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五十五章 离山而去
    冯星然硬拖着丁浩来到一幽静密林,在一高凸岩石旁停下身躯,抬头目视丁浩如同大理石雕像般的英俊轮廓,目光微现痴迷,娇躯又移近几分。

    眼见冯星然如此目光,丁浩心中也是微微一动,强忍着心中冲动将其推开,正色道:“你我可算朋友?”

    冯星然一愣,疑惑道:“小贼,你这话是何意思?你都对我那样了,若非星然心甘情愿岂容你得意,现在竟然问星然如此话语,端的是不要脸!”

    听她这么直白话语,丁浩难得老脸一红,淡声道:“既然如此,那我有些事情想要麻烦你,还望你能帮忙一二?”

    “什么样的事情?呵呵,小贼你不是神通广大吗?怎么还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可都没见你有什么事情有求与人,星然倒有些好奇了,说吧,只要星然能够帮助肯定会尽全力!”冯星然诧异道。

    话罢,娇躯又硬生生贴近几分。

    丁浩虽明知冯星然会出手相助,但也未料到她会答应的如此爽快,连什么事情都没询问就先行答应下来,心中难免有些感激,也就没将冯星然贴进的娇躯推开,更何况如此美貌女子迎怀相送,只要正常男人,要想将其推开,也需颇大的定力。

    “这次见你之后我就要下山历练一番,因在魂炼宗会时我得罪其它几宗弟子,我怕他们出手报复我宗,我宗现在实力你也应当知晓,我希望你能在我离宗之时,对我宗照顾一二,别让我宗遭受太大打击!”丁浩轻声道。

    “就这事啊!没问题,在断魂山上本小姐还是有些分量的!”冯星然傲声道。

    顿了顿道:“你下山做何事情,成雄与成蛟两兄弟我已经帮你教训过,想必他们也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找你麻烦,至于其它几宗,有我出面他们更是不敢拿你怎样,你无须躲避他们啊?”

    “小姐误会了,咱们相处也有些曰子,难道你认为我丁浩是怕事之人吗?嘿嘿,就他们?我还真没放在眼里,只是我真的有些事情需要下山处理!”丁浩傲然解释道。

    “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不准叫我小姐什么的,否则刚刚答应你之事我现在就反悔!”冯星然怒声道,顿了顿又轻笑道:“能不能带我一起下山,至于刚刚你说之事,我完全可以托付别人安排,也决不会出什么叉子?”

    “不行!”丁浩冷声道,接着又柔声道:“我这次会很快将事情办完,非是游山玩水,以后如果有机会再同行也不迟,这次就免了吧!”

    “好吧,那你回到断魂山后可要第一时间过来看望星然,到时也该把咱俩之事好好清算一番了!”冯星然应声道。

    此女虽然刁蛮任姓,但却对丁浩动了真感情,因此不愿让丁浩为难,见丁浩不喜就没再勉强。

    眼见冯星然竟然如此通情达理,丁浩都有些不敢置信,片刻后才道:“平时我宗之事你无须插手,只有等我宗三代弟子胡硕找到你时,你再出手相帮就可,胡硕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完全可以相信!”

    顿了顿轻道:“恩,就这些事情,既然如此,你我就此别过,等我回宗之时再行答谢与你!”

    眼见丁浩说完就想走,冯星然硬是将娇躯完全挤入丁浩怀里,玉臂一伸,已经缠上丁浩粗壮脖颈,美目涟涟的仰头凝视丁浩,芳口吐气如兰道:“丁郎这就想走啊!是不是太过薄情啦?怎么说也要给星然留下些好处才对啊!”

    冯星然贴的如此之紧,丁浩能完全感受冯星然玉体的凹凸有致,眼见她迷离美目,心中也是一荡,不觉中下体又昂扬竖起,顶在冯星然温润小腹处,销魂的感觉又在两人全身荡漾开来。

    冯星然立即察觉丁浩身体变化,轻斥了一声,红晕已经布满冯星然耳垂,但却没将娇躯挪开,反将丁浩拥的更紧。

    丁浩心中一荡,遂不再压抑,大手也是一扬,抵达冯星然高耸玉臀处,两手各按一片圆滑的臀瓣,将冯星然拦腰抱起,移到一凸起岩石上。

    在移动中两人下腹不断摩擦,都是微微喘着粗气,而冯星然更是将腾空的修长玉腿盘在了丁浩腰间,等丁浩将冯星然按在岩石上之时,两人的下身已经隔着衣物亲密接触了,滚滚热量从两人身体缓缓升起。

    而丁浩原本放在冯星然玉臀上的大手更是卖力搓揉,不断的将其往自己下身挤压,摩擦使快感一波波的冲击两人神经,不多久两人下身分泌的液体已经打湿了单薄衣杉,而此时冯星然美目迷离只剩一丝眼缝,娇喘着望着丁浩吐出两字:“吻我!”

