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武侠修真 > 无极魔道 > 第十五章 惨遭被擒
    “凭你开光期的修为挡本姑娘一击居然不死,还能出手反击到真令我刮目相开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伤害到本姑娘吗,真是痴心妄想!“

    此女面容一慌后,复有恢复平静,也不看她有何动作,身上所穿那件红色罗衣发出淡淡的霞光,将她整个身体完全罩住!

    丁浩不禁暗叹一声,此女到底是何身分,不但修为高绝,浑身更是法宝不断,看她身上所穿那件衣裳亦非凡品,让丁浩心头无端升起一股无力感!

    但丁浩攻势却未作丝毫停止,聚起全身功力御着逆天魔剑袭来,突然间丁浩感觉世界仿佛停止了,耳中只有逆天魔剑的呼啸声,就在此时丁浩觉的手中逆天魔剑仿佛有了生命般在雀跃欢呼。

    他竟然渴望嗜血杀戮!这就是丁浩对此现象的判断!

    就在逆天魔剑将要劈到此女罗衣上时,一股毁天灭地般的魔气从此剑冲天而起,逆天魔剑仿佛硬拖着丁浩般速度再做攀升。

    此女面容终于惊慌失措,想要后退已是不及,只听一声丝绸划破的声音伴随此女的娇呼声而起,接着逆天魔剑仿佛撞上了钢铁般的硬物,发出更大一声刺耳摩擦声.

    丁浩只觉一道更加强大的真力从手中逆天魔剑沿着全身袭来,终于失去了对逆天魔剑的控制,接着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完全失去了再战的能力,但倒下之前丁浩已见此女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

    过了许久此女才又重新寻来,丁浩此时真的连动都动不了了,这绝对是自己出道以来所受最大的创伤了,此女这次却异常谨慎,竟然不敢靠近,在丁浩五丈之处徘徊观察。

    虽然丁浩自知必死无疑,依然感觉好笑,刚刚自己装死她看之不出,现在自己连一丝力气都欠奉,她反倒不敢上前了!

    此女看了许久,觉得丁浩这次确无反击之力后,远远丢了一锁将丁浩双手套住才敢上前,美目涟涟盯着丁浩,丁浩眼色平静回望着他,无悲无喜。

    “竟然敢让本姑娘负伤,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不把你折磨的死去活来,怎消我心头之恨!”此女贝齿轻咬怒声说道,即使如此,也不影响她动人的美貌!

    丁浩一听此话不怕反喜,好死不如赖活,只要不立刻将他杀死,总还有逃跑的机会。

    刚想回她两句却发现自己连开口的力气都没,只好以双眼似意他自己还没昏死!

    “看到你那双贼眼本姑娘就浑身难受,现在本姑娘先让它们在你脸色多待一刻,等你能开口说话,问清楚你的来历出处在行挖出,你就好好珍惜此刻,多看一会这美丽世界吧!咯咯!”

    说到后来此女竟然面露喜色,仿佛丁浩是一件好玩的物品般,丁浩突觉心头一冷,此女行事做风仿佛再哪听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此女将丁浩逆天魔剑拿起,左看右看似在奇怪为何此剑在丁浩手中能发挥如此威力,看她将其收入自己储物戒指中丁浩不禁更是奇怪此女身分。

    储物戒指并非人人都可佩带,就连无极魔宗掌门李南天所配都只是储物手镯而以,丁浩若非机缘逢会,现在肯定还是使用储物袋。

    但即使如此丁浩都不敢将其拿出,以防别人窥视,看此女将其戒指带在手中身份必定不凡,肯定是相信自己有保护它的能力!

    此女看丁浩所佩带只是储物袋,似乎有些轻视,也不翻查,丁浩更是松了一口大气,丁浩相信自己袋中之物如果被其发现,肯定也是一件不剩。

    先不说八翅紫蟒的珍贵,自己里面所藏都是万年前无极魔宗多年收藏之物,如今丁浩眼光早非昔比,当然知道那些物品的价值,更何况还有褚多无极魔功的修炼法决,这些可都是将来丁浩发展势力的最大凭仗啊。

