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网游动漫 > 我姓弗格森 > 第十章 加斯科因
    李察多了一份工作,除了教练员和厨师之外,再一次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医生。

    酒是屠杀英格兰球员的刽子手,在这个酷爱喝酒,可以将啤酒当成水一样喝的国家内,无数球员毁在了酒精上,有些甚至可能是未来的超级巨星。

    加扎是个例子,酒精坑他不浅,让他在伯利的每一天都浑身颤抖,干呕,头晕目眩,极度狂躁。

    训练基地内不时传来加扎的咒骂,阿什利和纳斯里这两个从没在正式赛场上体会过球迷‘热情’的球员于训练赛中被加扎骂的连续丢失了好几次机会,这让李察在场边暴跳如雷,结果阿什利和纳斯里开始在场边做起了俯卧撑。

    “迪亚比,传球,时刻告诉自己,你不是齐达内,你需要简单传球,你只需要认真防守,下一步才是如何提升自己的视野,成为一个在后场能够看见全局空当的中场大师。”

    拉斯·迪亚比将球传出去那一刻,李察立刻闭嘴,他冲着后防线嘶吼是为了确保不失球,可是到了进攻的时候,他却给与小家伙们足够的自由。

    阿什利在半个月当中进步神速,马修·巴拉斯靠上来准备断球的时候,他竟然可以在找不到机会的情况用手顶住对方,一边推搡一边从边路向底线前进,并且不停用节奏变化甩开与马修的距离。李察很欣慰,尽管阿什利和十年之后的他还有很大差距,不过起码跨过了边路球员的第一道障碍。

    正在琢磨该如何进攻的阿什利已经到了大禁区角附近,想要从边路抹入禁区的他忽然听见一声呼喊:“贴地斜长传!”

    谁在呼喊?难道是知道自己视野不好的主席先生?

    不管了,先把球送出去再说。

    碰!

    阿什利在禁区外围兜了一脚弧线球,皮球划着弧线绕过斯沃斯,到达一片无人区。

    就在此刻,乔治·克莱格这位曾经的曼联青年队队长出现在了最该出现的地方,顺着足球滚动方向就是一脚劲射。

    唰!

    球应声入网,格林加纳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配合太漂亮了,这脚传球极具创造力!

    “干得漂亮,阿什利,我说过,你是天才,是个该死的天才!!!”李察十分兴奋,他认为自己已经开始激活阿什利的时候,却听到阿什利的欢呼:“老板,你的提醒太及时了,在比赛的时候你是否能够这样提醒我?”

    提醒?

    李察愣了一下,自从将战术布置完成之后,他开始逐渐减少在训练赛中打断比赛的次数,试着让球员们自己去理解战术并且开始在战术中闪光……今天更是从来没有张嘴说过一句话,那么阿什利的回答……他看向了加扎。

    在阳光下还浑身发抖的加扎聚精会神的盯着球场,酒精的吞噬并不能完全消磨他的天赋,加上被绑在门柱上对进攻情况一目了然,本该无所事事的加扎第一次脱口而出,如同曾经在英格兰国家队指挥队友进攻一样喊出了这么一句。

    李察看着这个曾经的英格兰偶像,他知道,加扎,还是那个那个加扎,只要在中场就创造力无限的加斯科因。

    训练赛结束了,球员们都去休息,李察在做好了午餐之后开始一个人转进厨房,用托人从伦敦唐人街中药店买回来的中药捣鼓着一碗黑漆漆的浆糊。

    半个小时之后,李察端着热气腾腾的浆糊出现在空无一人的球场,坐在加扎旁边一口一口的喂着加扎。

    “该死的,你离我远点,我不吃和大便一样的东西!”

    李察无奈的笑了一下,已经将这种大便吃了三天的加扎显露一副抗拒表情的时候,让他想起了曾经在英格兰国家队落泪的那个天才。

    “这是东方的药膳,用中药和大米熬成粥之后能够帮助你排毒。”李察也不管那么多,一口口将药膳喂入加扎的嘴里。

    经过几天的相处,加扎知道李察是个不好惹的家伙,第一天吃这种东西的时候加扎最为抗拒,死活不张嘴,结果李察一口口将药膳都抹到了他的脸上……第二天加扎在炎热的夏天发现自己都臭了,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恐怖。如果不是在整个伯利队的监视下洗了个澡,他都怀疑自己是否有办法活下去……自己只不过是洗个澡而已,用得着用整整一队人马看着么?浴室的通气口还没有他的拳头大,他怎么逃跑?

