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鸟完本 > 网游动漫 > 我姓弗格森 > 第九章 家庭暴力
    看到那个格雷口中的孩子,李察第一次有一种想杀人的感觉,这个叫做里甘的孩子懦弱的在床上发抖,略微有些宽大的运动服无法遮挡住颤抖的身躯,黑色短裤上能够看出很明显的湿润痕迹,而宿舍的地上,则有带着水迹的脚印,并且整间宿舍内到处都是尿搔味……

    是什么让这个孩子吓成了如此模样?是什么让一个孩子趴在床上不停在嚎哭中喘息,连眼睛都不敢闭上?

    李察不敢去想,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一点都不顾及是否有些脏的里甘,李察走上去一把抱住了这个孩子,他能感受到孩子因为哭泣而抽搐的呼吸:“没事了,没事了,上帝怎么没去狠狠惩罚让小里甘颤抖的人?”

    里甘在颤抖中抬起头,懦弱的看着李察,那种孤立无援的眼神从一个孩子身上出现时,李察有一种揪心的疼。

    “因为他是魔鬼!”

    李察愣了一下,这充满恨意的声音甚至带着一股杀气:“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里甘。”

    “他,他来了!”

    李察看着里甘仿佛想起哥斯拉怪兽一样的表情,面部肌肉开始紧绷,说明他正愤恨的在咬着牙。

    ……

    伯利市,一栋非常老旧的公寓门口站着一个身影,他穿着训练场上的运动服一步步迈进这栋公寓。

    三楼,302的房门虚掩着,房间内传来沉重的呼噜声。

    嘎吱……

    这扇门被推开那一刻,李察首先看到一张椅子,椅子上躺着一个男人,在这个男人旁边摆放着两个威士忌空瓶。李察认识这种酒,这是一种英格兰人非常爱喝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扭头向另外一个房间望去,李察看到一间浴室,浴室里蹲着一个颤抖的女人,浴缸被撞碎了一角,残片和洗发水,沐浴露等等东西混落在一起。连接太阳能热水器的喷洒水管线扭曲着已经变形,加上这个女人身上的条状伤痕,让人一瞬间就能想起这个女人被抽打时的凄惨画面。

    这个女人似乎发现了李察的到来,满脸惊恐的看着李察,精神病一样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着:“求求你杀了我,我求求你杀了我……要么,杀了他!“

    看着这个破碎的家庭,李察心里的怒火在一瞬间被点燃,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了躺靠在椅子上睡着的中年男人,狠狠一拳砸了下去。

    碰!

    “**还有人姓么!你把自己的老婆打成这个样子,把自己儿子吓得尿了裤子,自己却在这睡的如此香甜!!!“

    碰!!

    连续的击打让这个男人反映了过来,刚张嘴要呼喊的时候,李察就闻见了浓重酒气,这臭气让人讨厌的想要直接干掉这个男人。

    碰!!!

    李察狠狠一脚将这个男人连同身后的椅子一同踹倒,并且大声喝骂道:“告诉你,打你的是伯利俱乐部主席,我不是为了你的儿子和你的女人打你,我是为了我的青年队球员,里甘是我的人,MYGUY!若是你再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你将会知道被人打断全身骨头的滋味。”

    凶狠威胁的李察死死盯着趴在地上的男人,他很想上去在补上几脚!

    “伯利?伯利!!当年老子一根脚趾头就能击败你们……现在呢?现在没人要我了,除了喝酒,我再也无所事事……就连电视台都拒绝采访我,他们说我已经不再是大众宠儿了,没必要为了我这样一个废人浪费采访费用。”

    呃……

    李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打了一个球员,刚才的怒火已经遮住双眼,他甚至没有去看上一眼这个人长什么样子……至于小里甘,他可从没说过那个魔鬼是谁,只是不停的求李察救救他妈妈。

    几步走上前去,李察抓住这个男人的衣襟,将这个男人反过来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都瞪直了!

    “加扎!”

    加扎,就是保罗·加斯科因!

    这是一个曾经让全世界球迷疯狂的名字,那出色的意识,神一般的盘带,销魂的传球和金发少年的帅气让整个英格兰,甚至整个欧洲都成为了他的粉丝。

    如果给全世界的天才以级别划分的话,李察认为,加斯科因在这些级别里一定是神级,拥有欧洲人的身体南美人一样娴熟的盘带技术,中场大师一般的意识和传球加上精准的临门一脚,这些都足以让加斯科因登上神级的殿堂。

    就是这样一个被整个英格兰寄予厚望,希望他去替代马拉多纳成为新一代球王的男人,如今却毁了,彻底的毁了。

    酒精和女[***]害了加斯科因的身体,英格兰的媒体坑害了加斯科因的精神,英格兰造就了他,同样也毁了他。

    李察曾经看过弗格森的一段采访,老爵爷说,当初他有机会签下加斯科因,加斯科因已经答应去老特拉福德,结果在一个美妙的假期度过之后,加斯科因转会纽卡斯尔了,并且由纽卡斯尔加入了国家队……

    或许当初加斯科因如果去曼联的话,老爵爷还能管住他,让他登上球王的宝座,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加斯科因已经不再是在球场上无所不能的天才少年了。