    提着丁浩飞行片刻后,此女将丁浩往地上一仍,这时丁浩才有空打量四周,一看之下顿时魂非魄散,其周围都笼罩在紫色的光华中,天上翻滚着的紫色波涛让人一眼望不到边界,

    此地竟是一小型的绝杀魔阵,自己所在之地乃是一浮在空中的小宫殿,这宫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护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无数的紫气涌进宫殿巨大的柱子里。

    据无极魔功上的记载此阵极其变态,如果不知此阵窍门,即使是大乘期高手闯入也要被轰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要想做成此阵材料条件要求极其扣苛,不说懂的人几乎死绝,即使知道也很难将其材料聚齐。

    好在无极魔功里对此阵有过详细描述,万年前曾有一门派叫做绝杀魔门就是依靠此阵横行天下,当时无极魔宗乃是最鼎盛的时期,由宗主亲自出手带着十名宗内顶尖高手才将此阵破去,更是灭其绝杀魔宗满门才得其阵秘法。

    丁浩一惊之下仔细再看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此阵乃是水货,首先阵法不全,其次材料缺了最主要的几样,只能发挥此阵十分之一的威力,但即使如此亦是不凡,分神期高手如果不懂此阵进入其中必死无疑。

    在此宫殿内丁浩发现除了此女另有两个满脸阴森老者,和一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容貌颇为艳丽,都对此女必恭必敬。

    丁浩完全看不出三人修为,但感觉似比此女更加深厚,心中更是叫苦不已,连此女一人丁浩仗着偷袭加其不备都被她打成重伤,更何况还有这三人在内,真是连插翅都难飞了!

    三人似完全不知丁浩的存在般,都只是对着此女连连问候!

    体形高壮威猛的老者说:“小姐刚刚出去片刻,怎么还带了个人回来,此人什么来路,看其修为不过开光期,留之有何用处?”

    “吴长老,这次你可走眼了吧,不错,他是只有开光期,但刚刚此人竟然能伤害与我,虽然仗之偷袭但已不凡。而且此人所用功法来路我竟也看不出,到另我异常好奇!”

    “哦,此人竟敢伤害小姐,真是胆大包天,要是被宗主知道此事,定会怪我等守侯不周,现在老夫就将其斩杀,一偿他对小姐伤害之罪!”

    说着就已抬起右手,红光从他手中突然凝聚,其它两人也都怒对丁浩,仿佛丁浩做了何大逆不道之事!

    “吴长老且勿动手,要想杀他,本姑娘就不会带他回来了,只是不知此人身份,万一来头较大,杀了反而误事,还是拷问清楚再杀不迟!”此女一件此人动手,连忙阻止。

    “小姐思维谨慎另老夫佩服,那就暂且留其半刻姓命,到时让他知道老夫手断,竟然敢与伤害小姐,定叫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他不再动手,此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逆天魔剑递与吴姓老者。

    “吴长老修炼多年,周游过整个天玄大陆,不制可知此物是何门派所有,看其不似凡物,在此人手中能发挥巨大威力,但我拿其使用却无任何作用,不知是何原因!”

    此老听此女一说,顿感受宠若惊,连声不敢,将逆天魔剑拿在手中把玩片刻,表情越来越疑惑。

    道:“恕老夫愚顿,此剑所用材料老夫从未见过,看其黑色,形状巨大,异与平常所见宝剑,如果听过此剑描述老夫定会记的。老夫见识浅薄实在不知此剑出自何处!望小姐见凉?”

    “哦,吴老严重了,竟然连吴老都不知此物,看来此剑决非凡品,只有等此人伤好能开口后再来问过了!”此女说道。

    此时丁浩终于想起此女是何人物了,心中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曾听胡硕描述过其人,断魂山中最难惹的人物中此女排名第一!

    此女名叫冯星然,乃是炼狱魔宗宗主冯傲天之女,在断魂山乃是天之娇女般的存在,冯傲天对此女极为疼爱,将最好的法宝与材料给他使用,此女也是极为争气,短短百年就冲到了元婴期后期,身上各件法宝都非凡品,在断魂山年轻一代中无人是其对手,其它各个门派的优秀弟子都对其爱慕不已,谁能拥有她立刻就名利双收。

    心中正感倒霉突然发现此女面容连变,道:“几位长老注意,有几人闯阵,而且实力相当不凡!”

    丁浩大感诧异,有谁如此大胆竟然敢行虎口拔牙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