    加扎十分顺从的一口口吃着药膳,一声不吭,可是心里却特别羡慕在球场上踢球的那群小少年,他能看得出,在伯利队有一些特别有天赋的少年,比如那个阿什利,比如那个纳斯里,比如站在后腰位置的迪亚拉和锋线上的大卫与乔治。可以说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俱乐部,加上如此有激情的主教练,他相信这家俱乐部一定会有发展,没准可以打造出如同92黄金一代般的一批天才球员。

    另外他十分欣赏李察的执教功底,这个家伙尽管如同绑架犯一样让人讨厌,可是他总能激发球员的斗志,让每一个球员在融合在集体当中并充满灵姓,最关键的是,这位主教练一点都不讨厌个人发挥,只有一些球员的个人发挥阻碍了整支球队的脚步时才会被非常严厉的制止。

    对于战术,加扎觉得李察很有见解,442防守反击在最为关键的反击间隙球队能够瞬间变成4231,由防守球员断球,纳斯里当连接点,扬和哈帕尔是突破口,纽金特成为重型坦克,乔治就是隐藏在坦克身后的刺客。这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变阵,球员们已经习惯成自然几乎在反击的一瞬间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由防守阵型转换成攻击阵型根本用不上调整,早就习惯这一切的他们完成的非常自然。

    现在伯利所需要的就是比赛积累,积累下足够的比赛经验之后,这支球队或许能够横扫英丙。

    “想看球么,加扎?”

    吃完了药膳之后,李察毫无征兆的问出这么一句。

    “我叫人买了一张今天晚上英格兰与土耳其在温布利对阵的友谊赛门票……如此吝啬的我很少会有这么大手笔的情况发生,想看球的话就去吧。我们不谈什么堕落,耻辱,男人和尊严,这只是一个选择,酒精和足球,也许你会在这一刻有一个选择。”

    本该发生于4月份的这场友谊赛由于李察的穿越改在了六月末,这是一场非常引人关注的友谊赛,不过关注点却有些不一样。这是一场有球迷闹事并且引出了很大反响的友谊赛,李察就是想让加扎看看酒精到底能把人毁到什么程度,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

    李察知道重度酒精依赖要从身心两方面来治疗,他可以控制加扎的身体,用药膳帮助他摆脱身瘾,可是心瘾是别人帮不了的,所谓的心理治疗都是扯淡,心理治疗只是唤醒患者的自我康复意识而已。李察就是要唤醒加扎的自我康复意识,在球场上,看着曾经的队友拼搏,看着堕落的自己,听着球迷的呼喊,或许那颗曾经天才的心会回来。

    “放心,没人跟着你,只要你想,你可以继续喝酒,不过,假如今天你再喝一滴酒,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伯利俱乐部内,这里不欢迎你,青年队的里甘同样不欢迎你,或许他会为了你躲去另外一个城市永远不再见你。”

    李察曾经看过关于加扎的新闻,那就是加扎十分疼爱的儿子在他最为难的时刻诅咒他,这要多么大的恨意才会让里甘如此背弃父子之情?李察算准了加扎舍不得儿子,算准了加扎会去看英格兰的比赛,只是他永远算不准,结局。

    ……

    夜,温布利大球场迎来了一场无关紧要的友谊赛,英格兰对阵土耳其。

    球场上激-情无限,看台上同样火爆,英格兰球迷对着土耳其球迷的阵营破口大骂,将肮脏的语句编成RAP形式用最简单的打击乐器敲打出节奏,整片整片的球迷肯定是提前研究过,否则不可能在球场上骂的如此整齐。土耳其的球迷同样脾气暴躁,零零散散的叫骂声差一点就能压倒整齐的RAP,双方球迷眼看着就要将气氛挑到最顶端的时候……

    在英格兰球迷的阵营中,一个带着帽子,带着黑色墨镜,带着口罩的球迷穿着英格兰对付静静的站着。他的口罩出现了两道明显泪痕,对于他来说,这场比赛的比分不重要,这场比赛哪个球员发挥的好同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温布利,重要的是英格兰,重要的是身上这身洁白的球衣。

    在那,曾经只属于自己的8号球衣穿在一个新人身上,他没有自己的过人技术,没有自己的穿透姓传球,加扎看着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如自己,可是他却穿着自己的球衣,在球场上奔跑……或许只有他的奔跑能力比自己强一点。

    “滚回土耳其,回到肮脏的国家!“

    “全世界上最不会做饭的国家!!“

    两国球迷尽可能的辱骂对方,全世界人都知道英国最不好的除了天气之外就是食物……

    球迷群情激奋,加扎已经放弃了去看球场的动态,在墨镜后方欣赏着曾经最爱自己的球迷,他看见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这个孩子长的很像曾经的里甘。

    “啊!“

    “干掉他们!!!“

    “决不能让他们回到土耳其!“

    暴乱!!!

