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二十三章 杀人灭口
    此剑尚未接近,凌厉的杀气已透骨而入,就再丁浩刚刚发现此剑踪迹时,黄色飞剑又起变化,先是瞬间发出“嗡嗡”的虫名声,伴随此声黄色飞剑连连颤动,如水中涟漪般将啸色圈圈扩散空中,此声过后黄色飞剑黄芒乍现,顷刻间就已射到丁浩面前。

    面对此突发事件,丁浩丝毫不见慌乱,背对飞剑一声长啸,将黄色飞剑的“嗡嗡”声完全掩盖。

    身随声起,一个转身,已正面对上飞剑,逆天魔剑凭空在手中出现,闪电般朝着黄色飞剑劈来,伴随逆天魔剑剑啸声的是剑体上的黑烟,远远望去逆天魔剑仿佛正裹着一团黑炎汹汹燃烧。

    就在两剑将要碰装一起时,逆天魔剑上的黑炎已离剑而去,朝着黄色飞剑飞速袭来,瞬间黄色飞剑已被黑炎团团裹住,黄色飞剑的嗡嗡色与黄色剑芒突的消逝,下一刻,逆天魔剑就劈在了黄色飞剑的剑体上。

    “喀嚓”一声,黄色飞剑断为两截,跌落与地。

    丁浩身体未做片刻停留,已御起逆天魔剑朝着黄色飞剑的出处飞去,远远望见一人在前方飞驰,正是刚刚被并封追的落荒而逃之人,顷刻已接近此人,抬手间逆天魔剑已朝此人背后刺来。

    刚刚此人肯定已看道了自己的秘密,看此人修为只是略高与己,但此人刚刚已与并封做过撕杀,显然已吃了不小的亏,况且自己修为虽低,但实力却要比此人高上一筹。

    既然被他看到了自己的秘密,定要将其灭口,现在虽然离聚宝宗有些距离,但难免会有人在此经过,定要速战速决。

    见逃之不及,此人一声尖叫道:“我乃赤城宗弟子,你敢杀我!”听他此声似乎有持无恐。

    丁浩脸色一变,杀心愈加坚定,若让此人逃脱反会繁衍无穷无尽的麻烦。

    欺身而进中,八翅紫蟒已从丁浩脚下急窜而出,无声无息的朝着这人喷了一口黑烟,疏不及防下,此人立刻中招,应烟而倒。

    丁浩此时也已到了,双手按在此人头顶,无极魔功疯狂运转下,只是片刻此人已被吞噬成了人干,嶙峋的尸体交由八翅紫蟒吞食后,环扫四周,发现并未留下丝毫蛛丝马迹后,腾空而起,片刻后丁浩出现在炼狱魔宗别院住所,幻阵一布,立刻开始消化此人真元精华。

    三曰后,丁浩终于借此人真元顺理成章的修到了融合中期,因和冯星然已达成协议,到不怕她再行刁难,此次聚宝宗会各宗来人各个实力非凡,而独孤策与石玉霜都已对自己起了杀心,此时再缩手缩脚,反到不智了。

    刚刚离开房门就见阴风真人就坐在门外,看丁浩出来,阴风快步迎上道:“小哥,你要阴风准备的材料已收集完毕,不知小哥可否快些炼制,咦!几曰不见小哥竟然修为有了突破,到真令阴风羡慕不已!”

    话到后来,阴风已诧异非常,丁浩也不做多说,将材料拿在手里随意一瞄就知阴风收集的材料绝对够用了,而且都是上等的品质,不禁感叹阴风此人为了得到锁婴环到真是下了血本啊!

    见丁浩将材料收起阴风道:“希望小哥能快些炼制,小哥炼制成功后阴风定将宝甲双手奉上,决不食言!”

    丁浩看了看阴风道:“真人言重,丁浩既然已经答应与你就决不会反悔,三曰后丁浩定将此物炼制成功!”

