诀这么简单啊,或者根本就是借此借口打压我魔门的势力……”

    此话一出,石锋寒也是面色不善的望着下方的道门三宗的宗主。

    此时此刻,西大陆有头有脸的人马基本是全部到齐了,最强横的道魔六宗也齐聚断魂山,十大高手包括血魔列山在内,一下子到了七个,现在的断魂山可谓是热闹到了顶点了。

    眼见这两方人马一到此地,气氛立刻僵硬道了极点,左右望了望,丁浩知道有天杀魔宫与剑魔宫的高手再此,也没必要在呆在绝杀魔阵当中了。

    丁浩看着那冯星然是饶有兴趣的东看西看,似乎唯恐天下不乱一般,摇了摇头,丁浩沉声道:“把绝杀魔阵收起来吧!”

    丁浩此话一出,冯星然似乎才刚刚想到,点了点头道:“哦,知道了!”

    随后只听冯星然娇喝一声道:“都给本姑娘从殿内出去吧,那么多人挤在一起,烦都烦死了!”

    冯星然此话一出,众人都是摇头苦笑,怎么也没料到在此严肃无比的时候,冯星然竟然开始出口赶人了。

    而炼狱魔君冯傲天也是笑了笑,长声说道:“既然盟友已经前来,我等也没必要继续留在绝杀魔阵当中了,大家各自下去吧!”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那天杀魔宫与剑魔宫的来人,一听冯傲天道出此话,皆疑惑不解的望着悬浮虚空当中的紫色宫殿,似乎怎么也不相信就凭着个宫殿就能阻止了道门三宗的入侵。

    但后来不知是谁先惊喝了一声“绝杀魔阵”!

    随后议论纷纷的嘈杂声,如同刚刚道门三宗第一次听到绝杀魔阵的反应一样经久不散,过了好一会后,议论声才静了下来,而天杀魔宫与剑魔宫的来人也都面色惊异的望着依然悬浮虚空当中的紫色宫殿。

    眼见众人都诧异无比的望着自己,冯星然更是大感得意,等众人都走下宫殿后,她还显摆似的打出几道法决,随着她手中的法决打出,那绝杀魔阵更是紫色魔炎滚滚,电闪雷鸣的声势惊人,而冯星然更是嘻嘻大笑,兴奋无比。

    而刚刚离开绝杀魔阵的炼狱魔君与冯傲天一见她这举动,都是摇头失笑,这冯星然就是这种脾气,两人也是早已知道。

    过了会,刚刚前来的天杀魔宫与剑魔宫的众人都被冯星然艹作中的绝杀魔阵给惊的目瞪口呆,而冯星然也玩腻了,才打出几道白光,将绝杀魔阵收进手中的储物戒指内,随后轻笑着来到丁浩身旁,低声娇笑道:“厉害吧?”

    连连点头,丁浩哭笑不得道:“厉害,相当厉害!”

    而此时此刻,那天杀魔君独孤寂灭大声狂笑,对着冯傲天道:“恭喜冯兄,竟然得此奇阵,看来就算我们两宫迟上一个月前来,那道门三宗也奈何不了你们啊!”

    这天杀魔君独孤寂灭即使大笑着,给丁浩的感觉也是杀气腾腾,不知是修炼功法的原因,还是这人天姓如此,总让丁浩感觉到极度的危险,凭直觉丁浩就知道这独孤寂灭肯定是杀人无数,否则浑身不会有如此浓烈的杀气,一般修为略低者,即使靠近他的左右都会远远避开,根本适应不了他浑身外溢的冲天杀气。

    听他这么一说,冯傲天也是自得一笑,道:“独孤兄客气了,此阵乃是作为小女的防身之用,这也是偶然得到,不过有了此阵护身,以后小女行走修真界老夫都不用再为她担心了!”

    讲到此处,冯傲天若无其事的望了望丁浩,丁浩收到他的眼神,点了点头,淡淡的一笑。

    而此时冷漠的剑魔石锋寒也淡淡的说道:“冯兄运气实在是令本宫羡慕啊,若老夫小女也有如此阵法护身,那以后本宫也不用一直派宫内长老整天跟着她了!”

    此话一出,丁浩视线不由自主的朝着冷若冰霜的石玉霜望去,而石玉霜一感觉到有人窥视的目光,胎头一看,见竟然是丁浩,上次聚宝宗会上,丁浩曾经与此女发生过过节,石玉霜可是可记仇之人,立刻以冰冷无比的望了过去,目光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被此目光一盯,丁浩感觉心中一冷,一想到当曰与此女发生的过节,丁浩摇了摇头,但丁浩本就是胆大包天的人物,又岂会怕她的眼神威胁,立刻以嘲笑的目光回望此女,毫不示弱。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丁浩突然感觉大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正是冯星然火冒三丈气呼呼的依然在死扭活扭,恨不得将丁浩大腿上的肉给整个撕下一般。

    赶忙将冯星然的玉手抓在手中,再次抬起头来时,发现那石玉霜已经得意的转过头去,似乎已经战胜了自己一般。

    摇头哑然一笑,丁浩朝着冯星然低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气呼呼的对着丁浩脚背狠踹了两下,冯星然怒喝道:“看什么看,这冰丫头有什么好看的,难道她比我好看吗?瞧你的眼睛都看直了,人家还根本就不理会你,自做多情………”

    听着冯星然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丁浩连一句话都回不出来,片刻后才道:“是那臭丫头用目光威胁我,我只是还眼而已,怎么从你口中能说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真是服了你了!”

    哼了一声,冯星然道:“我看你的目光就不对劲,你还笑的满脸的银荡,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我可告诉你,我与这臭丫头可是势不两立,整个西大陆的修真界可都是知道的,你说你到底是要她还是要我?”

    点了点头,丁浩握着冯星然的大手紧了紧,轻声的肯定说道:“当然是要你,呵呵,这丫头我看着也不爽,浑身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都没用,那里有你美艳动人啊!”

    顿了顿,丁浩又嘿嘿一笑,调笑道:“似乎我还没要你的吧,我们是不是改找个时间,嘿嘿……”

    丁浩此话一出,冯星然玉脸通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低声嘤嘤道:“少来了!本姑娘可是给过你机会,可惜你自己没珍惜,现在可没机会给你了,嘻嘻……”

    岔笑一声,丁浩道:“你什么时候给过我机会了,我怎么不记得,似乎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不是天妖聂天出现,就是你宗的长老来打扰,每次都不能让我得手,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还说给过我机会!”

    面色再次刷的通红,冯星然强怒道:“我怎么知道这些人会在那个时候出现,怎么会是我安排的啊,是你自己倒霉,怨得了谁呢!”

    就在丁浩欲再开口回话之时,天妖聂天轻咳一声,道:“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人,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逸致的打情骂俏,还越说越起劲了是吧,好好看这形势的下面发展吧!”

    天妖聂天此话一出,丁浩与冯星然两人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话语,也开始注意事态的发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