    球迷们疯了一样开始往对面扔东西,手中的酒瓶,钥匙,打火机雨滴一样落入球场,裁判为了保护球员直接吹停了比赛,让双方球员进入了球员通道,就在这一刻,英格兰球迷率先冲入球场,开始冲向土耳其球迷的阵营。

    为数不多的土耳其球迷开始狼狈逃窜,这里是温布利,是英格兰,他们可以在英格兰和英格兰球迷对骂,但是绝对不能在英格兰和英格兰球迷动手,这绝对会让自己将这条命留在英格兰。

    到处都是土耳其球迷的叫骂声,到处都是土耳其球迷被抓住暴打的惨叫声,带着头盔拿着防爆盾的警察已经控制不住现场情况,有些警察甚至被直接掀翻在地。

    加扎回过神的一瞬间忽然想起那个和自己儿子长得差不多的男孩,抬头那一刻,他看见那个男孩在父亲跌跌撞撞的脚步中趴在父亲的怀里痛哭。

    他在重度酒精依赖之后开始第一次祈祷:“上帝,请你保佑这对热爱足球的父子逃出去,只要你让他们逃出去,我就立刻戒酒,马上回到绿茵场上哪怕只为他们两个人踢球都可以!“

    这是一颗父亲的心,永不改变。

    ……

    加扎十分紧张,他期待着这对父子可以逃出去,可惜事与愿违。

    涌动的球迷撞倒了那个本来踉跄的父亲,孩子在父亲的手里脱手而飞,顺着球迷座位的台阶开始不断向下翻滚……

    “上帝,我恨你,一辈子!“

    加扎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儿子,他不管这是不是幻觉,反正他在球迷当中冲了下去:“滚开,别挡着我的路!“

    一脚踹翻前面的球迷之后,他发现由于孩子的摔倒导致大量球迷被绊倒,整个看台上已经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倒下了整整一片。加扎在倒下的人群中搜索着孩子的身影,幸运的是,这个孩子并没有出事,瘦小的身躯神奇的藏在了看台夹角处,正在努力的向前爬。

    看到这一幕,加扎的心似乎落地了,因为在这孩子身前不远处的地方,就是一个出口。

    忽然,一个穿着土耳其球衣的肥胖男人在英格兰球迷中冲了出来,狭窄的看台上他就如同一辆装甲车一样将所有人撞的人仰马翻,手里的酒瓶子上下挥舞,结实的威士忌酒瓶竟然在多次撞击之后都没有破碎,只是沾染了很多血迹而已。

    长着满脸胡须的土耳其壮汉眼看着就要冲到出口了,偏偏这时出口处挡着一个男孩!!

    酒精上脑,被成千上万英格兰球迷围着正准备逃跑的土耳其肥男一把抓住了小男孩,他不能为了一个男孩将自己的命留在这里,于是,顺手乡下一抛。

    十岁左右瘦小的男孩就像一个足球般滚落看台,加扎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间一紧,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捏了一下……

    “啊!“看台上传来一声父亲的嘶吼,男孩一阶阶滚落,

    碰。

    滚落的过程中,男孩的身体高高弹起,大头冲下砸在看台台阶上,那一刻,孩子的身躯和砸在看台上的头部形成了九十度直角。

    加扎亲眼看着这个孩子的身体一点点倒下,看着孩子的身体顺着台阶滑落,心仿佛被狠狠揉碎了。

    他快速冲下台阶,跑到孩子的身边,望着浑身是血的孩子,颤抖的伸出双手,想要去触碰孩子的身体却又不敢。

    孩子的父亲冲了下来,完全失去理智一样的蹲在孩子身边嚎哭,大声呼喝:“Helpme!Ineedadoctor!!“

    “加扎!“

    看台上李察的身影由远至近出现,当看见李察出现的时候加扎立刻站起,找到救世主一般大声说道:“救他,救救他,他才十岁!你不是经常给我讲一些关于药膳的医理吗?你是医生对不对?救他!!!“

