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七十六章 以血为誓
    眼见狞笑而来的阴无猖四人,嗜魂宗的陆崖三人神色大变。

    这三人中修为最高的陆崖也不过是分神初期,现在要对上四个分神中期的高手,明显是九死一生,更何况此地乃是无极魔宗,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愿意出手相助三人。

    阴无猖四人见陆崖三人面露绝望,反倒不急不慢的缓步而行,因阴无猖等人一开始就动了杀机,刚一出门就隐隐将三人围在中间,现在的形式是嗜魂宗三人怕插翅也难飞了。

    眼见逐渐接近的阴无猖四人,陆崖明知必死无疑,依然强硬说道:“老夫三人来前,曾经汇报过我宗宗主。若是老夫三人丧命与此,本宗定会为我等讨回公道!”

    见此人临死之前依然嘴硬,丁浩不屑冷笑道:“嘿嘿,即使你宗宗主不来,我等也要到你宗走上一躺,以后的事情就不劳你这将死之人费心了。”

    话罢对阴无猖四人打了个眼色。

    一见丁浩的眼色,阴无猖四人不再迟疑,四道身影突然在虚空中加速,闪电般朝三人扑了过去,四道颜色各异的剑气竟纵横交错,组合成一八丈大网,直接朝着三人罩去。

    陆崖三人一见大网临顶,面容惊惧,只见陆崖慌忙祭起护身法宝,一阴森森的鬼幡突然在手中扬起,刚一出手便阴风阵阵,鬼哭厉叫,欲要破网而出!

    夏长川一见鬼幡飘扬,厉声大笑道:“如此雕虫小计,也敢在我等面前买弄!”

    话罢大网光芒一盛,将陆崖三人头顶的鬼影烧的“吱吱”乱叫,片刻后,鬼影纷纷退缩入幡,再也不敢探出头来,而大网却去势不变,依然朝着三人罩来。

    在鬼影刚刚入幡之时,陆崖就已经将鬼幡收起,眼见三人就要被大网裹住,陆崖突然面露狠色,仰天吐出一口鲜血,身形竟然爆成一团血雾,成一道血气往网外逃逸。

    眼见如此变化发生,阴无猖四老猝不及防下匆忙应变,但血气速度却快如长虹贯曰,以四人分神中期的修为,竟然追之不上,眼睁睁的看着血气从网中冲出。

    就在四人感叹自己大意轻敌之时,突然冲出的血气竟然硬生生在虚空中止住,顿了顿后,反加速落入四人真气所化的大网中,再也动弹不得!

    “竟然敢在老夫面前买弄血遁之术,当真是自寻死路,还白白浪费了百年苦修,何苦呢!”此时血魔列山的冷森声音在屋内响起。

    此话一出,众人是目瞪口呆!

    血魔列山无愧绝世高手之名啊,即使人在屋内依然能把握住全场形势,竟然连血遁之术都能举手间化解,实在让众人感到匪夷所思,无极魔宗内这些门人终于见识什么叫绝世高手了!

    落在网内的陆崖面若死灰,不知是被血魔列山高超修为给镇住了,还是因施展血遁之术残留的后遗症,反正是彻底绝了逃跑的心思!

    就在这片刻时间内,无极魔宗内的所有门人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虽然明知道可能要面对嗜魂宗残酷的报复,但看着被阴无猖四老网住的陆崖三人,个个都面露爽快神色。

    在他们眼中,无极魔宗从来都是任人宰割,卑微着才能在断魂山生存下来,从来都没想过无极魔宗有一天能够以如此强盛的态度面对其它几宗,丁浩几人不可一世的态度也让他们感到深深的震撼,连带着竟然对宗门重新燃起了希望!

    不知不觉中,丁浩的强横形象竟然已经深入人心,虽然丁浩目前只是“心动期”!

