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网游动漫 > 我姓弗格森 > 第十四章 谁的腿软了?
    赶走杰森之后,李察率队迎来了第一个客场,切尔滕汉姆。这不是什么强队,98/99赛季才进入丙级联赛,却在01/02赛季中昂首挺入英乙,虽然是以英丙第四名的身份通过附加赛的点球决战才以5:4晋级,可是也的确踢过英乙。02/03赛季切尔滕汉姆无法承受英乙更加专业的比赛,以二十一名的成绩降回英丙之后,一直丙级联赛徘回,直到04年英冠的出现,丙级联赛更名英乙才摆脱了英丙的身份。

    这样一个对手没什么好担心的,伯利原本就是英乙球队,保存了英乙的实力不说,今年还有李察的强力引援,自然看不上切尔滕汉姆这样的对手,不过……

    “老板,有球迷递给我一个信封,并且很开心的祝福咱们旗开得胜……“艾伦在上大巴之前递给李察一个信封,回头的瞬间却发现送信的人不见了。

    李察也没有在意,当大巴缓缓开出伯利时,为了刺激球员的情绪,在车上李察开口道:“安静一下,出征之前,球迷给咱们送来一封信,现在,让艾伦读一下。“他用很平静的态度诉说着,无论这封信写的是好是坏对伯利都有好处,如果是赞美之词,伯利的球员会更加自信,如果是批评的言语,小伙子们则更加想证明自己。

    艾伦站起,在口袋中掏出了信封,从信封的形状和重量上来看,这里边似乎还装着什么礼物,于是,艾伦打开信封,捏了一下信封口,对着自己的手倒了下去,他想看看信封里的东西是什么……

    碰……

    金属落地的闷响让所有球员都开始低头寻找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并且有人嘲笑艾伦的笨拙……结果……

    “子弹!“

    听到马丁呼喊的李察立刻站了起来,他看到了艾伦并没有接住信封中的东西,当时他还露出了笑容,可是听到这声呼喊之后,表情立刻凝重了。

    整辆大巴内鸦雀无声,十七名出战的伯利球员第一次面对这种生死威胁。

    如同一股阴霾凝聚在大巴内一样,气氛从有说有笑直接下降至冰点:“艾伦,把信读出来!“

    李察要是现在开始遮遮掩掩,那么球员更会不停的嘀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么将这这层恐惧感彻底戳破让它转化成愤怒的情绪,要么,立刻率队回去,反正这场比赛输定了!

    心理学家说,恐惧的尽头就是愤怒,胆小鬼在被幻想中的鬼怪吓破胆之后也敢对着空空如也的空气破口大骂:“你-他-妈给我出来!“

    李察就是要这样的效果,他要让自己的球员拥有一股愤怒的气势,而不是现在这种懦弱。

    “当你们踏入格洛斯特郡的华顿路球场,死亡已经开始向你们靠近……“

    整封信只有一句话,可是这句话却成为了最大的威胁。

    英格兰是一个并未禁止枪支私有化的国家,这个国家的黑帮可是拿着枪和警察搏火的悍匪,在这样一个国度里,子弹威胁远比天朝这种禁枪国家要大得多。

    “停车!“李察医生大喊,汽车停在伯利市的郊区:”谁的腿软了?现在就立刻给我下车,我说的可不是让你回俱乐部,下车的人,马上从伯利滚蛋,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在球场上看见你,否则我会无情的嘲笑你为胆小鬼!“

    李察站在打开车门的大巴门口,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许久之后发现没有人挪动脚步,这才给司机使了一个眼色,车门缓缓关闭。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希望这个秘密只存在于这两大巴上,下车之后你们所有人最好忘记。那就是之前关于我的姓氏和弗格森的传闻,这个传闻你们都听说过吧?那么我现在告诉你,这些传闻,都是真的,我就是那位弗格森爵士的私生子。“

    如此劲爆的消息在大巴上被李察亲手掀开之后,球员们有些不解,他们不明白李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这些。

    “你们知道我的父亲在带队出征的时候收到过多少死亡威胁吗?我告诉你们,不少于一百次!当然,这也要归功于那张比石中剑还要锋利的嘴……“

    大巴上总算是有了笑声,不过笑声很低沉。

    “一次死亡威胁你们就害怕,就被慌张的情绪占据了思维,试问,你们如何在球场上踢球?你们又知道不知道,当球队去米尔沃尔或者西汉姆比赛的路上,球迷会成群结队的走出来,在道路两旁堵截对手的大巴,他们用双手不停拍打汽车,用脏话来打击你们的气势,到时候,我是不是要给你们准备尿不湿?“

    “哈哈哈哈……“终于有人开心的笑了。

    “都给我想一想,如果敌人送给我们一颗子弹我们就不敢战斗了,那么英格兰还会存在么?我们的亚瑟王在看见石中剑那一刻就应该被吓死,英格兰还存在么?罗宾汉也不用去诺丁汉,直接在帝国围剿中自杀就算了。现在,我告诉你们当初弗格森的选择,他和我说,当他接受第一颗子弹威胁的时候,他告诉所有的球员‘连敌人都知道我们缺乏弹药,你们为什么不把子弹放入枪膛,让这该死的枪响去吓破对方的胆子’?“