    “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可那又怎么样?已经没有人愿意在签我了,已经没有俱乐部愿意在收留我了,我已经沦落到要去踢二级联赛的地步了……如今谁还愿意再问问我在想什么?就像当初他们不断的想要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

    加扎明显在胡言乱语,他的宿醉直到现在还没有醒,长期被酒精麻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往曰的感觉,起码挨了李察一顿暴揍之后加扎一直都没喊疼,只是不停在抱怨着。

    他在纽卡斯尔成名,最辉煌的时候是整个英格兰的偶像,哪怕他一座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奖杯都没有,依然是无冕之王。相反,他的两座联赛奖杯却是在苏格兰获得的,在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加扎一度打出了两个赛季联赛进球超过十个的好成绩,并且两度帮助格拉斯哥流浪者捧得苏超奖杯。

    从那之后,加扎开始彻底沉迷,无论是在米德尔斯堡还是在埃弗顿,完全的陷入了低迷期,一蹶不振。

    或许去甲B踢球是一个找回感觉的苗头,起码他在三场比赛里打入两粒进球,可是加扎并没有在甲B坚持下去,而是回到了英格兰,再也没抬起头来。

    不知道从哪个时期开始,加扎开始对妻子使用家庭暴力,甚至在自传中公开承认这一切引来前妻的炮轰,并且向媒体披露说自己为了逃离这个恶魔的掌控曾多次离家出走。

    现在,加扎刚刚和伯恩利解约,还没有去甲B踢球,每天都在无所事事之中和酒精做伴,或许,唯一能称作正经事的就是满英格兰寻找被他曾经将手臂打骨折的前妻。

    李察不想参与加斯科因和前妻之间的情感纠葛,却不愿意看着这样一个男人彻底毁了,整个英格兰的球迷谁对加斯科因没有感情,没有期望?

    “起来!”

    李察拽起加斯科因,扶着这具布满脂肪的身体慢慢走出门口时,在卫生间的女人才敢喘上一口大气。

    ……

    “把他给我绑起来!”

    伯利教练组一直在等待李察的消息,哪怕现在已经晚上八点依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家。当李察扶着一个男人回到训练场的时候,他们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为什么主席先生扶着的这个男人如此像加扎?

    “主席先生,您让我将加扎绑起来?”格雷·厄姆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

    ……

    天,亮了。

    在伯利俱乐部的草皮上,加扎睁开了眼睛,他身边时一群正在热身的少年,而他,被绑在了球门柱上。

    “这一定是在做梦,我怎么可能回到绿茵场上?好吧,就算是个梦我也要感谢上帝,起码你再让我感受了一下绿茵场的氛围。”

    “死酒鬼,睡醒了吗?”

    这是年少时候的弗格森吗?

    加扎愣住了,他发现这个人和弗格森长的太像了:“你能松开我,顺便给我点酒么?不喝酒,我有点看不清楚你的长相。”

    “吽,WHAT?”

    “对不起加扎,从今天开始,你没有酒喝了,并且在从今往后的曰子里,你只能跟着伯利俱乐部训练,直到你彻底戒酒为止。昨天我听你说你还想踢球,听你在梦里呼喊着队友传球,叹息着队友射门不中的惋惜,我知道,你还爱这片绿茵场。加扎,你的毛病就是自制力太差,加上媒体对你的吹捧让你飘飘欲仙。我要改变你,我要你变成以前那个加扎,就算你不能在球场上站起来,起码也得证明你是个男人。只有你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了,你才可以从训练基地走出去,到时候不管是你去法院告我非法拘禁也好,限制人身自由也好,我陪你打官司。不过在此之前,你先给我变回一个男人!”

    加扎不屑的仰起头,冷哼道:“我就是个男人,你要不要试试?”

    “纳斯里,去解开她,大卫,给他球,迪亚拉,你负责防守他,我还真想试试曾经的加扎还是不是个男人。”

    加扎被松绑之后站了起来,当伸脚碰触到足球的那一刻,他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就像是这足球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在内心深处,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再试试,再去试试,看看你还能不能踢球……

    “小子,我来了,我可不好惹!”

    加扎带球在绿茵场上跑了起来,李察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风驰电掣过人如麻的加扎。

    碰!

    只是一个回合,加扎被连人带球掀翻在地上,嘴里还插着几根绿草。

    “你算哪门子男人?现在的你,连十八岁的孩子都应付不了!所有人,继续训练,别理他!”

    加扎很气愤,这是一种侮辱!

    他要走,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当他冲着门口跑去的时候,李察使了一个眼色队中所有英格兰人同时冲出去将加扎按到在地,他们都知道,老板在救加扎,他们心里更清楚,没有任何一个英格兰人不希望加扎好起来,或许整个世界的球迷都希望他好起来。

    “接着给我绑在门柱上!”

    加扎再次被绑上,李察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训练!”

    PS:不得不说,不管是C罗的花哨,还是梅西的小碎步,又或者内马尔的销魂舞步,最让我心旷神怡的只有加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会记得加扎令人疯狂的盘带,让人拍案叫绝的视野,尽管这个时间段加扎已经36岁,可是他是和罗马里奥一样,让我始终无法忘怀的巨星,真正的巨星!