    “那三曰后阴风再行拜访,阴风就不再打扰小哥。”说完此话,阴风就告辞而去。

    看阴风离去丁浩又进屋内,打算着手炼制锁婴环,刚进屋内,尚未来的及布置就发现冯星然已经找来。

    “你和阴风到底弄什么勾当,为何他会屡屡找你,阴风此人在魔道并无太大名气,难道他能给你多大好处不成?”一见丁浩,冯星然就劈头问道。

    “此乃我和阴风之事,你无需过问,你来找我到底有何事情!”丁浩一听她那教训的语气就感不耐。

    “没什么事就不能来找你吗,你这小贼怎么整天神出鬼没,回来后还在屋内布置个破幻阵,真是笑死人了,你以为你这烂阵真能迷惑到本姑娘不成,不过你怎么突然又到了融合中期了,早知你上次说的全是鬼话,三位长老竟然相信你这狡猾的小贼!”冯星然娇笑道。

    丁浩早知此女难惹,但现在自己也并不怕她,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冷冷的看着冯星然。

    冯星然被丁浩眼睛一盯,脸蛋又是一红,后强怒道:“小贼,不准你再这样看我,我来找你是告诉你,三曰后聚宝宗会就要开始了,你有何打算?反正这两天你不能再无故离开此处,免得本姑娘找之不到!”

    “丁浩才不会像某人那样不遵守诺言,放心吧,我这两天是不会离开此屋的,怎么这几曰都不见三位长老有何动静,天妖他老人家呢,嘿嘿,好象不是只有我一人神出鬼没吧?”丁浩见她又在恼羞成怒也不敢过分逼她,免得被此女纠缠个没完没了,自己的锁婴环还未炼制,那有时间听她烦躁。

    冯星然一走丁浩就盘坐与地,将各种材料都拿了出来放在面前,修真是逆天行事,但练器阵法都是顺天行事,天地万物的变化都有一定的轨迹可寻,只要掌握此轨迹变化,将其融入练器手法或着阵法布置上就能发挥出无穷的威力,正是明了此理,丁浩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仅仅依靠一些修真典籍与无极魔功内记载的阵法布置就自己摸索出了练器布阵之路。

    练器与布阵其实说百了就是使用一些特殊物品的特姓,依靠晶石的灵气使其运行规律与天道相合,从而产生一些特殊的功用罢了。

    将锁婴环的练制手法又在心头重新回想了一遍,确认没有丝毫遗漏后,一团黑色火炎已经在丁浩手中如鲜花般谵放,初时火炎只如灯芯大小,片刻后几已包围了丁浩整个右手,此火炎是丁浩依据自己黑色内丹提供的真元使用无极魔功特殊功法催发而成的无髟魔炎,此炎乃无极魔功内记载的练器专用火炎,有神鬼没测之功用。

    半响后此炎已被丁浩模拟成一燃烧着黑色大鼎,将材料一一放入鼎内,使用锁婴环秘法催炼此鼎。

    不知过了多久,鼎去环现,只见两个晶莹碧透的红色小环已出现在了手中,环中有七个小空,将此环在空中一幌,就从七个小空内发出“嘤嘤”叫声。

    丁浩一听此声就知锁婴环已经炼制成功,寻常修真者听此声不觉有和怪处,但如果元婴一离体再听此声的话就会立刻被此声迷惑,只要在十丈之内,都会被此声给吸引,最后彻底被环内小孔给锁住,绝无逃脱的可能。

    立身而起后丁浩只觉浑身神清气爽,练器虽不能增加修为,但却可稳固境界,经过此次锁婴环的炼制使丁浩的练器手法愈加圆滑,再没丝毫生涩之感。

    刚刚将屋内幻阵撤除就听耳中传来聂天声音,要丁浩到冯星然房内一叙,丁浩心知聂天修为卓绝,自己一有动静,此人已经知晓,并使用传声入密的手法通知自己,看来三曰已过,聚宝宗大会即将正式开始。

    一进冯星然房门丁浩就觉数十道目光聚在自己身上,有惊讶有不解有不屑,丁浩被这些目光一盯只觉浑身都颇为不自在。

    抬头一看就知此次魔门三宗之人业已到齐,除了前几曰见过的独孤策与石玉霜外尚有多人,独孤策旁边的两个阴森老者大概就是恨天恨地两老了,除二老外另一矮胖的男子。

    而石玉霜右边一中年妇人打扮的女子也让丁浩感到了一股庞大的气息,丁浩立知此女肯定就是剑魔宫随行的绝顶高手,在这妇人后面左右各有两个威武老者,仿若门神。

    看刚刚几人似乎正在争讨何事,见丁浩进来才停了下来,冯星然一见丁浩就面露喜色,向其招了招手,丁浩来到了冯星然处,也不答话,只顾找了个板凳悠然做下,视这些各宗大佬只如无物。

    丁浩这种做法立刻使几人脸色难看起来,独孤策旁一老怒声道:“此子凭的嚣张,在座那位不是你长辈,进入此殿竟然敢不挨个问候一遍,竟然似我等如无物,你炼狱魔宗传徒不严,莫非还要我等帮你训徒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