    李察其实买了两张票,只不过是想看看加扎是不是真的无可救药。

    “这是颈椎骨折,需要马上去医院,他要动手术,否则很可能瘫痪。“李察检查了一下孩子的伤情立刻做出了判断,继续说道:”加扎,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啰嗦,如果在耽误下去这个孩子很可能就会保不住了,现在我需要你和孩子的父亲在前面给我开路,我曾经是医生,我知道怎么处理才会让孩子的骨折不在继续恶化下去,所以孩子由我抱着,你们两个让那群该死的混蛋不要挡在前面。“

    “现在我需要你们将衣服和裤子都脱下来,我需要柔软的东西固定住孩子的脊椎,保证我抱着他的时候在跑动中脊椎不会摇晃。“

    李察没说一句多余的话,立刻脱下了衣服,将衣服团成一团,垫在孩子的脖子下方……随后在用加扎的裤子系在孩子裹满衣服却又不会让他呼吸困难的脖子上,另外一端系在李察自己的脖子上时,他快速说道:“走!“

    加扎和孩子的父亲在前面开道,这一刻,加扎的口罩和眼睛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只要有人挡在前方,加扎绝对会毫不留情的一拳打过去。

    英格兰的球迷没有人不认识加扎,愤怒的回头结果看见加扎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还手,只是愣在那里而已……当再次看到李察抱着重伤的孩子时,更是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混乱的球场出现了最诡异的一幕,在看台上的通道口,不管是英格兰球迷还是土耳其球迷都会为三个男人休战并且让开路,而混乱中的记者却用摄像机纪录下了这一切。

    ……

    医院,手术室外,加扎焦躁的来回走动着,不时趴在门口看看。

    有人说过,加扎实际上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李察很同意这句话,他觉得加扎是因为没长大才会有那么多恶作剧,一个没长大的男人心里承受能力有多少?那些捧杀加扎的媒体根本不知道加扎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脆弱,所以加扎才会在媒体的吹嘘中接二连三的出现事故。现在,加扎同样是个孩子心态,他害怕的表情和之前那个痛打前妻的恶棍根本无法联系在一起。

    加扎走回到李察的身边,竟然天真的说着“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这个孩子一定会没事,我也有孩子,我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我还记得他是怎么冲我问出那些愚蠢的问题……求求你,告诉我,那个孩子一定会没事。“

    “加扎,我不是上帝……但是我希望这个孩子没事,不过就算他没事,也会在病床上躺上半年,半年之后才会带着石膏做一些简单活动,这还是在手术顺利的情况下。“

    李察又加了一句:“加扎,惨状就发生在你我眼前,但是我还想提醒你一句……“

    “我知道,我会戒酒,他还会成为他-妈-的戒酒大使!“

    加扎忽然咆哮一声,冲着李察继续道:“我想踢球,我想为那个孩子踢球,我想告诉那个孩子,真正的足球不是他今天晚上所看到的那样……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英国足球不是他们所看到的那样,我想踢球……。“

    “很好,加扎,你终于长大了。“李察的双眼湿润了。

    “我知道你是伯利队老板和主教练,让我去伯利吧,我想踢球。“

    此刻,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手术室内走了出来:“谁是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父亲立刻走了过去,等待着医生的宣判。

    “手术很成功,不过复原需要时间,你可以进去陪着他,只是麻药的药效还没过去,不要吵醒他,你也知道这种疼痛不该是一个孩子应该承受的。“

    “YE!“加扎兴奋的跳了起来。

    李察吓了一跳,这是医院,立刻捂住他的嘴开口道:“嘘!想要去伯利踢球,加扎,你必须要变得能控制自己才行。“

    “YE!!!“加扎先是一愣,随后又是一声呼喊。

    李察一捂自己的头,无奈道:“上帝啊……“

    PS:我必须要说,自己并没有闲着,关于加扎加盟的过程我写了一万四千字,从加扎对李察的厌恶到慢慢喜欢上李察,喜欢上伯利等等,最后才是这场比赛和球迷暴动。可是……我把那些都删了,我已经很拖沓了,十章还没出比赛的竞技小说恐怕就这一本,而且我发现自己只要写‘嗨’了之后,一般都收不住,很奇怪。好了,就说这么多,明天开赛,起码是……友谊赛,不过大家放心,友谊赛也一定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