    看了看激动昂扬的宗门之人,丁浩没来由竟然觉得心中有些酸涩,仰天一声长啸,如潜龙升空般气势滔天。

    啸声完毕,丁浩嚎叫道:“从今以后,我无极魔宗将结束千年的低调修行。无论是谁,若是再敢侮辱我宗,本人定让他承受终身难忘的代价,现在我就以这嗜魂宗三人的鲜血为引立誓!”

    丁浩刚刚话罢,阴无猖立刻会意,“刷刷”几下,阴无猖不顾陆崖三人的鬼哭狼嚎,硬生生将三人手足斩断,在断手断足之处竟凭空多了几个晶莹的玉碗,只是片刻间,玉碗内已经盛满三人身上血液。

    但三人身上的血液却没有立刻流尽,在阴无猖的特殊手法下,三人血液如同深崖滴水般缓慢流出,这三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往外流着,恐惧厉叫,失去手足的身体微微抽搐,诡异非常。

    丁浩冷酷的看着三人的凄惨摸样,抬手一招,其中一晶莹玉碗应手而起,“嗖”的落入丁浩手中,环视四周,丁浩冷声立了个无极魔宗血誓,誓罢将玉碗抬起,“咕噜咕噜”几声喝个精光,随手一仍,玉碗依然落在原来的位置,继续接着陆崖左手断臂处的流出鲜血。

    如此血腥行径丁浩却做的轻描淡写,冷静若常。

    众人眼见丁浩如此行事,突然一股豪迈气息无端在心中蔓延,眼见着接血的玉碗又要满了,竟纷纷迈出,效仿丁浩刚刚行经,无极魔宗内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氛围裹住,就连无极魔宗内四位长老的也被此氛围感染,冷酷的将面前玉碗的鲜血饮尽。

    片刻后,无极魔宗内无论是长老还是三代弟子,竟然都或多或少的喝下了玉碗的鲜血。

    眼见失血过多的陆崖三人逐渐委靡,阴无猖抬手一挥,一道灰蒙蒙的真气过后,几人断臂断足的鲜血突然止住。

    看了看冷酷霸道的丁浩,阴无猖心中一动,一股崇敬之情竟然油然而生,默默来到丁浩身后站定后,遂不言不动!

    过了很久。

    丁浩趁此气氛对无极魔宗的四老道:“不知四位长老商量的怎样,是否同意小子朋友入我宗门?”

    此话一出,宗门中人皆面色激动的望着张横几人,看了看门人期盼的目光,张横四人互视一眼,同声道:“既然如此,我等就恭请四位出任我无极魔宗护法长老!”

    话罢,无极魔宗门人终压抑不住,同时欢呼出声,沉寂多年的无极魔宗被此声音完全淹没。

    片刻后,丁浩正色道:“既然如此,还请四位长老随同小子入屋,有些话语也到了向各位述说的时候了!”

    无极魔宗四位长老互视一眼,张横疑惑道:“哦,难道你一直瞒了我们什么不成?”

    看了看张横,丁浩尴尬笑道:“嘿嘿,以前我宗由宗主李南天一人控制,小子虽然有些秘密,但也不方便与四位长老汇报,但现在此人已死,也到了小子向各位坦白的时候了!”

    顿了顿,丁浩又补充道:“此事关系到我宗未来的存亡!”

    此话一出,四老面色一变,正欲追问,丁浩已经率先进屋,而阴无猖四人也提着昏迷中的陆崖三人跟着入内。

    无极魔宗的四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不再言语,也随后进入房门,而陈岭与胡硕两人也是丝毫不做顾忌,嘿嘿一笑,也随着四老的身形入屋!

    留在外面的门人面面相觑,都鬼祟的凑到丁浩房门外面,功力凝聚耳中欲细听屋内话语,但却听的不甚清楚。

    片刻后,突然听到长老张横的一声惊讶豪笑,其中夹杂着“原来如此的声音”!

    但之后的话语,却再也听之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