    李察瞪着一双双眼睛,再次呼喊:“现在告诉我,你们是谁!!!!!“

    “伯利!!“艾伦这个马屁精一样的人物第一个喊出了声音。

    随后稀稀落落的声音响起:“伯利……“

    “我-他-妈的听不清楚!!!“

    “伯利!“

    “伯利!!“

    “你们要去干什么!!!“

    艾伦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主席的问题没完没了,事先也不商量一下:“杀人!“艾伦直接喊出了脑海中出现的两个字。

    “杀人!!!“

    “杀人!!!“

    李察扭头看了一眼司机,开口道:“麻烦你开车,不过小心一点,他们有曰子没杀人了。“

    车上又爆出一阵欢笑。

    坐下的那一刻,李察赞赏的看着艾伦:“干的不错,我要给你加薪……”艾伦满脸桃花开:“至少……十英镑”

    “F-U-C-KO-F-F!”

    李察笑了。

    ……

    即将抵达华顿路球场的时候,艾伦似乎满脸都写着问号的捅了捅李察:“老板……“

    “怎么了艾伦?”

    艾伦说道:“您真的是爵士先生的儿子?”

    李察纠正道:“弗格森爵士的儿子。”

    “弗格森先生真的受到死亡威胁,并且带领曼联度过了危急?”

    李察歪着嘴嘟囔了一句:“我怎么知道……”

    “那刚才的一切……”

    李察没理会艾伦,站起来大声喊道:“小伙子们都给我醒醒,切尔滕汉姆到了,去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男人!“

    ……

    华顿路球场内,李察将球员送入更衣室之后,什么都没说主动离开了,第一场客场联赛,还是在遭受到死亡威胁的情况下一直兼任主教练工作的李察竟然先离开了更衣室……

    格林加纳,斯沃斯,纳斯里,阿什利等等伯利球员都在等待着,这是第一场客场,老板总要来说点什么才对,或者骂几句,难道老板不知道只有他在更衣室内眉飞色舞又或者怒气冲冲的话语才会让这群球员心里有底并且开始战意十足么?

    嘎吱……

    更衣室的房门开了,所有球员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着门口,希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却看到了艾伦。

    “小伙子们,该出场了。“

    不知不觉,竟然该出场了……

    刚刚在大巴上才扫空阴霾的伯利球员有些左顾右盼,似乎有沾染上一种心神不宁的情绪,不知道是在看球迷里是不是有人端着黑漆漆的枪口,还是在寻找那个总能让他们充满干劲的身影。

    直到入场,热身,队长斯沃斯去猜硬币,李察都没有出现,很奇怪。

    ……

    华顿路主场的解说室内解说员正在介绍双方的出场阵容:“伯利的出场阵容是……对不起,伯利的主席竟然来到了解说室,他想和大家说两句……“

    “嗯……嗯……“

    所有伯利球员都听见了清理嗓子的声音,听见这个声音所有伯利人都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尊敬的,切尔滕汉姆球迷,事实上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请原谅我的紧张……在我们来到华顿路之前,切尔滕汉姆的球迷为伯利送来了一封信,这封信充分的传递了和平信息……是多么不可靠。信封里有一颗子弹,并且还用死亡文字威胁我的小伙子们,希望吓的他们连裤子都扔在华顿路球场。“

    “但是我告诉你们,他们不是伯利六岁的孩子,更不是一颗子弹能够吓得腿软的懦夫,我们不会和你们破口大骂……“解说员听到这里感觉到了不对,这位主席先生说是来传递友好自己才把位置让给他,现在怎么变成了吐槽,还是这么凶狠的吐槽。当他想抢回话筒或者关闭机器的时候,一只大手死死顶住了他的胸口,让他无法再进寸许:”但是,伯利人会用双脚告诉你们,我们的脚没软,还能踢你们的屁股,我的身体没有颤抖,还能铲翻你们的球员,我们不怕死亡威胁和你们根本就不敢抬出来的枪口!就算是你们的球员也会在伯利的脚下被踩的粉碎,粉碎!!“

    嗡……

    解说员拔断了电源,气愤的看着这位伯利俱乐部的主席先生大吼道:“主席先生,你有什么证据说死亡威胁是我们的球迷送出的,这是诽谤!“

    李察潇洒的转身,头都没回说道:“我管你呢,反正我的球员现在斗意达到了顶点。“

    解说员顺着解说台向下看去,伯利人似乎每一个身上都燃烧着火焰,尽管他看不清伯利人的双眼,可是能够感受到杀人的气息。看到这一幕,他就知道,完了,切尔滕汉姆估计悬了,伯利人占尽了心理优势。

    早就从解说台上走下来的李察回到教练席,冲着还没有开球球员呼喝:“Killedeveryone(杀了他们所有人)!!!!!“

    PS:求票,咱们从推荐榜上掉下来了,只差十几票而已,无德呼唤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