    没任何犹豫,丁浩笨拙颤抖的去寻找冯星然吐气如兰的朱唇,猝一接触,温润香气四溢的玉舌,如顽皮小蛇般硬是先行探出,似乎在诱惑着丁浩的大舌快些深入,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如潮的快感汹涌而来,将迷乱的二人彻底淹没。

    冯星然盘与丁浩腰间的修长玉腿连连纠缠,简直欲将丁浩腰间勒断,而冯星然耸立的玉臀也无须丁浩动手,不由自主的往丁浩下身挺动。

    而丁浩一边享受着两人下身亲密摩擦的快感,大手更是将冯星然全身游遍,当丁浩将一手越过冯星然衣服障碍,直接降临冯星然扭动的玉臀时,两人身行同时一动,热吻中的冯星然强行将双唇离开丁浩大口的侵犯,附与丁浩右耳喘声轻道:“小贼,星然什么都可以给你,等你回到断魂山后,我们就宣布成为修道伴侣可好?”

    原本放肆的丁浩心神一动,强忍着如潮快感,将冯星然从腰间放下,片刻后在冯星然不解的目光注视下淡声道:“这事以后在做计较可好?暂时我还没这种打算,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我要找双xiu伴侣肯定选你就是!”

    “呵呵,那你可要记住今曰之话,若敢不遵守诺言,本小姐定要让你好看?”冯星然娇笑道,话罢还不怀好意的望着丁浩依然挺立的下身。

    被此女诡秘的目光看着下身,丁浩突觉浑身一冷,正欲快些离开此处,一声悠然调笑的话语在两人耳边响起。

    “呵呵,你们两个也亲热够了吧,想不到还能与丁浩小友再有相见之曰啊!实在令聂天开心非常!”声音刚落,聂天身形已经落在二人面前。

    眼睛两人尴尬表情,聂天又出言调笑道:“难道你们是在责怪我打扰你们好事,要不我回避一下,等你们亲热够了再行出场可好?”

    聂天本就是一潇洒之人,为人行事更是毫无顾忌,况且聂天与两人都是有些交情,此话道来两人倒也不觉意外!

    “呸,妖怪叔叔为老不尊!不过你什么时候来到炼狱魔宗的啊!”冯星然轻骂道。

    “能再次见到聂天前辈在下也是始料未及啊,嘿嘿,不知聂老可还记得答应丁浩的三件事情?”调整一下,丁浩长笑问道。

    “哦,我刚刚来到断魂山,听到守山童子说丁小友来访星然,与小友一别几年,聂天于是便过来看看,呵呵,答应小哥之事我可是一直深记啊!难道小哥有事要我帮忙,聂天荣幸之至!”聂天笑声解释道。

    “那丁浩在此先行谢过聂天长老了,至于是何事情,与冯小姐答应在下乃同一事情,不过有聂长老相助,那就真正万无一失了!”说罢丁浩将刚刚所说之事叙述一遍。

    “我当何事,原来只是如此,丁浩小哥放心,在小哥回宗之时,我包你无极魔宗丝毫无恙!”聂天长笑道,顿了顿道:“想不到啊想不到!丁浩小友竟是无极魔宗弟子,不过小哥是否另有奇遇,以无极魔宗功法根本就可能造成小哥如此非凡人物!”

    “聂老果然法眼如炬,恩,冒昧的问一句,长老可知血魔目前身在何处,上次之事列山肯定对在下恨之若骨,此次下山还是要远远避开此人为妙!”丁浩转移话语道。

    丁浩此话一出,聂天脸色一正,凝重道:“我这次来断魂山正是为了血魔列山之事,不知是否修炼仙界剑决出了什么岔子,聂天修为不进反退,在句曲山附近被人围攻,血魔列山负伤遁进弥天沼泽,现在各方人马都想找到他夺得剑决,我正打算与傲天商量是否也要参与此次搜捕,免得将剑决便宜他人,小哥此次下山大可不必担心,现在列山自顾不暇,那还有时间去报复与你!”

    聂天此话一出,丁浩心中一动,首先可以肯定血魔列山已经修习了无极魔功,至于聂天所说列山修为不进反退,到令丁浩有些想之不透,思量了一番,就向聂天问清楚弥天沼泽的方位便告辞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